• 2022年8月8日 23:40

报道要点:

  • 瑞典被描述为一个被洗脑的国家,对新冠病毒控制负有策略上失误的责任——这些言论令信息影响领域的专家们感到担忧。
  • 这个拥有200多名成员的封闭的Facebook群组已经开始给主要国际媒体发送信息,他们的帖子描述了如何试图让其他国家的政府在大流行期间对瑞典采取行动。
  • 在发给记者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该群组的群主称,他们“不希望其他国家重蹈瑞典的覆辙”。

这个只有200多名成员的封闭的Facebook群组,其成员包括学者、意见领袖、瑞典大学研究人员以及其他对瑞典处理新型冠状病毒的方式感到不满的人。群组成员大多活跃在瑞典,但对话和聊天是用英语进行的。群组成员们在Facebook群组中协调活动,他们会将消息发送到评论区、Twitter、瑞典和国际媒体。《时代》、《科学》、《华盛顿邮报》等已经收到了他们的信息。

Hanna Linderstål是一名独立的虚拟领域分析师,致力于加强商界和当局对信息影响的认识。她说:“我们从这个群组活动中看到的有趣之处在于,他们会迎合国际传媒,把瑞典描绘成一个失败的国家;他们还声称,瑞典当局对新型冠状病毒控制策略的背后有一个隐蔽的议程。”

Hanna Linderstål认为,这一群组在国际和瑞典媒体上的处理方式非常令人担忧。她说:“除此之外,他们还敦促其他国家不要让瑞典人入境,以保护这些国家。”

该Facebook群组的群主在发帖中描述了成员们如何试图影响欧洲国家政府,对出国旅游的瑞典人制定检疫规则,并关闭与瑞典的边境。他们还在帖子中称有关信息会被发送给欧洲国家的大使馆、当局和政界人士。

Facebook 群主拒绝录音接受采访,但在回复的电子邮件中称,他们“不希望其他国家重蹈瑞典覆辙。”

隆德大学战略传播副教授James Pamment也分析了该群组的活动。他表示,试图影响瑞典的政治和形成见解是一回事,而试图影响瑞典在国外的利益则是另一回事,后者归根到底会对瑞典人产生不利影响。记者采访过的专家均称,群组在这方面越了边界。

这个群组似乎有两个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影响瑞典的新冠病毒控制政策,另一方面是为了批评媒体对该政策的报道方式。James Pamment副教授表示,这个群组中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似乎都在损害瑞典在海外的形象,也损害了新冠病毒控制领域的工作人员的声誉。

此外,Facebook群组的群主还在帖子和推特上描述了他们计划,他们将以反人类罪把那些对瑞典新冠病毒控制策略负有责任的人送上国际法庭。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国际法专家认为这是荒谬的。他们强调,这一类犯罪,主要适用于战争和冲突场合对平民的蓄意攻击。

“PolarZone”根据SVERIGESRADIO报道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