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6日 01:24

前克格勃间谍爆料:俄罗斯通过散播虚假信息的策略来影响美国大选

向新闻媒体提供煽动性的文件、渗透活动者团体、播种分裂与混乱,这听起来像是对俄罗斯为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所做的一系列努力的概括,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983年的一则关于苏联编造虚假信息的电视报道中,揭露了其中一些相同的策略。

该报告详细描述了在冷战期间,苏联是如何被怀疑利用伪造文件和散布谣言,通过影响行动而不是军事力量在西方世界造成破坏的。这些手法和策略并没有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而停止。实际上,社交媒体及其提供的网络匿名外衣,只会让坏人更容易、而且可能更有效地采取类似的肮脏手段——从在网上传播伪造或被黑客入侵的文档到虚构假记者来散布这些文件。

在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之前,情报机构几乎肯定会密切关注这种现代数字虚假信息的现象——尤其是在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让美国猝不及防之后。但是,要全面了解俄罗斯使用虚假新闻报道和泄露材料等战术,考察一下这个国家可追溯到一个模拟时代的处心积虑的影响力行动是有益的。

杰克·巴尔斯基(Jack Barsky)是前克格勃间谍,是1980年代居住在美国的卧底,去年在接受CNN Business采访时解释了他那个时代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克格勃非常注意提供令人信服的美国政府文件伪造品,其目的通常是将美国牵扯进来,旨在证实现有的阴谋论。然后,这种伪造品会被发给一个富有同理心、不知情的记者,有时是从世界某个遥远的角落一个不太出名的地方发出的。它会被印成新闻报道,如果苏联人很幸运的话,它最终可能会被更多更加正经八百的媒体所报道。

另一位住在美国的卧底克格勃特工奥列格·卡路金(Oleg Kalugin)在他的著作《间谍大师》中讲述了克格勃是如何花钱让美国人在纽约和华盛顿的犹太教堂上画纳粹十字符号的。这种策略有可能激化美国国内的紧张局势,让苏联控制的媒体有机会向俄罗斯人讲述他们的资本主义敌人的负面故事。

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里,我们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被转移到了网上——俄罗斯散布虚假信息和干预美国事务的努力也是如此。

在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和在线调查公司Graphika开展的开创性工作中,研究人员展示了一个疑似的俄罗斯组织在过去几年里如何网上散布伪造的文件。这些努力包括一封自称来自美国参议员的虚假书信,以及另一封被设计成来自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虚假信件。

该俄罗斯组织被认为是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发布虚假推文的幕后黑手,该推文称一个所谓的英国间谍机构计划在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中破坏共和党候选人的竞选活动。这条假推文被俄罗斯政府控制的新闻媒体RT获取并错误地当作真实消息加以报道。但没有证据表明RT和散布这条假推文的俄罗斯组织之间有协调关系,RT最终并没有发布更正勘误。

互联网不仅使俄罗斯更容易制造伪造的文件,而且还有助于其散布传播伪造或被黑的文件。

本月,英国政府表示,“几乎可以肯定”,俄罗斯人试图通过在Reddit上泄露有关英美贸易协定的文件来干预英国2019年的大选。英国反对党工党持有这些文件,但不知道这些文件的来源。在这些文件中,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被指控欲将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一部分出售给美国医疗机构。

美国情报部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和评估表明,俄罗斯参与了与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 2016年总统竞选有关的黑客攻击和电子邮件泄露事件。2016年,包括CNN在内的美国新闻机构报道了许多被黑邮件的细节。批评者认为,新闻媒体这样做是在帮助黑客实现他们的目标;而新闻媒体认为报道这些材料是为了公众利益。

俄罗斯政府否认参与了黑客入侵。

如果真记者不上钩,互联网允许虚构记者。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发现,2016年,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格鲁(GRU)使用了一个名为“爱丽丝·多诺万(Alice Donovan)”的假名。据信,此人还在美国一个流行的独立网站上发表过文章。

当卡卢金的克格勃同志们不得不招募美国人在犹太教堂上画纳粹十字记号时,互联网却允许了一种更持久、更普遍的破坏形式。2016年,俄罗斯人在网上冒充真正的美国活动人士,甚至招募不知情的美国人帮助在美国的城市围绕总统选举和种族等分裂问题进行抗议和示威。在一个已知的例子中,俄罗斯团体帮助组织了两次抗议示威活动,并在德克萨斯州的同一地点同时举行。这些事件产生的影响被用来进一步传播俄罗斯的秘密网络运作行动。

事实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1983年的报道中就详细描述了当时的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之间的通话录音是如何被美国政府认为是苏联人所为的。该报告显示,里根的录音是如何从其他地方剪下来,然后拼接起来,从而使伪造的磁带听起来更真实更有说服力。

但是第二年,英国报纸《观察家》(The Observer)报道说英国朋克摇滚乐队Crass声称对此磁带负责。

在今年夏天针对美国种族不平等的全国性抗议活动的高峰期,一个自称是极左翼激进主义者安蒂法(Antifa)的推特账号呼吁在美国街头施加暴力。该帐户由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持有,以支持有关安蒂法危险的说法。

后来发现,该账户根本不是安蒂法(Antifa)所有,而是由白人至上主义者持有,他们显然是想制造混乱,就像俄罗斯人长期以来所做的那样。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战略研究教授托马斯·里德(Thomas Rid)说,这些努力基本上依循了虚假信息的悠久历史,并可以追溯到比我们许多人可能意识到的更久远的年代。

里德(Rid)在他的著作《积极措施》中详细描述了虚假信息的历史,他告诉CNN,一些机构从事虚假信息活动已经有几个世纪了,俄特工现在在网上使用的许多欺骗手段实际上早在苏共执政之前就已经存在和被利用。

他警告说,目前主要机构中存在着一种不信任的文化,这是散布虚假信息的首要条件。他说,再加上技术的发展,使得伪造文件和虚假新闻很容易被制造出来并得以传播,这几乎是一场“完美的风暴”。

CNN / Donie O’Sullivan    “POLARZON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