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03:07

百岁纳粹党卫军卫兵今天德国法庭受审

10月 7, 2021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6年后,一名前纳粹集中营卫兵因协助谋杀柏林附近Sachsenhausen集中营的3518名被囚禁者而受审。

这位依照德国隐私法而被命名为Josef S 的被告被指控参与枪杀苏联战俘,并使用Zyklon B 毒气杀害他人。

Josef S 是迄今为止因纳粹时代所犯的罪行而受审的年龄最大的被告。

只是在最近几年,级别较低的纳粹分子才会被送到法庭受审。

十年前,对前党卫军卫兵John Demjanjuk的定罪开创了先例,从而使检察官能够指控那些在二战中协助和教唆纳粹罪行的人。而在此之前,定罪的必要条件是必须能够证明直接参与了谋杀。

对被告人Josef S 的审判是在位于勃兰登堡的一所监狱的一个经过特别改造的体育馆进行的。

Josef S已经在勃兰登堡地区生活多年,据报道是一名锁匠,但他没有公开谈论过这次审判。

Josef S的律师Stefan Waterkamp在法庭上说,庭审时,被告不会就针对他的指控发表任何评论。不过,他将会在周五的庭审上谈论自己的个人情况。

1942年,21岁的Josef S 成为Sachsenhausen集中营的一名卫兵。现年已经101岁的他每天可出庭两个半小时。审判将持续到明年1月。

检察官Cyrill Klement 向法庭讲述了1941年至1945年间Sachsenhausen集中营发生的系统性的杀戮。“被告在知情和自愿的情况下支持了这些屠杀行为——至少是认真履行了卫兵职责,并将自己完美地融入了这种杀戮机制。”

在位于柏林北部Oranienburg集中营,数万人丧生,其中包括反抗军战士、犹太人、政治对手、同性恋者和战俘。

1943年,纳粹在Sachsenhausen设立了一个毒气室,当战争接近尾声时,以“不适合行军”为由,将集中营里的3000多人杀害。

星期四的审判对17名共同原告其中包括Sachsenhausen幸存者的意义尤为重要。

Christoffel Heijer 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时只有6岁,其父Johan Hendrik Heijer是在集中营被枪杀的71名荷兰抵抗运动战士中的一员。

Christoffel Heijer 对《柏林日报》表示:“谋杀并不是命中注定的事;它不是一种可以被时间合法抹去的罪行。”

现年100岁的Leon Schwarzenbaum是Sachsenhausen集中营的幸存者,他说:“对我的遇难的亲朋故旧而言,这是对凶手的最后一次审判”,他希望对凶手能以最终定罪而告终。

大多数纳粹集中营的卫兵都不会面临审判。仅在Stutthof集中营就有3000名卫兵,但最终只有50人被判有罪。

来源:BBC;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