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1月28日 14:55

在抗拒接种与后悔没有接种之间纠结不已的中东欧人正在承受接种率低的代价

10月 22, 2021

随着拉脱维亚进入禁足状态,波兰出售多余的疫苗剂量,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医院也因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而垮掉,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在抗拒接种与后悔没有接种之间纠结不已,摇摆不定,并因此正在承受代价。

中东欧地区的疫苗接种普及率在欧盟中是最低的,这种结果既有政治的影响,也有经济因素的作用。

然而,糟糕的是,眼下新冠病毒更致命的变种正在那里迅速传播。

47岁的保加利亚人Vesela Tafradzhiyska刚从新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中康复,她说自己没有接种疫苗,因为媒体关于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报道相互矛盾,令人困惑。

在医院住了八天之后,她很不情愿地改变了主意。“我愿意接种疫苗,尽管我认为这不是100%的保证,因为接种疫苗的人也会被感染。”

保加利亚是欧盟最贫穷的国家,根据Our World In Data的统计,该国目前的新冠肺炎死亡率位居世界第三。然而只有四分之一的成年人完成了完整接种。相比之下,爱尔兰、葡萄牙和马耳他的这一比例超过了90%。

在索非亚和其他城市,数百人抗议周四生效的强制性证书,按照这一规则,许多室内公共场所只有接种者才被允许进入。

与此同时,上个月新冠状病毒住院人数增加30%,导致该国首都的医院不得不暂停了非必要的手术。

周四,拉脱维亚成为自夏季限制放松以来首个实施禁足规定的欧洲国家。

已接种疫苗的退休人员Biruta Adomane对近50%的适合接种疫苗的同胞没有接种表示愤怒。她告诉记者:“我想去商店和咖啡馆,我想享受我的生活,而不是被禁足。”“不接种的人都很奇怪……我无法理解他们的动机。”

恐惧和不信任

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是一个全球现象。

法国和美国正在与之斗争,在一些亚洲国家包括日本,抵制疫苗的势力开始抬头。

专家们表示,中东欧人对疫苗的疑心尤甚。数十年来,苏联和东欧共产党的统治削弱了公众对国家机构的信任,留下了欠发达的医疗体系,而且目前还面临资金不足的深度困扰。

欧盟委员会的一项民意调查Eurobarometer显示,在欧盟东部的大多数国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不信任医疗体系,而欧盟的平均水平仅为18%。

“疫苗接种一事表明苏联的阴影……仍然支配着人们的意识。有些人仍然生活在恐惧和不信任中,”华沙大学社会学家Tomasz Sobierajski说。

“死也不会”

在斯洛伐克,包括前总理Robert Fico在内的反对派政客助长了民众对疫苗的怀疑,Robert Fico说他不会接种疫苗。

在波兰,自5月以来,每天的病例都是最高的水平,在倾向于投票给执政的民族主义政党法律与正义党(PiS)的保守中心地带,疫苗接种率尤其低。这使得政府有多余的疫苗捐赠或销往国外。

在罗马尼亚,只有约有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接种了疫苗,这是欧盟国家中接种疫苗率位居第二低的国家,而新冠死亡率却高居欧盟第二名。此外,该国民众对公共卫生保健的不信任程度也是欧盟中最高的,为40%。

布加勒斯特一家医院急诊室的负责人Amalia Hangiu 说:“难以想象,我们这里大约有60名患者,其中90%是需要辅助呼吸的重症监护患者。”

“如果我们遵守规则,并在我们应该接种的时候接种疫苗,那么我们就不会卷入这样的灾难。”

但是,仍有一些人,如保加利亚的养老金领取者Raina Yordanova就对接种疫苗极不信任。她说:“我没有接种疫苗,以后也不会接种。”“没人知道(接种疫苗)数年后会发生什么,我现在还不没想死。”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