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22:26

随着新冠感染浪潮的不断激增,俄罗斯正在承受拒绝接种疫苗的昂贵代价

11月 2, 2021

救护车服务生Roman Stebakov 已经多次面对COVID-19患者,但他表示,宁愿冒险被感染,也不愿接种俄罗斯Sputnik V 疫苗。

Roman Stebakov来自莫斯科以南300公里外的Oryol,他说:“我不会接种这种疫苗,除非,我不知道,他们把我按倒在地,强迫我接种,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因为不能保证它是安全的。”

在该市的一家医院外,一位名叫Alina 的年轻女子手里攥着证明她祖母死亡的一大把文件。这位老妇人没有接种疫苗,入院三周后死于新冠肺炎。

尽管失去了亲人,26岁的Alina说她不会接种疫苗,因为她听到了太多可怕的故事。

接受采访的民众的态度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批准新冠疫苗的国家——然后将其出口到70多个国家——竟然挣扎于为自己的国民接种疫苗,并在过去一个月的21天里创下了24小时死亡的记录。

在与路透社记者的交谈中,医生和官员们道出了一系列助长疫情传播并迫使俄罗斯恢复自大流行最初几个月以来的最严格的限制措施的种种原因。

除了在疫苗接种问题上犹豫不决外,他们还列举了当局传递的复杂信息、不一致的政策、不可靠的统计数据,以及克里姆林宫试图将责任推卸给俄罗斯各共和国和地区领导人。

俄联邦卫生部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位于Oryol的Botkin医院主任医师Alexander Lyalyukhin 认为,最新一波最严重的新冠疫情的源头可追溯至9月份新学年开始的三周后。当时,Oryol与大多数其他城市一样,学生仍然要到校上课。

疫情的激增使得这家医院麻醉师和传染病专业医师奇缺。大多数COVID患者需要氧气支持,而供应却很紧张。

救护车护理人员Dmitry Seregin说,病人在进入医院前通常不得不在救护车上等待几个小时。

他说:“医疗体系无法承受这样的涌入。就病例数量和病情严重性而言,这一波疫情的强度是以往的两倍多。”

当地卫生部门副主任Vladimir Nikolayev告诉路透社记者,目前仍有床位可用,需要氧气的患者也都能得到满足。他说:“不幸的是,如果我们进行了积极的疫苗接种,可能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在救护车护理人员Dmitry Seregin看来,低接种率的原因在于官方对疫苗有效期的误传。他说,起初当局表示,疫苗有效期为两年,后来民众又被告知,6个月后需要加强接种。

“同一个人发表的声明包含有不同的信息,这让民众对这个国家产生了不信任。”

一位曾在俄罗斯一个地区的 COVID 应对中心工作的消息人士表示,大流行甫一开始,俄罗斯早早就采取了封控措施,但随后因过早宣布胜利并于 2020 年 6 月就修改宪法以允许普京再连任两届进行全国公投而犯了大错。

关于大流行死亡的人数,官方公布的数字差异很大。

根据俄罗斯国家新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的数据,截至周一,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为239693人。国家统计办公室则将这一数字提高了近两倍,即在2020年4月至2021年9月间死亡人数为462000,但根据路透社计算,与2015-2019年的平均死亡率相比,俄罗斯同期的额外死亡人数超过63.2万。

一些专家说,少报死亡人数让人们产生了自满情绪。

Oryol 医生工会主席Elena Shuraeva表示:“人们会想,如果它并不比流感更可怕,我躲避它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丈夫Aleksei Timoshenko是新冠肺炎医院的一名医生,他说,他在工作中看到的实际情况比官方的数字要糟糕6-7倍。

所有的这一切把普京推进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他曾多次敦促人们接种疫苗,但上个月他说,就连他自己的一些朋友也推迟了接种。

一位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有证据表明,最新的限制措施——包括本周全国范围内停工,以及要求民众出示接种证明才能进入某些场所——正在促使民众接种。

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强制接种疫苗是不可能的,因为会产生反噬政府的效果。“这将被视为是对人权和自由的攻击。你懂的,这可能就像一个火药桶。”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