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21:18

深度分析:检方自己的控方证人为里滕豪斯的无罪释放铺平了道路

11月 20, 2021

理查德·麦金尼斯(Richard McGinniss)目睹了2020年8月28日晚上里滕豪斯(Rittenhouse)枪击三名男子中的第一位,这使得他成为审判这名美国少年的控方关键证人。然而,他的作证可能也有助于说服陪审团在周五宣布里滕豪斯无罪。

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Kenosha)举行的种族正义抗议活动中,里滕豪斯用半自动步枪对一名男子开了四枪,当记者麦金尼斯谈到自己试图挽救这名男子的生命时,站在证人席上的他情绪激动。

麦克金尼斯描述了他开车带约瑟夫·罗森鲍姆( Joseph Rosenbaum)去医院,并在去医院的路上努力安慰他,尽管那个人实际上已经没有了反应。他还承诺完事后一起去喝啤酒。

他的证词对控方来说有两个目的:一是揭示里滕豪斯的武器所造成的暴力,二是罗森鲍姆的人性。罗森鲍姆那天晚上的古怪行为成为了辩方的主要焦点。

但在里滕豪斯的辩护律师的盘问下,故事开始发生变化。

麦克金尼斯是保守派媒体《每日来电者》(Daily Caller)的一名视频导演,他告诉辩护律师马克·理查兹(Mark Richards),罗森鲍姆看起来“非常愤怒”,他大声咒骂着,并冲向这名少年的枪管。

基诺沙县助理地方检察官托马斯·宾格(Thomas Binger)随后开始咄咄逼人地询问他自己的证人,暗示麦克金尼斯在推测罗森鲍姆的主观意图时“完全是在瞎猜”。

这个问题戳中了要害。

“好吧,他(罗森鲍姆)说了一句‘操你妈的’,然后他伸手去抓那个武器,”麦克金尼斯对提问回应说。然后这名证人再次对一个暗示他对罗森鲍姆为何冲向这名少年的枪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表示愤怒。

麦克金尼斯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给出了理由?我只是说了他想要做什么。”“你想让我说多少次我就说多少次,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看到他冲向了这支武器的前部。”

这次交锋凸显了检察官在长达两周的质证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一个接一个的证人提供的证据基本上都支持了这名少年的说法,即他只是在受到攻击的情况下才开枪的。

周五,陪审团认定这名少年对所有的指控包括杀害36岁的罗森鲍姆和26岁的Anthony Huber,以及打伤28岁的Gaige Grosskreutz,均不成立。

控方认为,里滕豪斯举起来福枪激怒了罗森鲍姆,而他射杀的另外两名男子当时正英勇地试图解除一名对其周围的人构成了致命威胁的“活跃枪手”的枪械。

法律专家说,检察官宾格与麦金尼斯之间的庭上交锋是为数不多的戏剧性时刻之一,在陪审团审议和评估里滕豪斯的命运时,几乎肯定会留下深刻印象。

威斯康辛州的刑事辩护律师帕特里克·卡弗蒂(Patrick Cafferty)说,麦金尼斯作为控方证人“离开”了检察官宾格,并向陪审团表明,那晚的经历给他留下了创伤,以致于他从未为此归责里滕豪斯。

“他似乎在倾向于为里滕豪斯的所作所为辩护,”卡弗蒂说。“我认为他对里滕豪斯的帮助超过了对控方的帮助。”

《每日来电者》没有回应让麦金尼斯接受采访的请求。

当里滕豪斯站在证人席上陈述当晚发生的事情时,检察官也在努力对他的辩解提出质疑。

里滕豪斯坚持说,他到访基诺沙,是提供医疗援助的,那天晚上使用武器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并不想伤害任何人。

地区助理检察官詹姆斯·克劳斯(James Kraus)在法庭上承认,这名少年的证词对指控来说是有问题的,他说,一个理性的陪审员可以相信里滕豪斯没有杀害任何人的意图,这是针对他的三项谋杀指控法律所要求的一种主观精神状态条件。

但法律观察人士表示,甚至在里滕豪斯出庭之前,另一位关键证人实际上已经削弱了控方的指控。

格罗斯克罗伊茨(Grosskreutz )被视为控方的关键证人,因为他是被枪击者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人,他可以说出他和其他人在街上追赶这名少年时所感受到的威胁。

在检察官的盘问中,格罗斯克罗伊茨作证说,他认为必须阻止里滕豪斯,但他从来都没有打算使用手中的手枪,只是因为他认为里滕豪斯准备开枪,才用枪指着这名少年。

随后,辩护律师科里·齐拉菲斯(Corey Chirafisi)做出了重大让步调整。根据里滕豪斯向格罗斯克罗伊茨的手臂开枪前几秒钟的静止图像,齐拉菲斯就开枪的原因两次追问目击者。

“当你站在离他三到五英尺远的地方,双手举起时,他没有开枪,对吧?”齐拉菲斯问道。

“正确”,格罗斯克罗伊茨回应道。

“直到你用枪指着他,持枪向他逼近,现在又放下手,用枪指着他,他才开枪,对吧?”齐拉菲斯继续说。

“正确”,格罗斯克罗伊茨说。

密尔沃基的辩护律师本杰明·范·塞维恩(Benjamin Van Severen)说,对检察官来说,这是一个“哦,我的天哪”的时刻,这正好印证了里滕豪斯的自卫辩解。

格罗斯克罗伊茨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他作证说,当他看到一群人追赶少年并对他大喊大叫时,他担心里滕豪斯的安全。他的这一证言再次让检察官深感受伤。

“他是担心里滕豪斯安全的医护人员,”范·塞维恩说。“这又是一个‘哦,糟糕’的时刻。”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