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01:11

被认定犯罪成立的吉丝兰·麦克斯韦尔以陪审偏见为由寻求再审

1月 6, 2022

一名陪审告诉路透社等媒体自己本人亦曾是性侵受害者后,上周被判协助爱泼斯坦实施性虐的吉丝兰·麦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的律师周三表示,应该对本案启动再审。

在致曼哈顿地区法官艾莉森·内森(Allison Nathan)的一封信中,律师Christian Everdell表示,为了维护正义,麦克斯韦尔有“无可争议的理由”要求重新受审。

他称这是“一个紧迫的重要问题”,并称这名陪审的经历分享“影响了陪审团的讨论,并使其他陪审团成员确信麦克斯韦尔有罪”。

在要求法官内森对陪审的陈述展开调查后不久,律师Christian Everdell提交了这封信。

内森关于是否需要重新审判的决定,可能取决于陪审是如何回答有关其性侵经历的问题。法律专家说,这是辩护律师为了排除可能有偏见的陪审而考虑的一个关键问题。

起诉麦克斯韦尔的联邦检察官Damian Williams办公室拒绝置评。

这位要求以其名字和中间名相称的陪审斯科蒂·大卫(Scotty David),在周二晚上告诉路透社记者,在审议过程中,一些陪审对麦克斯韦尔的两名指控者的说法表示怀疑后,他分享了自己小时候被性侵的经历。

35岁的曼哈顿居民斯科蒂·大卫在提到其他陪审时说:“当我告诉他们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能够稍微改变看法,他们能够改变关于性虐的记忆方面的看法。”

斯科蒂·大卫周三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陪审遴选问卷

在要求重新审判后,律师Todd Spodek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他代表第50号陪审。Todd Spodek没有透露陪审的姓名,也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第50号陪审是11月29日选出的18名陪审中的一员,系陪审或候补陪审。

数百名准陪审员填写了问卷,其中包括他们或他们的家庭成员是否经历过性虐待或性侵犯等问题。

在后续的提问中,法官内森向那些回答“是”的人发问,他们是否还能保持公平和公正。

斯科蒂·大卫告诉路透社,他不记得问卷上有关于个人性虐待经历的问题,但他会诚实地回答。他说他“匆匆浏览”了问卷。

他说,在随后的询问中,法官内森没有问及他个人的性虐待经历。

在11月16日的后续询问中,第50号陪审告诉法官内森,他读了一篇新闻报道,并看到了CNN关于爱泼斯坦死亡的新闻播报。这位陪审说他听说爱泼斯坦有女友,但除此之外他对麦克斯韦尔一无所知。

当内森问第50号陪审,他是否可以抛开他读到或听到的任何东西来做出一个公正的裁决时,他回答说,“是的,绝对可以。”

检察官说,陪审对媒体报道的陈述值得法庭“关注”,并要求在大约一个月后举行听证会。

检方援引的媒体包括路透社、《每日邮报》和《独立报》。

周二晚些时候,《纽约时报》报道称,另一名陪审在案件评议期间,描述了他在童年时遭到的性侵。这位要求匿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陪审说,这一性侵经历的描述似乎对陪审团的讨论产生了影响。

错误或遗漏

威尔金森·斯特克洛夫(Wilkinson Stekloff)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前联邦检察官Moira Penza说,对斯科蒂·大卫的任何调查,都可能集中在陪审在回答初步筛选的问卷或法官随后提出的问题时是否犯了错误或遗漏。

“辩护律师会辩称,这个问题对于弄清该陪审或任何一位陪审的偏见至关重要,”她说。

Moira Penza说,在遴选陪审的过程中,法院曾经有过基于 “有目的的谎言或遗漏 ”而准许重新审判的情况。她说:“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听到这种情况。”

麦克斯韦尔因有罪将面临最高65年的监禁。

法官内森要求麦克斯韦尔的律师在1月19日前正式请求重新审判,并解释是否需要进行调查,检察官将在2月2日前作出回应。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

 

吉丝兰·麦克斯韦尔为何未能从爱泼斯坦性虐案中摘清自己

在英国社会名流吉丝兰·麦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因性侵指控受审期间,她的律师称她是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替罪羊,并对四名受害女性证言的可信度进行了攻击。这四名女性称,在她们十几岁时,麦克斯韦尔设局欺骗,让她们与这位金融家发生性关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