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02:19

国会大厦暴动调查委员会正在调查特朗普可能的犯罪共谋

1月 9, 2022

据两名熟知此事的高阶人士透露,调查国会大厦袭击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正在审视特朗普是否在2021年1月6日监督了一场犯罪共谋,该阴谋将白宫阻止拜登的认证计划与叛乱联系起来。

国会特别委员会对犯罪共谋可能性的新关注,标志着其调查的力度正在进一步加大,因为该委员会面临的证据表明,这位前总统可能参与了严重到足以提请司法部处理的犯罪行为。

据该消息人士披露,在特朗普的前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等人提交的通信文件显示白宫曾协调一致,企图阻止拜登选举认证后,众议院的调查人员开始对特朗普是否曾监督一场犯罪共谋产生了兴趣。

该消息人士称,特别委员会收到了数千条信息,其中一些信息表明,当时的白宫曾向众议院的一些共和党人通报了其计划,即,时任副总统彭斯将滥用其礼仪角色,不对拜登的胜选做出认证。

该消息人士表示,特别委员会有消息表明,当时的白宫曾指示国会共和党议员实施阻止拜登认证的计划,这一事实具有至关的重要意义,因为这可能会引发该特别委员会考虑对潜在的犯罪进行移交。

消息人士称,特别委员会的委员和律师正在初步审查,以确定特朗普及其助手是否在寻求阻止认证的过程中违反了禁止妨碍国会程序的联邦法律。

消息人士称,特别委员会认为,特朗普可能要为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负责,因为他在长达数小时的时间内没有阻止他的支持者以他的名义在国会大厦制造暴力事件。

但该消息人士称,特别委员会还在调查特朗普是否监督了这场犯罪共谋,该共谋涉及向共和党议员传达的白宫计划中的“政治元素”与袭击国会大厦的极端组织之间的协调。

这或许是特别委员会可能会斟酌提交的最严重的指控,因为该委员会考虑了最近几周出现的一系列其他犯罪行为,包括从共和党人妨碍公务到潜在的电信欺诈。

特别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众议员丽兹•切尼(Liz Cheney)在该委员会委员一致投票建议起诉梅多斯藐视国会之前,宣读了刑法的规定,她提到了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

《卫报》此前曾报道称,2021年1月6日,就在国会大厦暴动的几个小时前,特朗普曾亲自指示华盛顿特区威拉德酒店(Willard hotel)的律师和政治行动人员,要想办法阻止拜登获得认证。

但消息人士称,众议院的调查人员尚未找到将特朗普本人与国会大厦袭击案联系在一起的证据,可能最终只会建议提交直接妨碍司法公正的指控,而不是已经对大约275名暴徒提起的共谋指控。

司法部还可以在特别委员会的调查中单独起诉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但一位消息人士表示,截至2021年12月中旬,特别委员会还不清楚司法部是否正在积极调查这位前总统的潜在犯罪行为。

不过,该消息人士称,特别委员会似乎正在朝着至少提出一些建议的方向发展,或者会在最终报告中提出建议,让司法部有进取心的检察官利用这些建议来进行刑事调查。

特别委员会审查证据的主要目的是确定立法改革,以防止特朗普之流颠覆选举的计划重演,但该委员会的一些委员表示,如果发现特朗普违反了联邦法律,他们有义务将其提交给司法部。

向司法部提交刑事案件——本质上是一项起诉建议——不具有正式的法律意义,因为国会无权强迫司法部立案,众议院调查人员也没有指控证人犯罪的权限。

但是,考虑到1月6日暴动事件调查的重要性,来自特别委员会的可信的刑事案件移交可能会产生实质性的政治影响,并对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施加压力,要求他发起调查或要求他对可能不这么做的原因做出解释。

知情人士称,在梅多斯提交的通信文件显示当时的白宫与一些共和党议员就1月6日认证一事令人震惊的通信沟通后,加剧了有关刑事案件移交的内部讨论。

在特别委员会公布的一个往来短信中,一名共和党议员给梅多斯发去短信,为未能完成可能构成政变的行动道歉。他说,1月6日是“可怕的一天”,不是因为袭击,而是因为他们未能阻止拜登获得认证。

该消息人士称,特别委员会认为,这类短信之类的信息——以及国会大厦受到攻击时一位共和党人在众议院发表的评论——可能代表了白宫阻挠国会两院联合会议的一部分阴谋。

在提及对六个州的反对意见时,该短信似乎也与特朗普律师John Eastman 撰写的一份备忘录相吻合,该备忘录建议六个州提出反对意见——这一事实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白宫将阻挠认证的计划传播得比之前所知的要广。

特别委员会主席本尼•汤普森(Bennie Thompson)上周在美国广播公司(ABC)节目上称,调查发现的证据表明,1月6日的事件“似乎是一些人为了破坏选举而进行的协调一致的行动”。

汤普森还向记者暗示称,他认为梅多斯停止与特别委员会合作的部分原因是来自特朗普的压力,但其中一名消息人士说,该委员会尚未对这位前总统展开恐吓证人的单独调查。

来源:THE GUARDIA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