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06:35

北溪的噩梦: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会被普京永久切断吗?

7月 12, 2022

欧盟领导人正在为一场天然气的供应危机做准备,这场危机可能冻结欧盟的整个经济部门。人们越来越担心,一条向欧洲输送俄罗斯天然气的主要管道将被永久关闭。

周一,随着通过北溪管道输往欧洲的天然气流量降至零,富足的欧洲国家将不得不实行定量配给能源使用的场景,日益在逼近。

此次天然气供应中断,是计划中的十天停供检修的一部分。但分析师和官员们担心,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可能会选择在维护工作结束后,不再重启北溪管道。此前,Gazprom 已经切断或限制了对 12 个欧盟国家的天然气供应。

此举将使德国这样的经济体进一步陷入危机。柏林官员警告称,在德国副总理 Robert Habeck 周日所说的 “ 政治噩梦般的情景 ” 中,能源密集型行业可能会得到补贴,以减少消费。

眼下,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北溪。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俄罗斯不太可能重新开放管道,而且还会找借口,在 10 天的检修停工后,选择继续关闭。

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高级研究员 Alexander Gabuev 认为,这一场景 “ 很有可能 ” 会发生。他认为,全面切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冬季到来之前,在乌克兰问题上分裂欧洲的一个关键工具,因为冬季将会感受到天然气短缺的最坏影响。

他说:“ 显而易见的是,天然气是克里姆林宫手中的王牌。”

法国财政部长 Bruno Le Maire 周日也表达了这种担忧。他说,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的全面停供是 “ 最有可能的选项 ”,各国需要 “ 从现在起就要做好战斗的准备 ”。

7 月 20 日,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员将公布一项冬季准备计划,以期能够确保各国有足够的天然气过冬。不过,到目前为止,这项计划的细节还不清楚。

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周一表示:“ 形势显然很严重,我们需要为任何不测做好充分的准备。”

其他正在考虑的方案还包括对能源公司的紧急援助、由各国来控制发电厂和对工业的天然气配给。

三个月前,布鲁塞尔显然更为乐观。当时欧盟高级官员曾宣布,将协同努力,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并计划今年内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降低三分之二。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 Frans Timmermans 当时说:“ 这并不容易,但它是可行的。”

欧盟已经错过了这一 “ 崇高 ” 的目标——截至 6 月 16 日,欧盟由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已经超过了本年度的预算。

目前,北溪天然气管道在停止运作,接受年度检查之际,欧洲的天然气交易商正在屏息等待。

周一,意大利主要能源公司 Eni 集团表示,从俄罗斯收到的天然气量由每天的 3200 万立方米已经降至 2100 万立方米。这一消息一度引发了恐慌的情绪。

然而,供应的减少与北溪管道的关闭有关,而不是像一些人所担心的那样,俄罗斯正在通过穿越乌克兰的其他管道,或通过保加利亚的 Turkstream 管道分支,进一步削减供应。

前几年,俄罗斯往往会通过其他管道输送更多的天然气,来弥补北溪管道维护期间的供应减少。但是今年,至少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这么做。

随着其对乌克兰入侵的不断深入,俄罗斯已经把能源供应作为谈判筹码,以图打破西方的团结,争取解除对它的制裁。

上周五,克里姆林宫发言人 Dmitry Peskov 提出,有可能从 7 月 21 日开始 “ 增加 ” 通过北溪管道的天然气供应,但前提是,加拿大允许归还对北溪管道运行至关重要的燃气涡轮机,该燃气涡轮机目前正在蒙特利尔维修。

在给 POLITICO 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加拿大自然资源部证实,该国通过一次性的制裁豁免,将向北溪提供总共 6 台涡轮机。

柏林和美国对此表示欢迎,但此前曾私下敦促渥太华不要归还这些部件的基辅方面对此表示愤怒。

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周一表示:“ 在莫斯科看来,作为制裁例外的决定完全是一种软弱的表现。” “ 毫无疑问,俄罗斯不仅会尽可能地限制天然气供应,而且还会在最危急的时刻完全切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

如果莫斯科决定不重启北溪管道的运行,欧洲获得天然气供应的替代选择是有限的。

今年早些时候,运往欧盟的海运液化天然气(主要来自美国)一度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但 6 月份得克萨斯州一处关键出口设施的爆炸和中断,危及了欧盟至少在今年内可以依赖美国的计划。

海湾国家已提出提高产量,但这些提议都是附有政治条件的,比如阿曼要求允许其公民在欧盟免签旅行。

来自阿塞拜疆和挪威等国的管道天然气已经在增加。本月,挪威政府批准了增产,以支持出口。但奥斯陆警告说,“ 挪威大陆架上的一些公司目前已经处在最大的产能,或非常接近这一水平。”

荷兰此前宣布,今年迄今为止,该国已成功将能源消耗削减了三分之一,有可能允许将一些额外的天然气转给邻国。但荷兰气候大臣 Rob Jetten 警告说,为挽救局势,增加欧洲最大的地震多发地区 Groningen 气田的产量,将会是 “ 最后的手段 ”。

根据 Bruegel 智库的分析,如果俄罗斯切断所有的天然气供应,欧盟国家需要在未来 10 个月里削减 15% 的需求。而波罗的海国家和芬兰,可能不得不削减高达 54% 的需求。

随着市场情绪的低落,领导人和高管们开始公开呼吁实行定量配给,而这在几个月前还是不可想象的。

在法国,三家最大的能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一篇联合专栏文章中呼吁民众节约能源。

荷兰政界人士已经在敦促市民,缩短淋浴时间,减少暖气供应,以应对危机。

在德国上个月决定启动第二阶段的紧急警报后,该国地方当局正在采取措施,包括调暗路灯和降低露天游泳池的温度。

迄今为止,至少有 10 个欧盟国家已经启动了应急计划的第一 个阶段的 “ 早期预警 ” 。2017 年,布鲁塞尔要求各成员国制定了这项应急计划。

由于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德国是唯一一个触发第二阶段的国家。到了第三阶段,德国政府将不得不干预市场,并成为国家能源供应协调员,决定哪些行业首先被切断供应。

智库 Bruegel 的高级能源分析师 Simone Tagliapietra 说,在这种情况下,政界人士可能会从切断汽车等非必要行业开始,然后是其他行业,再次是社会服务,最后是居民供暖。

德国和捷克周一共同承诺,“ 在未来几周可能发生的天然气供应完全中断的情况下,将团结一致,进行运营合作与协调。”

但许多人仍然担心出现各国将天然气截留在本国境内的局面。

这就是为什么欧盟委员会鼓励各国建立自愿的跨境 “ 团结协议 ”,实行天然气共享,以应不时之需。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