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9月26日 21:21

国会听证显示:国会骚乱是特朗普在 “ 疯狂 ” 的白宫会议后决定煽动的

7月 13, 2022

周二,美国国会议员指责特朗普,煽动一群追随者在 2021 年 1 月 6 日袭击美国国会大厦。这是他与一些最热心的支持者一道为其继续执政而进行的最后一次努力。

众议院专门委员会出示的证据表明,早在骚乱发生之前,特朗普的助手和白宫外的煽动者就知道,他会敦促他的数千名支持者当天到国会大厦游行。

在长达三个小时的听证会结束时,该专门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表示,特朗普此前曾试图给一名可能的证人打电话,由此提高了其可能非法试图影响证人证词的可能性。

在这次听证会上播放的视频证词中,证人们描述了 2020 年 12 月 18 日深夜的那次长达 6 小时的会议,白宫的工作人员曾敦促特朗普承认 2020 年 11 月的选举失败,但他全然不顾。

相反,特朗普站在了外部顾问一边,这些顾问敦促他继续坚持毫无根据的选举欺诈的指控。

国会专门委员会委员表示,特朗普最终要为随后产生的混乱负责。

利兹·切尼说:“ 特朗普总统已经 76 岁了。他不是一个容易受影响的孩子……他要为自己的行为和选择负责。”

该专门委员会委员表示,特朗普拒绝承认自己输掉了选举,并在(白宫)会议结束后不久,即 2020 年 12 月 19日,通过推特等平台发表评论,煽动其支持者涌向华盛顿,进行 “ 盛大抗议 ”,称 “ 在那里,会很疯狂 ”。后来,导致了骚乱。

作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曾暗示其会在 2024 年再次入主白宫。他否认自己有不当行为,并错误地宣称,他之所以落败,只是因为广泛的欺诈行为让民主党人拜登受益。

该国会专门委员会播放了一些白宫助手的录音证词,描述了 12 月 18 日的那次愤怒的会议。特朗普的一些外部顾问,包括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律师西德尼·鲍威尔以及 Overstock.com 前首席执行官 Patrick Byrne,鼓动他为这一选举结果而战。

“ 我不认为这些人为总统提供了好的建议。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特朗普的前白宫法律顾问 Pat Cipollone 通过视频作证表示。

国会专门委员会委员、民主党众议员 Jamie Raskin 展示了白宫助手 Cassidy Hutchinson 的一条短信,后者在上个月提供了一些爆炸性的证词,她在谈到那次会议时说,“ 白宫西翼疯了。”

被护送出白宫的朱利安尼在视频证词中说,他的看法是:“ 你们这些家伙不够强硬。或者我可以换一种说法:你们是一群孬种(a bunch of pussies),请原谅我的措辞。我几乎可以肯定是用了这个词。”

特朗普在白宫外的集会上发表演讲后,国会大厦随后遭到的袭击,致使拜登的当选认证推迟了数小时,并导致 140 多名警察受伤,数人死亡。

该委员会提供的证据显示,特朗普呼吁他的支持者到国会大厦游行,这并不是自发的,而是事先计划好的。

它们出示了一条未发送的关于集会的推特信息,标记显示,特朗普已经看到了这一信息。“ 请提前到达,预计会有很多人。之后到国会大厦游行。阻止偷窃!”

该委员会还播放了一名推特前员工的音频证词,描述了他看到特朗普 12 月发布的推文后的恐惧,以及其在 1 月 5 日对 1 月 6 日可能发生暴力的深切担忧。

这名推特前员工说:“ 感觉好像有一群暴徒被组织起来了,他们在集结武器,以他们的逻辑和理由,准备战斗。” 他的嗓音经过了伪装。

约有 800 人被控参与了国会大厦的暴乱。目前,约有 250 人认罪。

听证会还调查了右翼激进组织与特朗普及其盟友之间的联系,这些组织包括 “ 守誓者 ”(Oath Keepers)、“ 骄傲男孩 ”(Proud Boys)和 网络阴谋论推手 QAnon。许多右翼激进组织成员参与了 1 月 6 日的暴动。

两位证人出席了听证会:一位是对参与袭击国会大厦的联邦指控认罪的 Stephen Ayres,另一位是 “ 守誓者 ” 组织前发言人 Jason Van Tatenhove。

Stephen Ayres 说,他参加游行是因为他相信特朗普,但他此后丢掉了工作,卖掉了房子,不再相信特朗普关于选举被人窃取的 “ 弥天大谎 ”(Big Lie)。“ 它改变了我的生活,你知道,这绝对不是好事。”

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包括国会中的许多共和党议员——认为 1 月 6 日专门委员会的调查是一场政治迫害;但该专门委员会的支持者说,这是对暴力威胁民主的一次必要的调查。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