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21:28

讲俄语的拉脱维亚人被要求在爱国主义的考验中选择立场

8月 20, 2022

“ 我从小就讲俄语,我有俄罗斯的血统,但我不会把自己与俄罗斯或俄罗斯世界联系在一起,” 拉脱维亚部队少校军官 Anatoly Deryugin 说。

以俄语为第一语言的拉脱维亚人超过三分之一,43 岁的 Anatoly Deryugin 就是其中的一位。由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他们现在正面临着自我证明忠诚度的压力。

他在拉脱维亚出生长大,二十多年都在军队中度过。他的母亲来自拉脱维亚,讲俄语,父亲来自乌克兰东部。

如果 Anatoly Deryugin 少校不得不保卫他的国家,他会为拉脱维亚而战,即使前线的另一边有像他一样的俄罗斯人:“ 如果一个强盗或杀人犯来到你家,不管他是什么种族,是否讲俄语,你都不会在乎。他不再是一个兄弟或朋友了。”

但是,在拉脱维亚,大多数讲俄语的人一辈子都在收看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节目,因为他们自己的国家缺乏俄语节目内容。这使得许多人是通过一种描述以克里姆林宫为中心的统一俄罗斯世界的叙事来看待世界。

在 1991 年苏联解体之前,一些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家庭被送往拉脱维亚,这是强迫劳动力重新安置计划的一部分。其他人要么是几个世纪前移居拉脱维亚的俄罗斯人的后代,要么来自白俄罗斯或具有犹太血统。

拉脱维亚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对弗拉基米尔•普京之于波罗的海共和国的图谋心存警惕。

普京入侵乌克兰的理由是,东顿巴斯地区是讲俄语的人的家园,他们需要克里姆林宫的保护。拉脱维亚担心他可能会在自己的国家采用同样的逻辑。

作为回应,北约已经将其在拉脱维亚的军事存在扩大了一倍,未来还会有更多,里加的政府甚至在讨论征兵。

俄罗斯的媒体频道已经被禁止,任何公开支持乌克兰战争或俄罗斯侵略的行为现在都可能导致刑事起诉。

被视为美化前苏联的纪念碑将被拆除。(在拟拆除名单中,)排名靠前的是里加的一个公园里高耸的胜利纪念碑。

拉脱维亚人不允许拥有双重俄罗斯国籍。而现在居住在拉脱维亚的俄罗斯国民的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困难难,因为拉脱维亚总统 Egils Levits 说,那些支持俄罗斯战争的人应该被撤销居留许可。

“ 爱国主义和保卫家园的态度与你说的语言无关,” Deryugin 少校说。

他指挥着拉脱维亚 “ Zemessardze ”志愿国民警卫队第 34 步兵营,驻扎在距离白俄罗斯边境 30 公里的东部城市 Daugavpils 附近。

在这个地区,90% 的人口以俄语为母语,他的许多新兵也是如此。

对拉脱维亚当局来说,其公民的忠诚至少与它所能征召的坦克和士兵一样重要。目前,正在闭门讨论的问题是,拉脱维亚的俄罗斯人到底相信谁——是拉脱维亚、西方和乌克兰的领导人,还是被允许通过拉脱维亚的无线电波传播了 30 年的俄罗斯的宣传。

自乌克兰战争开始以来,民意调查公司 SKDS 一直在监测当地说俄语的人的情绪。今年 3 月,22% 的人支持乌克兰,但到了 6 月,这一比例跃升至 40%。

对俄罗斯官方媒体的禁令显然起到了作用,但态度上的转变还有更多的原因。

在 2017 年之前,代表俄罗斯少数民族利益的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和谐党被广泛视为亲俄派,并与莫斯科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有联系。

但社会民主和谐党已经谴责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其议员之一 Boris Cilevics 对克里姆林宫扩张主义意识形态的彻底失望做了如下的描述:“ (现代俄罗斯)绝对类似于纳粹德国的政策——(俄罗斯)正常化的唯一机会是其军事上的失败。” 

他的父母都是俄语教授,所以俄罗斯文学和文化对他的整个家庭都很重要。但自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他说他发现自己很难再热爱自己的俄罗斯遗产了。 

他说:“ 对乌克兰的侵略彻底玷污了这一切,毒害了与俄罗斯这个词有关的所有东西。”

“ 但是,对拉脱维亚许多讲俄语的人来说,俄罗斯身份非常重要。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承认俄罗斯是侵略者……是非常困难的,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崩溃。”  

5 月 10 日,19 岁的 Alexander Dubyako 在里加的苏联战争纪念碑前挥舞俄罗斯国旗并发表演讲后被捕。

他参加了一个非官方的庆祝胜利日的集会,这是一个纪念苏联战胜纳粹德国的年度节日。

官方的庆祝活动被禁止,因为它们被视为对俄罗斯的美化,这导致了像 Alexander Dubyako 参加的抗议活动。

“ 我把国旗视为团结的象征, 我认为胜利日是团结的日子。那里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气氛,一种我在拉脱维亚很久都没有体会过的团结感。” 他告诉 BBC。

拉脱维亚警方认为他的行为是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表现,但 Alexander Dubyako 和他的家人表示,事实并非如此。

他被指控违反美化种族灭绝和战争罪的法律,现在正在等待判决。最高刑罚为 5 年监禁。

 “ 我的祖父经历了战争……我们相信这是一段值得纪念和尊重的记忆,” 他被捕时和他在一起的母亲 Svetlana 说。此后两人都在社交媒体上收到了死亡威胁。

“ 我们被迫感到羞耻,害怕自己是俄罗斯人,但这也是错误的。”

对于拉脱维亚大多数讲俄语的人来说,胜利日一直很重要,尽管许多人谴责俄罗斯的侵略,并认为自己是拉脱维亚的爱国者。

但是,他们越觉得自己被要求为了对西方的忠诚而放弃自己的身份,拉脱维亚社会就可能变得越分裂。

与此同时,拉脱维亚政府认为,它必须为来自其更强大邻国的潜在军事侵略做好准备。

来源:BBC;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