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22:06

美司法部:特朗普持有的文件中包含有情报部门线人的材料

8月 27, 2022

美国司法部周五透露,它正在就前总统特朗普带走白宫记录一事进行调查,因为司法部认为特朗普非法持有的一些文件,包括一些涉及情报收集和秘密人力资源的文件——这是美国保存最严格的机密文件之一。

司法部公布了一份经过大量编辑处理的宣誓笔录,该笔录是联邦调查局 8 月 8 日对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寓所进行的不寻常的搜查的依据。在搜查中,特工查获了 11 份机密记录,其中一些被标记为 “ 绝密 ”(top secret),如果这些文件被泄露,可能会严重威胁国家安全。

在这份宣誓笔录中,一名身份不详的联邦调查局特工说,在特朗普今年 1 月归还美国国家档案馆( National Archives)寻找的 15 箱政府文件后,该机构审查并确认了 184 份 “ 带有机密标记 ”、包含 “ 国防信息 ” 的文件。根据该宣誓笔录,箱子里其他一些记录上,有特朗普的手写笔记。

FBI 的这次搜查是一项联邦调查的一部分,调查的内容是特朗普在 2020 年败选后,于 2021 年 1 月离任时是否非法带走并保存了文件,以及是否试图阻挠调查。

特朗普是共和党人,正在考虑 2024 年再次参加总统竞选。他称,法院批准搜查其位于棕榈滩的马阿拉歌庄园是出于政治动机。周五,他再次将其称为 “ 非法闯入”。

与该宣誓笔录一同被公布的文件显示,在特朗普卸任后,了解其行为的 “ 大量平民证人” 正在帮助调查,这是一个罕见的披露。

起草这份宣誓笔录的特工写道,在联邦调查局审查了特朗普 1 月份归还给国家档案馆的材料后,它有理由相信马阿拉歌庄园里很可能还有更多的文件。

该特工补充说:“ 我们亦有充分理由相信,会在其寓所发现妨碍调查的证据。”

该笔录显示,特朗普上交的其他与国防有关的记录包括:帮助美国情报收集的 “ 秘密线人 ”(clandestine human sources)信息,美国如何进行外国监视的细节,以及利用建立美国国内监视项目的法律所收集的信息。

这份 32 页的宣誓笔录概述了司法部基于很可能的理由寻求法官批准搜查令的证据。在司法部的要求下,这份宣誓笔录在被公布前做了大量的编辑处理。大多数页面至少有一些部分已做涂黑处理。有些页面被完全涂黑。此外,还有 6 页的文件被一同公布。

司法部曾试图对这份宣誓笔录保密。但是,在媒体机构提起诉讼要求公布后,基于该笔录批准搜查令的地方法官布鲁斯·莱因哈特(Bruce Reinhart)周四下令公布一份经过编辑处理的笔录。

周五晚些时候,特朗普提交了一项 “ 补充 ” 动议,要求法院阻止政府审查从其庄园扣押的文件,直到任命一个被称为 “ 特别主管 ”(special master) 的第三方来监督审查。

周一,特朗普曾提交过一份类似的动议,但美国地区法官 Aileen M. Cannon 要求其提供有关该请求的更多信息。

特朗普的律师表示,他们的动议应该获得批准,因为编辑处理过的宣誓笔录 “ 几乎没有提供任何信息,无法使(特朗普)理解为什么会发生突袭,或者他的家里被拿走了什么。未经涂黑处理的文字提出了比答案还要多的问题。”

在社交媒体上,特朗普抱怨称,(司法部)公布的宣誓笔录被 “ 严重涂抹 ”,并要求法官莱因哈特回避此案,但没有给出任何显而易见的依据。特朗普的法律团队还没有正式提出这样的要求。

特朗普写道:“ 布鲁斯·莱因哈特法官不应该允许闯入我的家。”

在被记者问及总统将机密材料带回家是否合适时,拜登说:“ 这取决于文件,也取决于地点的安全程度。”

拜登补充说,他家里有一个 “ 绝对安全 ” 的地方,他周五将把一份每日情报简报带回家,但他说,这些记录稍后将还给军方。

联邦调查局特工在宣誓笔录中说,今年 5 月对国家档案馆早些时候从特朗普那里收到的记录进行初步审查后发现,有 184 份 “ 独特的文件 ” 被标记为机密,其中 67 份被标记为 “ 机密 ”,92 份被标记为 “ 秘密 ”,25 份被标记为 “绝密 ”。

这次新公布的文件显示,特朗普的盟友曾声称特朗普解密了相关记录,并以此来淡化这次调查。该宣誓笔录提到了前特朗普政府官员 Kash Patel 今年 5 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作者 称,媒体关于国家档案馆在马阿拉歌庄园找出机密材料的报道 “具有误导性 ”。

现就职于 Jenner & Block 律师事务所的前联邦检察官 Brandon Fox 说,尽管公布的大部分材料都经过了编辑处理,但提及特朗普关于解密文件的说法,意义重大。

Brandon Fox 对路透社表示:“ 它们可能指的是司法部认为已经掌握的证据,表明特朗普并没有解密这些文件。”

在社交媒体上,Kash Patel 表示,他的名字没有被涂黑的事实,是 “ 司法部最精妙的政治化 ” 的证据。

新公布的文件显示,特朗普的律师也曾淡化司法部对这些记录的担忧。

特朗普的律师 Evan Corcoran 5 月 25 日在致司法部官员的信中写道:“ 任何试图对一位总统或前总统就其涉及被标记为机密文件的行为追究刑事责任,都会涉及严重的宪法权力分立的问题。”

Evan Corcoran 补充说:“ 除此之外,有关未经授权带走和保存机密文件或材料的基本刑事法规(primary criminal statute)不适用于总统。”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