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5月26日 16:54

新冠 “ 清零 ” :一场摧残中国年轻人心理健康的完美风暴

8 月 30, 2022

去年 12 月,Zhang Meng 崩溃了。这个 20 岁的女孩发现自己在宿舍的楼梯上啜泣。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位于北京的她的大学校园被反复封锁,她对此感到绝望。

封锁意味着,她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必须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无法与朋友见面,连何时可以去食堂或洗澡也都有严格的限制。Zhang Meng 称自己是一个渴望与人交流的人,她说这些限制 “ 让支撑我的安全网消失了,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垮掉了 ”。

当月,她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和焦虑症。

Yao 也是 20 岁,他要求不使用自己的名字。他上高中时寄宿在校。由于无法理解为什么封锁政策如此严厉,他曾崩溃过。他说,有一天他躲进了学校的卫生间,哭得很厉害,“ 感觉是我的内心深处在哭泣 ”。

2021 年初,在北京上大学期间,由于无法摆脱抑郁情绪,也由于担心惹恼父亲而懊悔没有选择自己想上的专业,Yao 想到过自杀。

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世界上最严厉、最频繁的封锁措施,以消除每一次新冠肺炎疫情,认为这可以拯救生命,并指出其迄今为止的新冠肺炎大流行病死人数低至约 5200 人。

这项努力几乎没有放弃的迹象,但这项政策对心理健康的影响给医学专家敲响了警钟,正如 Zhang Meng 和 Yao 的经历所显示的那样,它已经在造成伤害。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6 月的一篇社论指出:“ 中国的封锁造成了巨大的人力成本,精神疾病的阴影已经在未来几年对中国的文化和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专家们尤其担心青少年和年轻人的心理健康,他们由于年龄以及对自己的生活缺乏控制而更容易受到伤害,而且他们还必须应对比前几代人更大的教育压力和经济压力。

受影响的年轻人数量可能很大。据教育部 2020 年估计,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限制,中国约有 2.2 亿儿童和年轻人被长时间隔离。

有时,新冠肺炎的限制措施可能会迫使年轻人陷入极端境地。

例如,在上海今年为期两个月的严格封锁期间,一些 15 至 18 岁的青少年由于不被允许回家而不得不独自在酒店隔离。

上海一家国际学校 Lucton 的副校长 Frank Feng 告诉路透社说:“ 他们必须自己做饭,没有人可以交谈,所以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困难。”

尽管有关中国青少年心理健康以及封锁和疫情影响的数据很少,但现有的数据表明,现实的情况很严峻。

根据今年 1 月发表在美国《当代心理学》杂志上的一项针对 39751 名学生的调查,约有 20%的中国初、高中学生在闭校期间远程学习时有过自杀的意念。自杀意念有时被描述为一个人认为自己死了会更好,尽管这个人当时可能没有自杀的意图。

从更广泛的年龄阶段来看,2022 年前 7 个月,在中文搜索引擎百度上 “ 心理咨询 ” 的搜索量是去年同期的 3 倍多。

黯淡的就业前景加剧了学业的压力。虽然整体失业率为 5.4%,但由于大流行病和监管部门对科技和家教行业的打击而导致企业招聘减少,城市青年的失业率已飙升至 19.9%,创下历史最高水平。

由于中国 1980 年至 2015 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大多数学生属于独生子女,他们意识到自己将来必须帮助赡养父母。

复旦大学今年对约 4500 名年轻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 70% 的人表达了不同程度的焦虑。

疫情和封锁也被认为加剧了人们对生活中出人头地的巨大压力的不满,去年所谓的 “ 躺平 ” 运动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获得了巨大的关注,许多年轻人接受了从事最低限度的工作来度日的想法。

教育部则推出了一系列措施,以改善学生在大流行期间的心理健康状况,包括在大学开设强制性的心理健康课程,并努力增加学校辅导员、治疗师和精神科医生的数量。

中国官方媒体也开始讨论这个话题。

6 月 6 日,《中国日报》刊登了一篇聚焦疫情防控对青少年等弱势群体心理健康影响的文章,文章援引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的话称,新冠肺炎 “对人们心理健康的影响可能会持续 20 多年 ”。

他说,2020 年初的数据显示,在家中被隔离的居民中,有三分之一经历过抑郁、焦虑和失眠等症状。

陆估计,大多数人会在疫情平息后康复,但 10% 的人可能无法完全恢复正常。他指出,他的一些青少年患者已经染上了游戏瘾,睡眠困难,情绪持续低落,不愿外出。

对 Zhang 同学来说,疫情封锁以及随后的抑郁症彻底粉碎了她的世界观。她曾经对学习中国语言文学的计划感到满意,但对疫情封锁管理的绝望,让她有了她出国留学的想法。

“ 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挺爱国的……这种感觉正在慢慢消失。这并不是我不再相信政府,而是觉得口罩和消毒剂的味道已经深入到我的骨髓里了。”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