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07:50

普京与西方国家之间的能源战争正在向未知的深处推进

9月 3, 2022

周五,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间的能源之战急剧升级,西方国家共同努力限制莫斯科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价格,而俄罗斯则宣布不会重启至关重要的北溪管道。

由工业化民主国家组成的七国集团(G7)财政部长们呼吁制定一个机制,只允许俄罗斯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售石油。欧盟委员会主席还呼吁为俄罗斯天然气价格设置上限。此举的目的是限制克里姆林宫出售化石燃料的收入,而化石燃料为其入侵乌克兰提供了资金。

几个小时后,莫斯科方面进行了反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宣布无限期关闭通往德国的至关重要的北溪天然气管道,此举可被视为克里姆林宫对欧盟发起的新一轮经济攻击。

俄罗斯与西方周五在能源问题上的快速交锋,可看出当前局势的风险有多高。西方国家政府正在试图通过瞄准俄罗斯的化石燃料出口,寻求向莫斯科施加最大压力,并努力应对推动通货膨胀上涨的能源危机。

与此同时,俄罗斯已经从创纪录的油价中获益,并希望通过削减供应进一步伤害西方经济。

七国集团部长在虚拟会议后发表声明称:“ 价格设限是专门为减少俄罗斯的收入和俄罗斯为侵略战争提供资金的能力而设计的,同时限制俄罗斯战争对全球能源价格的影响。”

同一天,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表示,她 “ 坚信 ” 有必要限制俄罗斯通过管道向欧盟出口的天然气的价格。欧盟希望这样做,既能在经济上挤压俄罗斯,又能控制国内不断飙升的能源价格。

她说:“ 可以在欧洲层面提出一个天然气价格的上限。”

这是一项为恢复全球能源市场秩序的努力,而全球的能源市场因六个月前普京入侵乌克兰而陷入严重动荡。

克里姆林宫警告称,将停止向参与 G7 计划的公司出售石油,俄罗斯 Gazprom 公司也宣布,不会按照原计划在周六重启通往德国的北溪管道。

这家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垄断企业的理由是海底管道的维护问题。其声明称:“ 在设备故障得到纠正之前,通过北溪天然气管道的天然气输送将完全停止。”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 Eric Mamer 称 Gazprom 的说法是 “虚假的 ”,并表示这 “ 再次证实了它作为供应商的不可靠性 ”。

尽管西方国家在努力阻止作为俄罗斯预算支柱的能源的出口,但由于许多欧盟国家对俄罗斯能源的高度依赖,以及印度和中国等国家的强劲需求,并没有阻止克里姆林宫的资金流入。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尽管俄罗斯 6 月份的石油出口有所下降,但该国当月仍赚了 204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40%。

欧盟对禁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犹豫不决——去年,俄罗斯天然气占欧盟天然气进口的 40%——但承诺将对俄罗斯的依赖降至最低。然而,克里姆林宫已经切断或限制了对十几个欧盟国家的出口。根据 Bruegel 智库的数据,8 月底欧盟的进口比去年同期减少了 68%。

最近几周,北溪管道的输送能力仅为其全部运力的 20%,而柏林方面对恢复正常越来越悲观。

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周四表示:“ 我确实认为,我们不能以任何方式依赖俄罗斯或俄罗斯 Gazprom 公司。”

然而,Gazprom 并没有受到损失:天然气价格比一年前高出约 10 倍,而且它在今年上半年创下了 413 亿美元的净利润。

这促使欧盟、美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采取措施,以限制其收入。

欧盟的第六个制裁方案要求在 12 月 5 日前全面禁止从海上进口俄罗斯原油,并在 2 月 5 日前禁止从俄罗斯进口成品油,但匈牙利等严重依赖通过管道进口石油的国家除外。七国集团的努力也将与欧盟的时间表相衔接。

去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了 710 亿欧元的石油和石油产品。美国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要少得多,但今年 3 月也实施了自己的禁令。

七国集团的计划呼吁各国结成广泛联盟,为俄罗斯石油设定一个低于市场的价格——(价格设定的)关键是要找到一个俄罗斯可以继续开采的水平,但这个水平要足够低,不能让俄罗斯赚取巨额利润。

这一计划将依赖伦敦保险市场,该市场覆盖了全球 95% 的石油运输业,如果不遵守价格上限,将会影响俄罗斯石油运输进入这个至关重要的市场。俄罗斯大量的原油是通过来自希腊等国的油轮运输的,这种贸易可能会受到保险限制的阻碍。

国际金融协会(IIF)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Robin Brooks)表示,油轮是 “ 一切的核心 ”。“ 因此,如果你想实施禁运,或者你想实施价格上限,就必须对油轮采取行动。否则就不可靠。”

油轮的所有权远不是那么简单,但根据罗宾•布鲁克斯的分析,3 月至 8 月期间驶离俄罗斯的油轮中有 55% 属于希腊受益所有人,而 2020 年至 2021 年同期这一比例为 35%。尽管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曾对希腊在运输俄罗斯石油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提出了批评,但由于制裁尚未生效,这种活动并不违法。

七国集团的目标是让俄罗斯的利润大幅下降。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说:“ 今天,七国集团在实现我们的双重目标方面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们的目标是)既要对全球能源价格施加下行压力,同时还要阻止普京获取资助他在乌克兰的残酷战争的收入。”

欧盟也在寻求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物价飞涨对电力价格产生了连锁反应,加剧了通货膨胀,导致整个欧洲大陆的政治不稳定加剧。

欧盟各国能源部长将于 9 月 9 日召开紧急峰会,以解决这一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对俄罗斯的天然气收入设置限制。

在 POLITICO 获得的一份文件草案中,欧盟委员会阐明了其对能源价格紧急状况的看法。

莫斯科对设定价格上限的想法感到愤怒,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警告称,俄罗斯将向加入设定价格上限计划的国家停止出口。

他说:“ 在石油问题上,我们不会按照这种非市场原则与他们合作。”

但是,即使俄罗斯停止向设定价格上限的国家出口石油,但根据 Bruegel 的研究员 Simone Tagliapietra 的预测,这 “ 仍将影响其收入 ”,因为这可能会迫使莫斯科以折扣价向其他国家销售石油。

他还表示,将俄罗斯的天然气收入降至最低,可能是值得做的,“ 因为很明显,无论如何,俄罗斯都可能会切断所有的供应。”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