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21:21

战场遭遇重大挫折后,普京手中还有哪些选项?

9月 14, 2022

俄罗斯总统普京尚未就其军队在乌克兰东北部闪电般的溃败公开发表评论,但在其国内,他目前正面临着来自呼吁他重新获得主动权的民族主义者的压力。

如果西方的情报和公开来源的分析是准确的,他几乎没有什么快速的解决方案,而且,他能够采取的大多数可能的措施,也都伴随着国内和地缘政治的风险。

以下是他在乌克兰问题上的一些主要的选项:

稳定、集结、进攻

俄罗斯和西方军事分析人士一致认为——从莫斯科的角度来看——俄罗斯军队需要紧急稳定前线,阻止乌克兰的推进,重新集结,并且在可能的情况下,发动自己的反攻。然而,考虑到俄罗斯在这次所谓的 “ 特别军事行动 ” 中所遭受的重大的伤亡和军损,西方对俄罗斯是否拥有足够的地面部队或装备表示怀疑。

“ 没有兵力,” 波兰 Rochan 咨询公司的主管 Konrad Muzyka 在俄罗斯于乌克兰东北部受挫后表示,“ 志愿营的兵力不足,征兵活动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我认为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因为现在愿意参军的男性越来越少。如果莫斯科想要增加兵员,它就需要进行动员。”

俄罗斯为增加其可部署的部队数量所做的努力包括:组建新的第三军团,车臣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调集新的部队,以及通过普京上个月签署的法令,来扩大俄武装力量的规模。

普京将需要决定是否满足民族主义批评人士的要求,解雇或重组军队高层,包括他的亲密盟友国防部长绍伊古。普京历来不会立即屈服于解雇下属的压力,但有时会在之后的某一时间与他们分手。

动员

动员俄罗斯的后备力量是可行的,但训练和部署人员需要时间。在过去的 5 年里,俄罗斯服过兵役的约有 200 万。

克里姆林宫周二表示,“目前 ” 尚未讨论全国性的动员问题。

这样的举措会受到民族主义者的欢迎,但在城市中心的一些俄罗斯男性中,就不那么受欢迎了。据传闻,他们不太热衷于参加战争。

这将意味着,需要重新调整其有关乌克兰的官方叙事,不再将其描述为目标有限的 “ 特别军事行动 ”,而是要转变为一场没有止境的战争。

这进而将迫使俄罗斯当局放弃他们的政策,即努力确保大多数俄罗斯人的生活像 2 月 24 日普京入侵乌克兰之前一样。

让俄罗斯全面进入战时状态,也会带来国内的政治风险,尤其是强制征兵可能会触发公众的反弹。

这也意味着,俄当局承认正在与一个斯拉夫国家的同胞展开一场全面战争,而且这场战争对莫斯科来说进展得很糟糕。

与俄罗斯外交部关系密切的智库 RIAC 负责人 Andrey Kortunov 表示,他认为,当局不情愿进行动员。

Andrey Kortunov 说:“ 在大城市,许多人并不想去打仗,因此,动员可能不受欢迎。”

“ 其次,我认为,把整个事情说成是一个有限的行动,可以说符合普京的利益。当局希望尽可能地保留它以前的样子,而不去做任何激进的改变。”

前英国驻俄罗斯大使 Tony Brenton 表示,在动员对俄罗斯的战斗力产生影响之前,无论如何都需要数月的时间。

寒冬的赌注

两名熟悉克里姆林宫想法的俄罗斯消息人士上个月告诉路透社,借助能源价格的暴涨和今年冬天可能出现的短缺,普京希望能说服强力支持乌克兰的欧洲,让后者迫使乌克兰按照俄罗斯的条件休战。

然而,一些欧洲外交官认为,乌克兰最近在战场上取得的胜利,削弱了一些欧洲人敦促基辅做出让步的愿望,而德国等国家最近几周似乎也开始对莫斯科变得更加强硬,并且更有决心度过冬季的能源问题。

欧盟已经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煤炭,并批准部分禁止进口俄罗斯的原油。俄罗斯则大幅削减了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并明确表示可能禁止所有的能源出口,但普京迄今尚未动用这一杠杆。

扩大导弹瞄准部署

在乌东北部受挫后,俄罗斯用导弹袭击了乌克兰的电力基础设施。这导致哈尔科夫和邻近的波尔塔瓦(Poltava)和苏米(Sumy )地区暂时停电。供水和移动网络也受到了影响。

此举受到了一些俄罗斯民族主义者的欢迎,他们愿意看到莫斯科使用巡航导弹,更持久地瘫痪乌克兰的基础设施,但此举肯定会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这些民族主义者一直在呼吁莫斯科打击他们所称的在基辅和其他地方的 “ 决策 ” 中心,但是,这不太可能在不造成重大次生损害的情况下实现。

终结或降级粮食的交易

普京已经在抱怨,联合国和土耳其斡旋的一项允许乌克兰通过黑海出口粮食和其他食物的协议,对贫穷国家和俄罗斯而言是不公平的。

普京定于本周与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举行会谈,讨论修改这项为乌克兰带来急需的预算收入的协议。如果普京想立即伤害乌克兰,他可以暂停或取消该协议,或者在 11 月协议到期时,拒绝再续签。西方国家以及非洲和中东较贫穷的国家会指责他加剧了全球粮食短缺,而普京则会把这口黑锅推给乌克兰。

和平协议

克里姆林宫说,当时机成熟时,俄罗斯将向基辅提出任何和平协议的条件。而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已经表示,他将使用武力来解放他的国家。

泽伦斯基表示,这包括 2014 年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莫斯科一再表示,克里米亚的地位已经永久确定。

不再承认受俄罗斯支持的、自行宣布成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或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对莫斯科而言,在政治上看来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俄罗斯已经正式承认了这些领土。

况且,将这两个自封的独立小国从乌克兰手中完全 “ 解放 ” 出来,也是其当初所谓的 “ 特别军事行动 ” 的首要理由之一。

归还乌克兰南部被俄罗斯部分控制的三个地区,在其国内来看,似乎吃相也很难看(a hard domestic sell)。

南部的赫尔松地区位于被吞并的克里米亚的正北部,也是一条为黑海半岛提供大部分水源的运河所在地。

与邻近的扎波罗热(Zaporizhzhia)地区一样,赫尔松地区也为俄罗斯提供了一条陆地走廊,曾吹嘘这是一个重大战利品的俄罗斯,可以通过这条走廊向克里米亚供应物资。

走向核战

俄罗斯政府官员驳斥了西方有关莫斯科将在乌克兰使用战术核武器的说法,但这仍是西方一些人的担忧。

除了造成大规模伤亡外,这样的举动还可能引发危险的升级,并正式将西方国家拖入与俄罗斯的直接战争。

根据俄罗斯的核教义,如果核武器或其他类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用来对付它,或者如果国家面临来自常规武器的生存威胁,就可以使用核武器。

普京在 2000 年的一本准自传中回忆,他在当时的列宁格勒的一栋破旧公寓楼里长大,曾用棍子把一只老鼠逼到墙角。他很惊讶地看到,这只被逼到墙角的老鼠扑向了他,并最终扭转了局面。

前英国驻俄罗斯大使 Brenton 警告说,如果陷入困境的普京面临耻辱性的失败,且没有挽回颜面的退路,他可能会动用核武器。

Brenton 说:“ 对俄罗斯而言,要么打一场失败的战争,输得很惨,并导致普京下台,要么就进行某种形式的核示范,面对这种选择,我不敢打赌他们不会进行核示范。”

美国驻欧洲陆军前指挥官、退役将军 Ben Hodges 也同意存在这种风险,但他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

Ben Hodges 说:“ 没有真正的战场优势可言,美国不可能袖手旁观或不作出回应,我不认为普京或他最亲密的顾问有自杀的倾向。”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