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21:43

普京的麻烦不仅仅在战场,也有来自国内民众可能的挑战

9月 17, 2022

两名反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当地政界人士表示,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的军事失败,正在激起新的反对情绪。

俄罗斯的入侵行动,非但没有速战速胜,反而遭到了乌克兰成功的反攻,并在军力和装备方面遭受重大的损失,这(在国内)引发了愤怒和不满,而普京的反对者正在试图利用这一情绪。

Dmitry Palyuga 说:“ 在某种程度上,自由主义团体和支持战争的团体可以有相同的目标。这一可能的目标就是迫使普京辞职。” Dmitry Palyuga 是普京家乡圣彼得堡的一名政客,他此前曾经公开呼吁弹劾总统。

Dmitry Palyuga 对 CNN 表示,像他这样的自由主义者,以前只是以人道主义和法律为由反对入侵乌克兰,而现在,他看到了获得更多支持的机会。

他说:“ 我们想以支持普京的一些人为目标,因为现在他们觉得被背叛了。”

“ 俄罗斯军队现在正在被摧毁。所以,我们失去了军力,失去了武器,我们将失去防御的能力。即使是俄罗斯的宣传也无法掩盖俄军在乌克兰被击败的事实。”

在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批评克里姆林宫可能是一项危险而艰巨的挑战。

普京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先是被下毒,然后被投入监狱。另一位政治对手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被杀手从背后开枪射杀,凶手最终都没有供认元凶为何人。作家兼政治家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Vladimir Kara-Murza)在发表了反对入侵乌克兰的评论后被关进了监狱。

Dmitry Palyuga 说,普京最新的批评者正在非常小心地自我克制在法律条文的框架内。

同为圣彼得堡的市政代表或称地方议员的 Ksenia Thorstrom 也赞同这种做法。

她在接受 CNN 采访时表示:“ 市政代表可以做的一件事就是,发表公开声明。” “ 我们没有真正的权威或权力做任何事情,即使在地方层面,我们也会受到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非常强烈的反对。比如,像(修建)自行车道这样简单的倡议,他们也会反对。

“ 我的倡议没有一个被接受过。但我可以发表公开声明,我就是这么做的。”

Ksenia Thorstrom 向其他议员分发了她自己版本的请愿书,她说,现在已经有几十个签名了。

她说,目前的(战争)问题不仅仅是在乌克兰的军事方面,在俄罗斯内部,也产生了影响。

她说:“ 俄罗斯人已经在走向贫困,他们在任何地方都不受待见。”

“ 现在民众只会变得更穷,更不快乐。我无法想象这个孤立的国家,未来究竟会怎样。”

Thorstrom 从个人经验中知道,仍然有很多人支持普京。她说,她的母亲就相信克里姆林宫的宣传,她生活在 “ 普京正在让俄罗斯再次伟大的平行现实中 ”。

“ 她相信乌克兰有纳粹,” 她谈到母亲时说。“ 她认为西方想要伤害俄罗斯,因为西方需要俄罗斯的资源,西方不希望俄罗斯强大。”

Thorstrom 说,她觉得普京不理智,但仍然希望他会同意或被说服放弃权力。

Thorstrom 说,她很乐意公开反对普京继续执政,部分原因是她已经离开了俄罗斯。她目前在芬兰很安全,在乌克兰被入侵后,芬兰与瑞典一起完成了加入北约的谈判。

Palyuga 还没有离开俄罗斯,他承认大声反对会面临一些风险。根据今年 3 月通过的一项法律,他已经被指控诋毁当局,但法院只对他罚款约 700 美元的判决实际上让他感觉好了一些。

“ 也许我们在俄罗斯范围内,只是籍籍无名的政客而已。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那么担心中毒或发生类似的事情,” 他说。

尽管 Palyuga 对俄罗斯杜马(普京控制的俄罗斯议会)内部的政要们不抱任何希望,但他表示,他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

他说:“ 我们想让人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还有其他人,甚至还有议员反对这次军事行动,反对普京,我们想让人们团结起来,给他们一些希望。”

Palyuga 说,自从他第一次呼吁议会弹劾普京以来,他收到了许多支持他的信息,不少人提出帮他支付罚款,甚至还有一些人提出在必要时为他提供藏身之所。

但是,他并没有看到之前所预期的仇恨的巨浪。

他说,在我的行为广为人知后,“ 我只收到了两条信息,指责我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 与我获得的很多支持相比,这两条信息微不足道。事实上,我还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来源:CN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