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1月27日 10:55

在拉脱维亚人即将走向投票箱之际,俄罗斯族人担心失去社会地位

9月 30, 2022

拉脱维亚周六举行的议会选举,可能会扩大该国人口占多数的拉脱维亚人与讲俄语的少数民族之间,在社会地位问题上日益加剧的裂痕。目前,拉脱维亚人对莫斯科入侵乌克兰普遍感到愤怒。

长达七个月的战争,已经促使该国总理 Krisjanis Karins 的中右翼联合政府,努力对公共生活中使用俄语做出限制。

这些努力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将是大选中的关键。在对国家认同和安全的担忧中,能源价格飙升和通货膨胀高企等问题,基本上都被推到了一边。

保守派国家联盟党副主席 Rihards Kols 本周告诉路透社:“ 在过去的 30 年里,(讲俄语的人)学习国家官方语言(state language)遇到了什么问题呢?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不想成为这个社会的正式一员。”

他的政党及其联盟伙伴,以及 Krisjanis Karins 的中间派新团结党,正在因对俄罗斯采取鹰派态度而从中受益。民意调查显示,新统一党赢得了最多的支持,约为 20%。

在莫斯科于 2 月 24 日入侵乌克兰(莫斯科称之为 “ 特别军事行动 ”)之前,拉脱维亚数以万计讲俄语的人,每年 5 月 9 日都会聚集在里加的一座纪念碑前,纪念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胜利。

在莫斯科入侵乌克兰后,他们的集会被禁止;位于该国首都中心的 84 米高的纪念碑,也被政府下令用推土机推倒。现在,主要由拉脱维亚族人组成的现政府,更愿意埋葬 1991 年以前属于前苏联一部分的社会记忆。

很多人以前可以观看的俄罗斯电视节目被禁止了,国家语言委员会已经提议重新命名里加的一条纪念俄罗斯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的中心街道,政府还提出将所有的教育教学语言改为拉脱维亚语,并迅速淘汰俄语教学的计划。

许多拉脱维亚人正在团结一致,支持这些变革。

但在拉脱维亚 190 万的总人口中,约占四分之一的俄罗斯族,他们中的许多人感到他们可能正在社会中失去地位。

社会学家 Arnis Kaktins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 许多俄罗斯族人目前在拉脱维亚没有心理归属(psychological comfort)。”

拉脱维亚人认为,在很大的程度上,它们的国家在 1940 年被并入苏联是一种非法吞并,将苏联 1945 年的胜利视为野蛮占领的延续,并将当代俄罗斯视为一种威胁。

社会学家 Kaktins 说,讲俄语的人倾向于认为,拉脱维亚是自愿加入苏联的,而俄罗斯,至少在乌克兰战争以前,还是一个友好的国家。

“ 在乌克兰战争之前,许多讲俄语的人对普京总统持非常正面的看法。然后,战争开始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打击。”

他说,许多俄罗斯族人现在拒绝与民意调查员交谈,表明他们对表达自己的立场感到不安。

拉脱维亚总理 Karins 说,他相信乌克兰战争巩固了他的国家。他说,如果他再次当选,这个国家的儿童都必须接受拉脱维亚语教育,从而把俄罗斯少数民族也融入进来。

里加一所学校的教师、俄罗斯文化协会(Russian Culture Society)的负责人 Jelena Matjakubova 认为,将俄语及其文化边缘化,意味着将加深两个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

“ 在社会需要团结起来的最关键时刻,他们突然开始推动一些最痛苦的问题,” 她告诉路透社。

她说,她的一些学生告诉她,他们正在计划在官方文件中把自己的民族改成拉脱维亚人,也有人想在毕业后到拉脱维亚以外的地方重新生活。

Jelena Matjakubova 说,现在,在公共场合她只说俄语,以抗议她认为的不尊重。她说:“ 如果我得到了礼貌的回应,我就改说拉脱维亚语。”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