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2月4日 13:24

精英阶层的公开不满意味着战场上屡遭挫折的普京正在深陷国内的危机

10月 8, 2022

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在努力应对其执政 23 年以来最严重的国内危机:该国精英阶层内部就谁应为乌克兰战场上的失败负责的争吵日益激烈和公开化。

自从 1999 年的最后一天叶利钦将克里姆林宫的最高职位交给他以来,普京在自己周围建立了一个由前间谍、商人和技术官僚组成的忠诚的新精英阶层,他们同意私下解决其所有的争端。

但是,一个前超级大国对小得多的乌克兰的羞辱性惨败,削弱了普京的权威,并加剧了莫斯科自上世纪 90 年代的混乱以来从未有过的危机感。而普京此前曾发誓要消灭这种危机感。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冷战历史学家 Sergey Radchenko 说:“ 普京的权威,正在因乌克兰战场的军事失败而受到侵蚀,而且能够非常真切地感觉到,在乌克兰的失利将致命地损害他的权威。”

“ 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以前从未身处如此严重的危机,但现在有一种严重的危机感,因为随着俄罗斯在战场上的地位日益恶化,普京的地位也在日益恶化。”

自 1999 年以来,普京经受住了一系列的危机——从 2000 年库尔斯克号核潜艇沉没、2002 年莫斯科剧院人质危机,到 2011 年至 2012 年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但是,都没有能够像在乌克兰的潜在失败这样具有威胁性。

普京将乌克兰战争描述为与西方更广泛的冲突。他说,西方在 1991 年苏联解体后羞辱了俄罗斯,现在正策划瓜分俄罗斯。

然而,这场战争已经在迫使普京投入大量的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资本。

而且,在很大的程度上,(其前景)要取决于俄罗斯今年冬天的表现。

政治咨询机构 R.Politik 的负责人 Tatiana Stanovaya 表示:“ 普京已经被这场战局掳为人质。” “ 2 月 24 日之后,他变得更加虚弱了。”

走向核战吗?

一个被严重削弱甚至绝望的普京,可能会将战争带到一个更加危险的阶段。因为他曾多次警告西方,任何对俄罗斯吞并领土的攻击都可能引发核回应。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 Maria Zakharova 周四对记者说,俄罗斯的立场——绝对不能打核战争——没有改变。

美国总统乔拜登本周表示,普京的核警告使这个世界比冷战时期古巴导弹危机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 “ 世界末日 ”。

然而,在其国内,普京也正在面临着精英阶层内部的不和,他们对他 2 月 24 日发动入侵乌克兰,以及 9 月 21 日该国发动二战以来的首次军事动员感到震惊,而此时,距离 2024 年总统大选还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

俄罗斯失去莱曼(Lyman)这个堡垒,使其吞并的卢甘斯克地区的西部区域受到威胁,这激怒了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和雇佣兵瓦格纳集团创始人叶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这两位亲密的强硬派盟友。

卡德罗夫和普里戈津嘲笑俄罗斯高级将领,称军队中充斥着裙带关系,高级军官应该被剥夺军衔,赤脚上阵以赎罪。

冷战历史学家 Sergey Radchenko 说:“ 卡德罗夫的批评可能反映了莫斯科内部私下里的权力斗争,而不仅仅是他个人在抒发见解(air his views)。”

绍伊古

公众对高级将领以及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的这种愤怒,给普京带来了一个问题:是冒着惹怒军队的风险,在战争中途解雇高层官员,还是要承担自背黑锅的风险?

绍伊古是普京最亲密的盟友之一,2012 年被任命为国防部长。两人经常一起到绍伊古家乡图瓦地区的森林和山区度假。

卡德罗夫批评的另一个焦点人物是俄罗斯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俄罗斯的任何核打击,都需要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的联合授权,包括任何可能的核武器补充和更换。

“ 精英阶层的裂痕越来越大,” 前克里姆林宫演讲稿主笔 Abbas Gallyamov 说。

“ 军队要想成功稳定前线,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总有一天,普京会身处既不能结束,又不能继续(的境地)。”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