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2月4日 12:29

西班牙研究:新冠封控对特定群体心理健康的危害尤为巨大

11月 6, 2022

本文是一篇科学研究简报,如果您没有兴趣阅读下去,可略去长文。作者的研究结论是:对于封控,妇女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那些报告在封控前身体健康状况良好的个体,其心理健康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与 65 岁以上的人相比,50-65 岁的人遭受(心理)恶化的程度更高;在所有年龄和性别群体中,独居者受到强制性封控的不利影响最大;从经济和精神健康的角度来看,也许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只封控 65 岁以上的人以及感染后最容易患上严重疾病的人;有选择地封控可以减轻将全部人口都关在家里而造成的经济损失。

在西班牙,为了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我们遭受了世界上最严格的封控措施之一。有一段时间,我们只被允许去超市、银行和药店。孩子们曾经有 58 天没有出过家门。大人们也不能像其他国家那样出去健身。而以前,我们从未面临过如此艰巨的任务。

我们的一个朋友几乎每天都会给我们打电话,问为什么孩子们不能出门,而狗却可以——动物的主人可以出门去遛它们。还有几天,她质疑为什么我们这些工作年龄段的人不被允许去上班。她有时会变得很紧张,说我们被关在没有露台的狭小公寓里,一天 24 小时与孩子们呆在一起,会发疯的。她已经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了。

她认为,隔离年龄较大和最易感染病毒的人是有意义的,并没有必要封控所有的人。她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有这种感觉的人。在那些日子里,一些年轻人通过即时通讯平台发送视频,呼吁 “ 只关老年人”,但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因为这一建议似乎是以贬义的方式提出的。然而,这果真的是一种有效的、且在道德上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吗?

为什么心理健康恶化了?

已经有一些报告显示,自大流行开始以来,人们的心理健康明显恶化了。但是,对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的分析少之又少:这是出于对疾病和传染的恐惧,并由此导致工作不稳定以及医疗保健系统的负担过重,还是直接由封控和保持社交距离(social alienation)造成的?

作为卫生经济学家,我们觉得我们有责任深化对这种精神健康恶化的理解。我们决定把关注点放在 50 岁以上的年龄段,尽管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这一群体极易受到社会隔离的影响,但对它们几乎没有任何研究。

我们的数据

为了进行这项研究,基于来自 16 个欧洲国家和以色列的 40501 人的样本,我们综合了三个数据的来源。

首先,我们使用了牛津大学 COVID-19 政府应对追踪系统(Oxford COVID-19 Government Response Tracker)提供的大流行应对政府指标。我们只关注那些旨在限制流动性和社会接触的指标。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构建了一个允许我们根据这些措施的严重程度对 17 个国家进行排名的指数。

其次是欧洲健康、老龄化和退休调查(SHARE)中的 COVID-19 问卷。通过这些数据,我们能够确定在大流行爆发后报告心理健康恶化的个体。尽管平均有 9.9% 的受访者报告失眠增加,但这一数字从丹麦的 4% 到西班牙的三倍多(13%)不等。其他两项心理健康结果也出现了类似的广泛变化。平均而言,焦虑和抑郁分别增加了 23.1% 和 18.7%。

最后,我们使用 2015 年的 SHARE 数据,来衡量大流行前 50 岁以上人群面对面互动的频率。

是封控导致的恶化吗?

我们使用了一个差分模型,我们认为它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欧洲老年人口健康状况的下降在多大程度上是由流动性限制的严重程度造成的,而不是其他因素。

研究结果证实,强制隔离确实会损害 50 岁以上人群的心理健康。其中,作为严格隔离的直接后果,失眠、焦虑和抑郁的发生率分别增加了 74.6%、39.5% 和 36.4%。

当我们把可能也影响心理健康的其他变量包括在内时,这些数字并没有变化,如接受调查的个人接触新冠病毒的情况(如,受感染的近亲属的人数)以及其居住国的总体发病率。

女性以及 50-65 岁年龄组的人受影响尤为严重

弄清楚封控对不同人群(根据性别、年龄等)的影响也很重要,我们得到了四个主要的结果:

  • 妇女显然受到了最不利的影响。
  • 那些报告在封控前身体健康状况良好的个体,其心理健康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
  • 与 65 岁以上的人相比,50-65 岁的人遭受(心理)恶化的程度更高。
  • 在所有年龄和性别群体中,独居者受到强制性封控的不利影响最大。

选择性封控是否可取?

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家曾经考虑过选择性封控的可能性,但最后决定封控所有的人口。也有一些国家,如土耳其、俄罗斯或菲律宾,只对 65 岁以上和 / 或有健康问题的人实行单独封控。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面对未来的大流行,按人口群体采取措施,对健康状况较差或更容易患重病的老年人进行封控限制,是很有意义的。此外,正如一些研究人员最近强调的那样,有选择地封控可以减轻将全部人口都关在家里而造成的经济损失。

总之,归根结底,我们的朋友似乎是对的:从经济和精神健康的角度来看,也许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只封控 65 岁以上的人以及感染后最容易患上严重疾病的人。显然,要使这种类型的限制措施在道义上具有可接受性,就必须有一套良好的措施,来支持被封控群体的精神健康和社会心理福利。

来源和作者:The Conversation / Ariadna Garcia-Prado,Paula González & Yolanda Rebollo Sanz;编译:POLAR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