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1月30日 18:31

俄罗斯撤退赫尔松的计划对基辅来说是一把双刃剑

11月 11, 2022

在俄罗斯宣布计划从乌克兰南部地区的第聂伯罗河西岸撤军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在向全国发表的讲话中,几乎没有流露出任何松口气的迹象。

除了怀疑俄罗斯可能在为他的军队布下陷阱以外,他在周三晚上低落的神情,可能反映出这是一个西方军事和外交人士所说的基辅的忧喜参半的时刻。

如果它真的发生了,计划中的撤退在某些方面可能会让俄罗斯军队好过一些,但对乌克兰来说会更加艰难。

“ 一方面,这显然是乌克兰的一次胜利,也是一个俄罗斯严重软弱(big weakness)的迹象,” 最近从乌克兰回国的波兰军事分析人士 Konrad Muzyka 说。

(俄罗斯的)撤退将使乌克兰军队更加接近被莫斯科 2014 年吞并的黑海半岛克里米亚——基辅说它的目标是要收复该半岛——并且似乎也将终结俄罗斯向西开拓一条通向乌克兰其他沿海城市或摩尔多瓦的陆地走廊的梦想。

但 Konrad Muzyka 说,撤退也是俄罗斯做出的唯一正确的军事决定,因为其在第聂伯罗河西侧的部队不仅太过暴露,目标过大(over-stretched ),而且保障也不力,他认为这种状况是不可持续的。

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陆战高级研究员 Ben Barry 指出,俄罗斯上个月任命 Sergei Surovikin 将军为俄驻乌克兰总指挥官后,其战略中出现了他所谓的 “ 现实主义 ” 的元素。

Ben Barry 说:“ 这绝对是一个转折点,但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输了,乌克兰赢了。” 他表示,如果莫斯科能够重新集结,发动新的攻势或发动决定性的反击,它仍然有能力掌握主动权。

羞辱性撤退

俄罗斯宣布其撤退计划时精心设计、直截了当的方式,与它此前的两次重大撤退——3 月从基辅和 9 月从东北部的哈尔科夫地区——的方式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时,俄国防部在其部队被击退后,谈到了 “ 善意的姿态 ” 和战术的 “ 整编 ”。

这一次,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和直言不讳的苏罗维金在国家电视台上宣布这一消息时都承认,俄罗斯在赫尔松的地位已经无法维持。

作为俄罗斯总司令长官,普京总统的缺席引人注目。一些分析人士说,此举是为了让他远离这个克里姆林宫决意让军方面临的艰难的决定。

不管在军事上有什么可能的好处,撤退对俄罗斯的政治和军事领导层来说,都将是一场耻辱性的失败。

作为莫斯科方面所称的 “ 特别军事行动 ” 正遭遇严重挫折的最新迹象,这次撤退意味着其将把赫尔松这个由凯瑟琳大帝在俄罗斯帝国时代建立的城市归还给乌克兰。

赫尔松是莫斯科自 2 月 24 日入侵以来,其军队付出巨大代价占领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地区首府城市。就不久之前,在普京宣布吞并赫尔松和其他三个地区后,这座城市还贴满了广告标语,宣称它将永远属于俄罗斯。

冬季的整编

考虑到乌克兰已经破坏或摧毁了横过第聂伯罗河的所有桥梁,莫斯科不得不依靠夜间渡轮,在乌克兰火箭弹的射程范围内,将其军队(估计有 3 万人左右)撤退到河东岸,但这并不容易。

目前,尚不清楚俄罗斯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进行撤退,也不清楚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会试图让乌克兰付出什么代价。而乌克兰担心重新夺回的是一座布满陷阱的城市,而且第聂伯罗河上的一座大坝还可能会被炸毁。

但是,如果俄罗斯军队带着完好无损的部分装备,真的能成功抵达东岸,那么他们就能利用河的天然屏障,在已经挖好战壕的一侧布防,同时将赫尔松城置于自己炮兵的射程之内。

届时,缺乏能够运输军事装备的安全的桥梁将成为乌克兰面临的问题。

Muzyka 和 Barry 都表示,撤退到第聂伯罗河东岸,可使俄罗斯缩短必须防守的前线,并释放更多的部队。

英国前驻莫斯科大使 Anthony Brenton 表示,俄罗斯为最终撤出第尼伯罗河西岸做准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它显然希望争取时间,以便在冬季整编。

Anthony Brenton 说,尽管遭遇了许多挫折,俄罗斯仍然希望能够牢牢抓住 Anthony Brenton 认为的俄罗斯最为在意的克里米亚,开辟出一条连接克里米亚与俄罗斯的陆地走廊,继续从乌克兰获得克里米亚所需的水源,并 “ 尽可能多地占领 ” 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

Anthony Brenton 说:“ 我猜想,在高层,他们会非常希望看到一个能让其大致保持现状的结果,但他们不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他说,他相信俄罗斯人明白,他们最终需要达成一项协议,尽管这种前景,目前来看还很遥远。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