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1月27日 09:52

拉脱维亚苏维埃时代纪念碑:是留下,还是应该被拆除?

11月 25, 2022

苏联统治时期在拉脱维亚树立的纪念碑,目前是这个国家各界激烈辩论的中心。尽管几个月该国前刚刚实施的一项法律,已经允许有系统地拆除其中的许多纪念碑。

其中一些纪念碑,代表了记录某些历史事件的纪念地,但也有一些仅仅是苏联时代的宣传符号。由于对其邻国俄罗斯的扩张主义感到不安,拉脱维亚投票通过了这项要求各市政委员会,必须拆除美化苏联政权的纪念碑的法律。

但是,位于墓地、包含人类遗骸或被评估为文化地标的纪念碑仍然受到保护。不过,在与白俄罗斯和俄罗斯接壤的地区,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

在 Daugavpils,有三座大型的苏联纪念碑,并且居住着相当多的俄罗斯族人。由于被政府专家称为 “ 宣传场所 ”, 一座向世界大战苏联士兵致敬的纪念碑已经被确定必须拆除。

这一决定,让许多讲俄语的当地人感到沮丧,其中包括 Daugavpils 市议会成员 Igor Prelatov。

“ 士兵就是士兵。战争使事情变得清晰。发生了什么,就是什么。这座纪念碑是为了感谢他人而建造的。如果我们回到历史,这是谁的领土……可能会有很多讨论,我们可以无休止地讨论。但在我看来,拆除这些纪念碑,就等于我们抹去了历史。”

这座城市有一座著名的苏联纪念碑,肯定会逃脱被拆除的命运,因为其中有人类遗骸。但即使在这里,当地的历史学家也有不同的观点。

Henrihs Soms 是 Daugavpils 的历史学教授。

“ 这座纪念碑本身并没有引起社会的分化。导致分化的,是这个纪念碑如何被不同的团体和政治组织所利用。”

该纪念碑也是这座市的旅游景点之一。当地导游 Vika Valuyeva 认为,无论看起来多么极端,也(不一定必须)破坏苏联的地标性建筑物,因为总是有替代方案的。

“ 我们可以重新粉刷,或者让它成为一件艺术品。我们建议刷成彩虹色,至少这样我们的小镇就能够永远有彩虹了。”

虽然记者采访的许多当地人似乎都反对拆除这些纪念碑,但也有些人,比如 Daugavpils 音乐学校校长 Aivars Broks,就明确表示希望看到它们被拆除。

“ 我们越早清除它们越好。至于认为一些纪念碑,可能美化了占领,而另一些则不是……这太荒唐了。苏联政权是自愿来到这里的,并留下了 “ 我们到此一游(we are here) ” 的标志。因此,我认为它们必须被移除。”

但在该国首都里加,情况就大不相同。最近几个月,当地政府毫不犹豫地拆除了仅存的几座苏联纪念碑。

当局说,拉脱维亚最大的二战纪念馆,已经变成了怀念拉脱维亚苏联历史的人,以及最终成为亲俄极端民族主义者的聚会场所。

里加市长 Martins Stakis 说,里加不希望再有任何极权主义的象征物,尤其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

这位市长表示, 最初的想法是,重新命名它,或赋予其不同的意义。但是,普京发动对乌克兰的战争以后,民众开始捐款,以拆除这座纪念碑。

一些被认定为历史或文化地标的纪念碑,可能会最终被安置在占领拉脱维亚博物馆。这种做法,有助于揭示纳粹和苏联统治拉脱维亚这个国家的(历史)背景。

占领拉脱维亚博物馆的顾问 Gints Apals 说:“ 这些纪念物总是在冒犯受害者。而受害者就在我们中间,幸存者就在我们中间。当这些人看到苏联士兵挥舞武器的人物和雕像时,他们会作何感想?”

拉脱维亚各地的议会已经提交了数十个纪念碑,供他们在博物馆收藏或展览。每一个都经过了仔细的考量,但正如 Gints Apals 解释的那样,这可能是一个痛苦而复杂的过程。

“ 你看到的这个,非常、非常友善,多好的一张脸,但实际上,这个人是个恐怖分子这个恐怖分子,在 1943 年杀害了平民,其中还包括儿童。但我个人支持把它放在博物馆里。因为这座小纪念碑背后的故事,非常特定(precise)和个人化。”

乌克兰冲突激起了全国各地的亲俄和反俄情绪,似乎已使这场辩论进一步复杂化。

Aizkraukle 这个小镇有一座苏联生活方式博物馆,甚至连厕所都是那个时期的。

该博物馆馆长 Dzintra Cepure 认为,这样的文化空间,有助于为正在进行的全国辩论提供解决方案。

“ 我认为老一辈人更担心这些纪念碑的问题,他们更想要摆脱它们。年轻的一代就不太了解那个时代。”

“ 这些纪念碑的背景,对他们来说是难以理解的。所以我认为,作为极权主义艺术的例子,它们确实可以被保存在一个空间里,我们可以带着游客,为他们进行背景的讲解。”

来源:EURO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