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07:08

中国新的一波新冠病毒感染浪潮对欧洲意味着什么?

12月 30, 2022

在意大利引入新冠病毒强制检测后,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认为,对来自中国的旅客进行筛查,并执行旅行限制措施是 “ 不合理 ”。

尽管在中国放松限制后,欧洲大陆对新冠病毒感染可能再次激增保持高度警惕,但到目前为止,欧盟拒绝与意大利一道,实施旅行措施。此外,欧洲的一些传染病专家提出了几点理由,说明为什么没有必要担心中国的感染病例激增,以及为什么意大利的做法实际上可能具有破坏性。

尽管如此,一些欧盟领导人仍在考虑采取新措施,以遏制来自中国的感染。据《费加罗报》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周三表示,他已要求政府采取 “ 适当措施 ” 保护人民。

然而,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意大利总理 Giorgia Meloni 证实,迄今为止测序的样本都与长期占主导地位的奥密克戎变种有关,该国尚未发现任何有关病毒的突变。

那么,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对欧洲构成重大的威胁?旅行措施是审慎的,还是政治上的矫枉过正?以下是你需要了解的。

我们是否要重新启动欧盟范围内的限制措施?

不。至少不是现在。

来自欧盟 27 个成员国以及欧洲经济区(EEA)国家的部长们,没有表明这(重启限制)会很快发生。

欧盟卫生安全委员会与欧盟委员会、ECDC 和世界卫生组织周四举行会议,讨论了避免另一场新冠危机所需的措施的问题(如果有的话)。

现在的答案是,让我们继续讨论。

欧盟委员会卫生暨食品安全总署在闭门会议后发推文称:“ 各国协调应对严重的跨境健康威胁至关重要 ,” “ 我们需要联合行动,并将继续我们的讨论。”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它将 “ 继续推动成员国之间的讨论,并随时准备在必要时召开进一步的会议。”

欧洲传染病专家机构 ECDC 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该机构在发给 POLITICO 的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 评估表明,在一个(10-14 天)的时间窗口内,旅行措施是有益和合理的。” 这意味着,(该时间窗口)正好处在大流行开始或新变种出现的时候。

ECDC 表示:“ 另一方面,较长的旅行措施也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 比如,经济影响和歧视。

中国的新冠疫情是否会导致欧洲新一轮的病例激增?

可能不会。这是因为就该变种而言,中国已经落后于全球的新冠感染曲线。

伦敦帝国学院的病毒学家 Tom Peacock 说:“ 因为中国的变种病毒曾经在世界其他地方出现过,但现在消失了,它们再从中国回来,并引发疫情的威胁是相当不可能的。” 他指出,虽然它们大多与奥密克戎变种有关,但与欧洲已流行的亚变种相比,这些亚变种 “ 不太适合 ”,因此它们将无法与今天的毒株竞争。”

换而言之,ECDC 表示,目前在中国观察到的变种 “ 对欧盟 / 欧洲经济区公民的免疫反应不具挑战性 ”。

此外,与欧盟国家目前的每日病例数量相比,从中国输入病例的相对数量较低。

中国的激增会带来一种令人讨厌的新变种吗?

根据法国病毒学家 Bruno Lina 的说法,这也是不太可能的。事实上,他甚至向《回声报》(Les Echos)形容这是一种 “ 幻想 ”。

这是因为正是免疫的压力,才导致可以躲避抗体的病毒的进化。 他说:“ 但在中国,没有免疫压力,” 他指的是以前的感染水平很低。

他说,在这一波疫情爆发之前,只有约 2% 的中国人口被感染过,约 60% 的人接种了疫苗,其中相当部分是中国科兴的疫苗,该疫苗被证明不如 mRNA 疫苗有效。

不过,世卫组织欧洲区域主任汉斯·克鲁格(Hans Kluge)则更为谨慎。

他告诉 POLITICO:“ 我们还不能自满。” “ 我们知道,在疫苗接种覆盖率低于最佳水平的任何地方的大规模人群中,病毒的广泛传播都是出现令人担忧的新变种的危险因素。”

欧洲准备好应对更多新冠疫情了吗?

目前,这是有争议的。

随着季节性流感、呼吸道合胞病毒和甲型链球菌以及新冠肺炎等呼吸道疾病病例的激增,许多国家的卫生系统都在全力运转。

但是,新冠感染的住院率仍然相对较低。

欧洲疾控发言人说:“ 欧盟的卫生保健系统目前能够管理新冠病毒感染。” 并指出欧洲公民有 “ 相对较高的免疫和疫苗接种水平 ”。

但它们可能需要更高。在一条推文中,世卫组织克鲁格敦促世卫组织欧洲地区的所有 53 个国家 “ 重新开展疫苗接种工作 ”,并补充说 “ 当前的全球形势凸显了其紧迫性 ”。

他还敦促各国审查并补充药物供应,如抗生素青霉素、新冠病毒疫苗和抗病毒药物。他在推特上说:“ 整个 @WHO_Europe 区域的基本药物库存都在减少。”

世卫组织发言人强调了基因测序的重要性,(这一做法)可以使该地区及早发现任何可能危险的变种。这位发言人说:“ 关键问题是要一如既往地确保强有力的基因组监测,以便在早期阶段发现病毒的任何可能变化,并相应地修改我们的干预措施。”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