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1月28日 14:56

中国已经抛弃该国领导人标志性的清零政策,那么,现在发生了什么?

1月 2, 2023

在实施了多年以严厉的封控、强制群检和重大的旅行限制为特征的清零政策之后,中国正在迅速地走向开放。然而,随着国际旅行的恢复,以及地缘政治上,一些国家对来自中国的航空旅行的限制,这一重大的政策转变,可能会给中国带来更为复杂的局面。

美国、英国、意大利、印度、以色列、西班牙、加拿大、韩国和法国都在对来自中国的航空旅行实施某种形式的限制;这通常意味着,从中国出发前往其中一个国家的乘客,如果没有检测呈阴性的结果就不能登机,或者在西班牙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完整接种疫苗也不能登机。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如果没有准确的病例数、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等数据,就很难制定有关传染病的政策。而中国自去年 12 月抛弃其动态清零政策以来,一直未能收集和共享这些数据。

目前,判断政策的转变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还为时过早。尽管中国当前似乎正在经历一波重大的感染浪潮,但这并没有导致该国以外的重大感染。事实上,由于中国的航空旅客没有经历过多次的变种感染波,他们可能更容易受到感染。

再者,我们并没有掌握充分的科学证据,以支持旅行限制。乔治梅森大学沙尔政策与政府学院(Schar School of Policy and Government at George Mason University)生物防御项目助理教授 Saskia Popescu 通过电子邮件告诉 VOX:“ 在这场大流行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在全球范围内,拼凑式的应对,对遏制这种疾病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 此外,旅行禁令和检测要求也并不是十分有效,因为它们忽视了边界漏洞百出的性质以及疾病传播的现实,而且,这些措施是被动的,而非预防性的。”

在去年 11 月因严厉封锁和强制检测而遭遇广泛的抗议后,中国国家主席逆转了其标志性的政策。尽管习近平的政府在当月早些时候宣布了一项 20 条的计划来放松这些限制,但抗议活动(其中一些要求他下台)似乎加速了其政策的瓦解。

之后,这项被称为 “人民至上和生命至上 ” 的政策迅速土崩瓦解,随之而来的是病例大幅上升,医疗体系因挤兑而高度紧张。

英国疫苗和免疫联合委员会主席 Andrew Pollard 周六告诉 BBC:“ 我认为,我们应该关注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 在这个国家,目前新冠病毒在大量的传播,其中就有人际传播能力极强的奥密克戎变种。而中国人以前没有经历过新冠病毒感染浪潮……所以,我们预计会发生大量的感染。”

根据官方的记录,自大流行开始以来,中国仅有 5000 多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Andrew Pollard 承认,如果这个数字只计算那些没有任何其他潜在疾病的死亡人数,那是可能的。但他说,如果包括(有基础病的)死亡病例,数字可能要高得多,而且随着该病毒感染的蔓延,患病的人数还会继续上升,尤其是在不太可能接种疫苗的中国老年人群体中。

来自中国的报道已经表明,由于新冠感染病例的增加,医院系统陷入困境,火葬场和殡仪馆也因遗体的大量积压而不堪重负。

正如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的中国政治专家 Victor Shih 告诉《纽约客》杂志 Isaac Chotiner 的那样,放弃清零政策可能是一个复杂的决定,其动机是国内的经济和就业问题,以及普遍的不满和抗议。然而,习近平将不得不面对他的这一决定所带来的影响——他主导和吹嘘了三年的严厉封锁,以及中国重新开放后可能出现的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的浪潮。Victor Shih 说,这种影响可能意味着会发生更多像去年 11 月那样的抗议活动,而且很可能会加剧中国境内外对其经济和治理模式的疑虑。

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中国问题专家 John Delury 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 公众信任正受到某种程度的严重损害。”“ 我们可能不会看到这种做法的直接影响。但它正在进入公众对其政府能力的考量。这是习近平第三个任期的最糟糕的开始。”

清零政策的终结,也意味着国家层面对疾病实施监测的结束。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社会学和中国政治学教授 Yang Zhang 去年 12 月就中国新冠感染病例的跟踪问题发推称:“ 我认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中国政府没有能力以日为单位,对各省市的感染数据进行归集、建模和评估。在突然开放之后,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这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如此。于是,它们就这么放弃了。”

如果没有关于疫苗效力、感染、住院和死亡的充分信息,就很难模拟疾病的可能传播方式,并围绕如何缓解疾病的蔓延来制定明智的政策——因此,现在才有了对空中旅行的拼凑式的限制。

乔治梅森大学 Saskia Popescu 教授说:“ 我们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盲目飞行,但这也是我们在美国面临的一个问题,因为 CDC 改变了社区传播水平的阈值,检测中心关闭了,而且家庭检测也无需报告。”“ 最终,这应该是一个教训,因为,如果数据不完整,我们就无法真正解决感染爆发或大流行。”

意大利已经对来自中国的航空旅行者实施了检测限制,并鼓励其他欧盟国家也这样做;法国和西班牙也实施了类似的限制,但欧盟总体上迄今为止仍拒绝这样做。Popescu 说:“ 在欧洲这样一个国家之间的陆路旅行相当轻松的地方,对来自一个国家的旅客进行检测并不能有效地遏制疾病。” 此外,她说,“ 这种检测是被动的 ”,而不是主动的——意大利是在 12 月 26 日抵达米兰的航班上发现病例后,才决定实施检测的。

意大利检测计划的一个积极迹象是,似乎没有发现来自中国的新变种,这意味着据研究人员所知,被感染的中国旅行者对美国人口的风险,并不比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国公民更大。

Popescu 说,尽管这个世界比 2020 年更有能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但为应对中国重新开放而采取的各种限制措施仍然表明,世界以统一、一致的方式应对大流行的能力存在重大缺陷。新冠病毒感染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局部流行;像中国重新开放以及新的疾病变种和感染浪潮的可能性, “ 应该提醒我们,全球健康、疫苗公平和伙伴关系在积极的公共健康干预中具有重要的意义 ”。

来源:VOX.COM;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