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1月28日 14:44

俄占区的乌克兰人被迫与乌克兰作战:普京是如何将护照武器化的

1月 4, 2023

想象一下,作为乌克兰人,你仅持有一本俄罗斯护照。然后,被征兵入伍,与你的祖国(乌克兰)作战。

这就是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目前所面临的现实。有人说,(俄罗斯的)做法构成了战争罪。

去年 2 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欧洲国家纷纷张开双臂,对寻求庇护的乌克兰人给予了最真诚的欢迎。但当俄罗斯 9 月份宣布局部动员,并促使成千上万的人为避免被征兵而逃离时,最初欢迎难民的国家(对是否也欢迎俄罗斯人)变得犹豫不决起来,或者索性关闭了对俄罗斯人的边境,从而在欧盟引发了一场关于各国应当如何——以及是否应当——为逃离动员的俄罗斯人提供庇护的辩论。

然而,被征召的难民不全是来自俄罗斯,他们许多人来自被俄罗斯占领的(乌克兰)领土。近十年来,俄罗斯一直都在其占领的乌克兰的大片领土上发放自己的护照,同时加大获得或更新乌克兰公民身份的难度。

随着(俄乌)两国之间血战的推进,乌克兰公民现在发现,他们可能会被俄罗斯、乌克兰或者两国征召,而无法证明他们实际上是其中任何一方的公民。

在有争议地区大规模地归化公民,即所谓的护照化,不仅仅是谁必须在哪支军队中作战或越过哪条边境的问题。乌克兰副总理兼临时被占区重新整合部部长 Iryna Vereschuk 说,将乌克兰公民随意地、大规模地变成俄罗斯人,是一种战争罪行。

她告诉 POLITICO 说:“ 日内瓦公约明确禁止强制为被占领区居民颁发护照。”“ 这一行为应当被记录为战争罪。”

被迫成为俄罗斯人

Ernes 是一名汽车销售员,为了逃避俄罗斯 9 月份的局部动员,他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为了保护身份,他们变更了名字),离开克里米亚前往格鲁吉亚。这家人是克里米亚鞑靼人。这是一个在苏联统治下被驱逐出克里米亚的土著少数民族,在 20 世纪 90 年代铁幕瓦解后,他们又回到了自己的家园。克里米亚鞑靼人基本上都反对俄罗斯的吞并,并因此受到了严厉的压制;与俄罗斯领土上的许多少数民族一样,局部动员也在不成比例地针对他们。

Ernes 并不是唯一一个想要逃离的人:从俄罗斯到格鲁吉亚的边境,已经人满为患。Ernes 和家人被迫在路边露营了好几天,最终才通过行贿,跨过了 16 公里长的等候车队。

但是当他们最终抵达格鲁吉亚一侧时,他们遇到了一个行政上的障碍。与许多欧洲国家一样,格鲁吉亚边防局已经开始拒绝俄罗斯人入境。Ernes、他的妻子和大一点的孩子持有乌克兰护照,而 3 岁的 Emil 只有俄罗斯出生证明。边境当局认为,这家人可以入境,但前提是他们必须留下最小的孩子。

“ 他们说,‘ 把他留在那里。’ 就好像他是一个手提箱,’” Ernes 后来告诉他的岳母。

为了走到这一步已经花了一大笔积蓄的这家人,不得不调头,重新返回克里米亚。

成千上万持有俄罗斯或失效乌克兰证件的乌克兰人,最终陷入了类似的境地。据现在设在基辅的克里米亚鞑靼人代表机构 Mejlis 称,大约 2500 名逃到哈萨克斯坦的克里米亚鞑靼人——哈萨克斯坦允许任何持有俄罗斯证件的人入境——已经在当地向乌克兰领事馆申请了乌克兰文件,以便可以继续旅行。

专家们表示,强迫护照化是俄罗斯在对其 “ 近邻 ” 的战争中,蓄意为之的被武器化的一种外交政策做法。

俄罗斯的护照化政策,始于 2002 年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的领土,随后又于 2014 年在乌克兰故技重施。通过护照化政策,人口不断下降的俄罗斯增加了数百万新人口,同时也破坏了目标国家的主权,并为俄罗斯的入侵和占领提供了虚假的理由。

俄罗斯在 2014 年非法吞并克里米亚后,自动将 200 多万当地人转变为俄罗斯公民,而且只给他们 6 周的时间,以决定是否拒绝接受新护照。即使是那些已经离开克里米亚的人,比如,Olha Skripnik——一位人权活动家,现在是基辅克里米亚人权组织(Crimean Human Rights Group in Kyiv)的负责人——也发现自己是俄罗斯公民,而这违背了他的意愿。

2016 年,俄罗斯规定,没有俄罗斯的护照,就不能在克里米亚获得医疗、教育或强制性医疗保险。2020 年,俄罗斯又禁止非俄罗斯人在克里米亚大部分地区拥有房产。Skripnik 告诉 POLITICO,当有人试图离开克里米亚前往乌克兰大陆时,俄罗斯边防人员会要求他们出示俄罗斯护照,有时还会没收或损坏其乌克兰护照。

自 2014 年以来,俄罗斯一直控制着乌克兰东部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地区的两个准共和国。2019 年,俄罗斯为乌克兰人开辟了获得俄罗斯护照的快速通道。大约 50 万来自这两个极度贫困、国际社会不承认的所谓共和国的乌克兰人获得了俄罗斯的护照。凭借俄罗斯的护照,他们就可以在俄罗斯工作和学习。

在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之前,克里姆林宫曾多次将乌克兰东部所谓的 “ 对俄罗斯公民的种族灭绝 ” 作为侵略的理由。

2022 年 5 月,俄罗斯开始在乌克兰南部占领区(包括赫尔松和马里乌波尔)推行护照化。尽管据报道,申请人数很少,但俄罗斯已经加大了压力,比如将人道主义援助或在卫生或教育部门的工作与持有俄罗斯护照挂钩。

从 2014 年起,被占领区的乌克兰公民如果前往乌政府控制的地区旅行,就可以更新或申请乌克兰文件。但是,这一过程,既漫长,又昂贵且不可预测——例如,根据克里米亚的俄罗斯出生证明而签发的乌克兰出生证明,必须经法院批准。

随后到了 2020 年,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爆发而带来的旅行限制,使得前往乌政府控制区的旅行变得几乎不可能。

这意味着,从 2014 年至 2022 年的 8 年间,被占领区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要么证件已经失效,要么根本就没有乌克兰证件。

逃离被占领区

在俄罗斯宣布局部动员后不久,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呼吁乌克兰人离开被占领区,以逃避俄罗斯的征兵。但是后来,这些乌克兰人,要么被困在了无人地带——被允许离开俄罗斯,但不得进入下一个国家——要么在哈萨克斯坦等国,申请新的乌克兰文件,并花光了钱财。

去年 9 月下旬,克里米亚鞑靼人代表机构 Mejlis 接到了数百个寻求逃离的克里米亚鞑靼人绝望的求助电话。

Mejlis 负责人 Refat Chubarov 表示:“ 我们一直在昼夜不停地解决这个问题。”

乌克兰领事馆可以为没有有效证件的公民发放进入乌克兰的临时许可,并申请新证件。但出生证明并不足以证明身份,而来自克里米亚的年轻人往往只有俄罗斯护照或乌克兰不承认的其他文件。

Skripnik 说:“ 现在全面战争已经开始,那些试图离开的男子,尤其是那些 18 到 20 岁左右的男子,会有很多麻烦。”

俄罗斯还将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由新占领区驱逐到克里米亚和俄罗斯——往往打着不让他们参战的幌子-——然后,将获得俄罗斯的援助和福利与拥有俄罗斯护照挂起钩来。

这些人几乎不太可能证明他们实际上是乌克兰人。

31 岁的克里米亚鞑靼人 Usein(化名)说,在欧洲,持有克里米亚的俄罗斯护照是个大问题。Usein 去年 9 月为了逃避兵役,离开了克里米亚。他使用克里米亚签发的俄罗斯护照过境并离开俄罗斯,然后,用过期的乌克兰护照设法通过拉脱维亚进入欧洲。他说,他看到有人被拒绝入境,理由是他们是选择居住在被俄罗斯占领的克里米亚的俄罗斯逃兵。

Usein 说:“ 这是最大的问题,因为他们只是选择让谁进来,让谁不进来。”“ 他们的理由是:‘ 你有俄罗斯护照和公民身份。在克里米亚待了 8 年,你干了什么?’”

Usein 去了波兰,他说他在那里得到的大多是同情和帮助。但一名帮助乌克兰难民的志愿者也告诉他,他是叛徒,因为他一直呆在克里米亚,没有更新乌克兰护照。Usein 说:“ 我解释说,我只是获得了俄罗斯的国籍,我离开那里只是因为动员。”“ 克里米亚是我的家乡。为什么我应当早一点儿离开? 我现在也不想离开。我只想生活在我的家乡。”

除了证件方面的困难,由于担心他们可能会从一支军队逃到另一支军队,许多难民也根本不想在战争期间返回乌克兰。

Mejlis 负责人 Refat Chubarov 说:“ 他们躲过了俄罗斯的动员,只是想为自己和家人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如果他们回到乌克兰,就可能会被征召入伍。”

当 Usein 向乌克兰驻华沙领事馆提出申请时,他被告知,必须返回乌克兰,才能办理新的护照。

“ 他们直接告诉我,‘ 去基辅吧,你为什么来这里?’” 他说。“ 但是,如果我去那里申请新的证件,我就不能再离开了。”

乌克兰的戒严法禁止大多数 18 岁至 60 岁的男性离开该国。

人质还是通敌者?

在波兰找不到工作的 Usein,目前正在比利时等待领事馆确认他的乌克兰身份。他住在一家为寻求庇护的移民提供的招待所里。

在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边境被拒入境的 Ernes ,不得不与家人一起再次返回克里米亚。Chubarov 说,许多向克里米亚鞑靼人机构 Mejlis 求助的人,已经穷尽了选项和金钱,并已返回家乡。

Usein 说:“ 80% 抵达欧洲的人,如果在证件上遇到这些问题,就会转身回去。”

有传言称,俄罗斯将在 2023 年初宣布总动员,这意味着,那些不得不返回的家乡人,最终可能会进入俄罗斯军队,与自己的人民作战。

与此同时,乌克兰也呼吁欧洲将俄罗斯人拒之门外,称逃避兵役并不等于反对战争。

2022 年 9 月,欧盟暂停了对俄罗斯公民的便捷化签证协议。同年 10 月,波罗的海国家、芬兰和波兰禁止俄罗斯游客入境,并呼吁在全欧盟范围内实施该禁令;而斯洛伐克和捷克已在 9 月停止向俄罗斯人发放人道主义签证。

但 Chubarov 认为,那些别无选择只能拿俄罗斯护照的克里米亚人,应该受到与俄罗斯人不同的待遇。“ 如果他们来自克里米亚,就不会构成威胁,” 他说。

然而,界定谁是威胁,并惩罚与俄罗斯的合作,仍然是一个棘手的问题。Skripnik 说:“ 乌克兰特种部队需要与欧洲同行分享有关信息,以了解谁犯了叛国罪,谁在为俄罗斯联邦工作。”

乌克兰议会正在考虑通过一项关于通敌的法律草案,该草案将强迫或帮助他人获得俄罗斯护照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但乌克兰副总理 Vereschuk 说,持有俄罗斯护照本身不应成为起诉的理由,而那些试图逃避俄罗斯动员的人应该得到帮助。

“ 他们是人质,不想打仗,所以我们不认为他们是罪犯,而是想要回来的乌克兰人。”

Vereschuk 最后说:“ 我们想帮助这些人。”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