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07:01

在中国,要想获得辉瑞抗病毒药 Paxlovid 相当不易

1月 16, 2023

上个月,当 Li 某患有糖尿病的 83 岁父亲开始咳嗽,并抱怨身体疼痛时,这位北京市民开始焦虑地寻找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药物,以防他的父母被这个已经席卷整座城市的病毒所感染。

当时,他听说辉瑞公司的抗病毒药物 Paxlovid 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但患者只有在入院时才能得到处方,而且只有在药物有库存的情况下才能得到。

Li 某说,他们去的第一家医院做的 CT 扫描显示,其父亲肺部已经被感染,但由于没有床位而被拒绝入院。由于事件的敏感性,这位北京市民只透露了自己的姓氏。

在给家人和朋友疯狂地打了两天电话后,一位联系人终于在另一家医院为他们找到了一个床位,但只有在进一步进行抗原检测和第二次 CT 扫描后,医院才同意开药。

尽管他的父亲住进了重症监护室,但 Li 某担心,在得到有效的治疗之前,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 我不确定 Paxlovid 能否帮助他。我认为这是因为当他开始服用该药物的时候,已经感染生病了一周,” Li 某在 1 月 12 日告诉路透社。

“ 现在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也只有祈祷了。”

同一天,他的父亲去世。

Li 某的经历、当地媒体的报道以及网上的帖子,都证明了在中国通过官方渠道获得 Paxlovid 所面临的困难。

Paxlovid 是中国政府批准的为数不多的国外口服治疗药物之一。一项临床试验发现,它可以将高危患者的住院率降低约 90%。

尽管 Paxlovid 于去年 2 月获得中国批准,但在去年 12 月该国政府开始解除其严厉的封锁政策,新冠病毒感染开始迅速蔓延之前,该抗病毒的药物在中国几乎没有被使用过。

尽管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 Albert Bourla 上周表示,去年已经向中国运送了数千个疗程的 Paxlovid,过去的几周又运送了数百万个疗程,但中国政府承认,Paxlovid 的供应仍不足以满足需求。

辉瑞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辉瑞正在积极地与中国当局和所有利益相关方合作,以确保 Paxlovid 在中国的充足供应。我们仍然致力于满足中国患者的治疗需求,并与中国政府合作。”

为了应对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中国还批准了默克公司的新冠病毒抗病毒药物,并正在审查日本盐野义(Shionogi)制药开发的一种治疗药物。

在中国,Paxlovid 今年 3 月底之前暂由国家医保覆盖,这意味着患者理论上只需要支付 198 元,这是其通常价格的十分之一。

但中国没有提供存量药品以及何处可以购买的数据,迫使大多数患者依靠媒体的报道、口口相传,甚至通过灰色市场中未经授权的渠道来购买。

鉴于新冠病毒感染的浪潮中需求的激增,那些设法找到供应渠道的人最终往往要支付高昂的价格。

据中国官方媒体《广州日报》报道,广东和睦家医疗保健医院的患者需要支付 6000 元的健康检查费用,才能在该医院获得价格为 2300 元的 Paxlovid。

该医院没有立即回复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去年 12 月,英国健康数据公司 Airfinity 估计,未来 5 个月,中国将需要 4900 万个疗程的辉瑞新冠感染治疗药物,仅 1 月份就需要超过 2200 万个疗程。

辉瑞公司的这款药物也可以通过在线平台以 2170 元的价格凭处方购买,但通常在开放后几秒钟内就会售罄。

另有几人向路透社描述了他们如何转向灰色市场购买 Paxlovid。一些人是为了用于生病的亲戚,也有一些人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中国南部海南省的居民 Chen Jun 说,他是从一个商业伙伴介绍的供应商那里购买到 Paxlovid 的,据其商业伙伴介绍这种药来自香港。

1 月 2 日,Chen 花了 2 万元为其患有癌症的年迈的父母买了两盒,他说有些人甚至花了两倍的价格。

他说:“ 一旦你的家人有需要,你就会觉得便宜,因为现在无论如何,都比去医院好。” “ 我知道有人花了 2 万元,才买到一盒这种药。”

另一位自称 Ray 的买家说,他设法从美国买到了两盒,那里的供应仍然充足,在网上问诊后就可以获得医生的处方。

他说:“ 简单而又直接,他们不问问题,” 在网上买到后,他又让那里的一位朋友帮忙把它快递到了中国。

一家中国证券公司的分析师说,他的老板去香港搞了一些 Paxlovid 作为礼物送给客户,因为它比一种在中国受欢迎的昂贵烈酒更有价值。由于话题的敏感性,这位分析师要求匿名。

“ 这是一种比茅台更好的礼物。”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