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1月28日 14:58

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保加利亚是如何秘密地帮助乌克兰的?

1月 18, 2023

去年春天,乌克兰军队与俄罗斯人作战所需的燃料和苏联口径的弹药一度极其匮乏。

但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国家帮了它大忙:保加利亚。

由于其国内政治的分裂,以及该国许多精英人士的亲俄倾向,在俄罗斯入侵的过程中,索非亚一直在竭力宣称它未曾武装过乌克兰。

然而,根据德国日报《世界报》(WELT)的调查,这只是一个烟幕弹而已。通过对乌克兰外交部长 Dmytro Kuleba、保加利亚前总理 Kiril Petkov 和前财政部长 Assen Vassilev 的独家采访,《世界报》拼凑出了一幅保加利亚是如何在去年战斗的关键时刻介入,并利用中间人向基辅提供重要的武器、弹药和柴油供应的画面。

当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爆发时,时任保加利亚总理的 Kiril Petkov 为使他的国家进入更西方、更亲北约的轨道,不得不努力应对亲克里姆林宫政客的强烈反弹,其中,包括他的执政联盟伙伴社会党,后者是旧共产党的继承者。至少在公开场合,这位总理一直在努力淡化拥有大量苏制武器装备的保加利亚会加强并武装乌克兰的想法。

鉴于这些敏感性,保加利亚对战争的官方立场一直被认为与匈牙利的欧尔班相同——在政治上亏欠莫斯科太多而无法发挥自己的作用。

正在寻求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重新执掌权力的 Kiril Petkov 和 Assen Vassilev,决定不再对保加利亚去年春天所起作用的真实规模保持沉默。

鉴于保加利亚的社会党称向乌克兰军队运送武器是一条 “ 红线 ”,因此当时的该国官员竭力避免进行政府间的交易,而是利用保加利亚与国外的中介公司,通过罗马尼亚、匈牙利和波兰开辟了空中和陆地的补给路线。

“ 我们估计,乌克兰军队在战争初期所需的弹药约有三分之一来自保加利亚,” Petkov 告诉《世界报》。

同样敏感的是,保加利亚向乌克兰提供的柴油,是在黑海的一个炼油厂用俄罗斯原油加工而成的,该炼油厂当时属于俄罗斯的 Lukoi 公司。保加利亚前财政部长 Assen Vassilev 告诉记者:“ 他的国家成为乌克兰最大的柴油出口国之一,有时可以满足乌克兰 40% 的需求。”

乌克兰政府证实了这一说法。该国外交部长 Kuleba 告诉《世界报》,去年 4 月,他的国家面临弹药耗尽的危险。他说:“ 我们知道保加利亚仓库有大量我们所需的弹药,所以泽伦斯基总统派我去筹措这些必要的物资。”

Kuleba 解释说,当时这是一个 “ 生死攸关 ” 的问题,要不然,俄罗斯人就会占领更多的村镇,“ 杀害、折磨和强奸 ” 更多的乌克兰人。

Kuleba 说,对于基辅的要求,Petkov 表示,他国内的情况 “ 不容易 ”,但他会 “ 尽其所能 ”。

Kuleba 继续说:“ Kiril Petkov 表现出了正直,我会永远感激他,他运用自己的政治技巧找到了解决的方案。” Kuleba 说,这个故事很简单:当保加利亚执政联盟的一些成员站在俄罗斯一边时,Kiril Petkov 决定 “ 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为我们抗击一个强大得多的敌人给予了帮助 ”。

Petkov 的计划

2022 年 2 月 25 日,也就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入侵乌克兰的第二天,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理事会非正式会议上,Kiril Petkov 总理向其他领导人强调,泽伦斯基可能只有不到 48 小时的生命了,他已经在莫斯科的死亡名单上,欧洲理事会必须立即就制裁做出艰难决定。欧盟委员会最终支持了这些举措。

与此同时,保加利亚时任财政部长 Assen Vassilev 出席了在巴黎举行的欧盟财政部长会议。正如他所描述的那样,会议的氛围,优柔寡断,举棋不定,因为每个人都还沉浸在袭击的震惊中。当时,Assen Vassilev 发表了演讲。不是关于数字和经济后果,而是关于普京所说的 “ 对乌克兰去纳粹化 ” 意味着什么。演讲中,他提到了自己的国家所经历的历史悲剧。

他说:“ 这就是二战后俄罗斯人在保加利亚所做的,他们谋杀了数千名持不同政见者、教授和牧师。” 他还呼吁立即做出决议。一些与会者向《世界报》证实,保加利亚的这位部长调动了与会者的情绪。

两天后,布鲁塞尔实施了所提议的措施。这在欧盟圈子里,被称为 “ 保加利亚提案 ”。

在 Petkov 访问基辅前不久,乌克兰外交部长 Kuleba 于 4 月 19 日访问了索非亚,此时,乌克兰的战争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不确定的阶段。尽管乌克兰人当时已经将入侵者从更广泛的基辅地区和该国北部击退,但许多西方武器还没有被交付。Kuleba 说,战斗非常激烈,乌克兰迫切需要补充武器库,特别是苏联制造的弹药。

Petkov 说,他的政府授权中间商向国外的中介公司出口,而不是直接向乌克兰出口。

Petkov 说:“ 我们的私人军事工业在全速生产。” 去年 4月份一段视频显示, “ 满载 ” 着武器的货机穿行在保加利亚与波兰之间。波兰的 Rzeszów 机场是一个主要的货运点,距离乌克兰边境 70 公里,由北约严密把守。Petkov 说:“ 我们还要确保经过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陆路也对卡车开放。”

乌克兰外交部长 Kuleba 证实了这些物资供应的存在。但他也强调,这不是保加利亚政府直接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问题,“ 而是让乌克兰公司和北约国家的公司有机会从保加利亚供应商那里采购所需物品。”

根据提供给《世界报》的信息,美国和英国支付了这些物资的费用。

柴油的交易

保加利亚甚至在雷达的探测下飞行,向泽伦斯基的部队运送了柴油。

Assen Vassilev 回忆起去年春天在华盛顿召开的世界银行会议。他说,在那里,一名乌克兰官员告诉他,基辅的军队正在耗尽燃料。保加利亚在黑海的布尔加斯(Burgas)附近有一家炼油厂,由俄罗斯 Lukoil 公司的一家子公司运营,并通过俄罗斯的油轮来运输和供应。

Assen Vassilev 说,他鼓励保加利亚的 Lukoil 公司向乌克兰出口剩余的石油。他说,这家石油公司的反应是积极的,而且公司的员工也在谴责普京的战争。炼油厂生产的燃料有一半供应给了保加利亚,剩下的就都通过外国中介公司被运到了乌克兰。

Assen Vassilev 说:“ 卡车和油罐车经常通过罗马尼亚前往乌克兰,在某些情况下,燃料还会被装上货运列车。”

莫斯科的反击

在通往乌克兰的秘密补给线上,Petkov 冒了很大的风险。

保加利亚的民意调查显示,70% 的人担心被卷入战争,因此反对为乌克兰提供过多的支持。该国社会党提名的总统 Rumen Radev 也在煽动这种情绪。他声称,如果提供武器,保加利亚将成为战争的一方。

Petkov 领导下的保加利亚正在为乌克兰提供帮助,没有逃过克里姆林宫的眼睛。

Petkov 说,早在去年 5 月,莫斯科就开始对保加利亚进行网络攻击。电力供应和邮局受到冲击,有时,连公务员的养老金都无法发放。

莫斯科还试图贿赂议员,并渗透到当局内部。去年 3 月至 6 月间,保加利亚以间谍罪驱逐了俄罗斯驻索菲亚大使馆的约 70 名工作人员。

在普京的战争爆发前,莫斯科就知道保加利亚是最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欧盟国家,并决定拿它开刀。

早在去年 4 月 27 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就选择了保加利亚作为第一个切断天然气出口的欧盟国家。但是索菲亚没有退缩。在 24 小时内,保加利亚总理 Petkov 提出了一项解决方案,在与俄气价格相同的情况下,组织了两艘从美国运来的液化天然气油轮。

Petkov 现在解释了为什么美国愿意同意这样做。

“ 我在会谈中明确表示,这些油轮是向整个欧洲发出的一个政治信号,即总有办法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 他还完成了与希腊的管道连接,催化了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方案。

去年夏天,Petkov 政府在议会的不信任投票中被推翻。亲俄势力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到了秋天,Petkov 只是在临时基础上执政。从那时起,尽管该国陷入了政治僵局,但对乌克兰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

去年 12 月,保加利亚议会决定正式允许向乌克兰运送武器。Kuleba 说:“ 我们对此深表感谢。” 不过,他指出,他已经看到有人正在试图破坏这一决定。“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势力总是在坚持不懈地试图把保加利亚拉到侵略者和屠夫一边。”

Petkov 和 Vassilev 已经以其前所未有的秘密帮助创造了历史。Petkov 坚持认为,有一件事是不可逆转的:“ 我们已经证明,一个不依赖、不恐惧俄罗斯的世界是可能的。”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