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17:25

中国悲观的 Z 世代对最高执政者的后新冠时代构成了挑战

1月 18, 2023

上个月,新冠肺炎限制性措施结束后的第一个周末,在上海一个散发着汗味和烈酒气味的小小音乐厅里,数十名中国年轻人在黑暗中挤在一起,欣赏一场重金属音乐会。

这正是中国年轻人去年 11 月底清零政策抗议活动所要求的自由。这些抗议,构成了习近平主席十年前执掌权力以来中国大陆公众愤怒的最大宣泄。

经过 3 年的封锁、检测、经济困境和与世隔绝,中国的许多 Z 世代——在 1995 年至 2010 年期间出生的 2.8 亿人——发出了新的政治声音,摒弃了他们作为民族主义键盘侠或不关心政治的游手好闲者的刻板印象。

这一代人面临着接近创纪录的青年失业率和近半个世纪以来最缓慢的经济增长,对这一代人的安抚,之于刚刚开始第 3 个任期并发誓要开创先河的习近平来说是一个决策上的挑战。在不放弃国家出口导向型增长模式的前提下,改善年轻人的生活,对一个优先考虑社会稳定的政府来说,构成了内在的冲突。

调查显示,这一代人是中国所有年龄组中最悲观的。一些分析人士说,虽然抗议活动成功地加速了新冠肺炎限制性措施的终结,但中国的年轻人在提高生活水平方面所面临的障碍却难以克服。

前清华大学政治学讲师、现为独立评论员的吴强说:“ 随着年轻人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狭窄,越来越艰难,他们对未来的希望也烟消云散了。” 他还说,年轻人对中国的领导人不再有 “ 盲目的信心和崇拜了 ”。

一些接受路透社采访的中国青年反映出了这种挫败感。

26 岁的 Alex 在上海那场音乐会前接受采访时说:“ 如果他们不改变政策,就会有更多的人抗议,所以他们必须改变。” 由于害怕当局的报复,她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

“ 但我不认为年轻人会回过头来认为中国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 受过教育的悲观主义者 ”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的 Z 世代有自己的特点,这让习近平陷入了某种两难的境地。

近年来,一些年轻的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因在网上猛烈地攻击对中国的批评意见,包括对中国政府清零政策的批评而引起国际关注。他们被称为 “ 小粉红 ”,这个词与一个民族主义网站的颜色有关,并与中国咄咄逼人的 “ 战狼 ” 外交官和文革时期的红卫兵相提并论。

随着经济在新冠限制性措施的重压下放缓,(中国社会)出现了一种相反的趋势,许多中国年轻人选择了 “躺平 ”,这个词被用来描述那些拒绝激烈竞争,采取极简生活方式,仅做勉强糊口之事的人。

咨询公司 Oliver Wyman 对 4000 名中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所有的年龄组中,Z 世代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最为负面。而相比之下,根据麦肯锡的一项研究,他们在美国的同龄人比前几代人都更加乐观。

根据 Oliver Wyman 在去年 10 月进行并在 12 月发布的调查,约有 62% 的中国 Z 世代担心工作安全,56% 的人担心更好生活方式的前景,这一比例远远超过了老一辈人。

在美国,去年 10 月发布的研究显示,18 至 24 岁的人中,有 45% 担心工作的稳定性,但是,在麦肯锡对未来经济机会的衡量中,他们的得分比所有群体(25-34岁的群体除外)都高。

然而,在习近平时代早期,事情看起来似乎更加光明些。

2015 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发现,在 1980 年代末出生的中国人中,每 10 人中就有 7 人对自己的经济状况持积极态度。高达 96% 的人认为他们的生活水平比在他们这个年龄时的父母要好。

研究公司 Young China Group 的创始人 Zak Dychtwald 在谈到年轻人的情绪趋势时说:“ 这是一种受过教育的悲观主义,它根据的是他们所目睹的事实和现实。”

“ 我不认为这些抗议活动在 10 年前会发生,但是这一代年轻人认为,他们应该以老一辈所未曾有过的方式被倾听。”

他说,短期内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进一步的动荡,但中国执政的共产党面临着压力,它必须在 3 月份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为年轻人提供 “一些希望和方向 ”。

他说,如果不能提供这样的解决方案,从长远来看,可能会重新点燃抗议活动。

解决年轻人的问题

在新年致辞中,习近平承认有必要改善中国青年的前景,但他没有提及对其清零政策的抗议。

习近平说:“ 青年兴则国家兴。” 但他没有详细说明可能的政策。

对于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国共产党来说,给予 Z 世代更多的政治权力是不可想象的。

相反,分析人士说,中国的政策制定者需要为年轻人创造高薪工作,并确保他们在经济上蓬勃发展,就像他们父母那一代人一样,他们接受了有限的自由来换取所承诺的繁荣。

但是,一些政治分析人士和经济学家说,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实现这一目标十分困难,而且一些可以提高年轻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政策,也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其他优先事项相冲突。

满足 Z 世代对更高工资的期望,会使中国的出口竞争力下降。让房价变得更便宜,可能意味着让一个近年来占中国经济活动四分之一的行业崩溃。

习近平在第二任期内对科技和其他私营行业的打压,也导致了年轻人的失业和机会减少。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城市社会学家 Fang Xu 说,尽管政府一直都在谈论 “共同富裕 ”,但为新一代人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似乎是不可能的。

Fang Xu 说:“ 他们的父母能够从住房市场和私人创业中积累大量的财富,而这种飞跃不可能再发生。”

“ 公平竞争意味着必须让房地产市场贬值到足以让年轻人负担得起的地步,但这对老一辈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急于离开

考虑到有被逮捕的风险,大多数参加抗议新冠限制的人都在低调行事。目前还不清楚他们的希望和计划是什么,也不清楚他们之前有何不同。但是,一些年轻人感到必须到其他地方来追逐自己的理想。

19 岁的大学生 Deng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她对自己能够在中国发展不抱什么希望。由于情况的敏感性,她要求匿名。

“ 如果我想留在中国,我有两个选择:要么留在上海工作,做一份普通的办公室工作,要么听父母的话,回到我的家乡,参加公务员考试,躺平。” Deng 说,她还打算移民。

互联网巨头百度的数据显示,在去年上海 2500 万居民被封锁的两个月里,对出国留学的搜索量是 2021 年平均水平的 5 倍。另一个搜索高峰发生在去年 11 月的抗议活动期间。

Deng 和 Alex 都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不会有什么进一步异议的空间。

“ 你要么接受这个制度,要么离开中国。你无法改变这里的制度,当局太强大了。” Alex 说。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