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6月16日 11:21

在社会严重撕裂的俄罗斯,表达同情已经成为一种公民的反抗之举

1 月 30, 2023

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市中心,Malika 将一束鲜花恭恭敬敬地摆放在一位乌克兰诗人的雕像脚下时,已经泣不成声。

除了为遭受俄罗斯导弹袭击的第聂伯的遇难者悲伤外,还有两个理由让她深感不安。

首先是停在几米外的蓝光不停闪烁的警车。在俄罗斯,任何对乌克兰表示同情的行为,都可能被认为是对俄罗斯武装部队的诋毁。就在 Malika 到访莫斯科前的几天,已经有好几个人因此而被捕。

“ 我鄙视他们。” 她说的是那些在纪念雕像周围游游荡荡的官员们。

让她担心的第二个原因是从她身边走过的莫斯科同胞们。她说:“ 有人可能无意中听到我在播放 Okean 音乐,然后就会通知当局。” 她指的是通过耳机播放的一支乌克兰摇滚乐队的乐曲,这支乐队的音乐已经成为反战人士的非正式配乐。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首先是一些 “ 朝阳群众 ”(nationalist vigilantes)提醒了警方,要警惕这个临时的纪念场地。

“ 这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国家,” Malika 说。“ 环顾四周,看着这些人若无其事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我感到震惊。”

即使是 Malika 的前夫,在谈到他对战争的看法时,也是 “ 站在分歧的另一端 ”。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的攻击,导致他的国家被迫切断了与西方世界的联系。它还在俄罗斯社会内部造成了裂痕,使国人相互对立,并使他们陷入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重的信息泡泡中。

尽管俄罗斯民意调查的准确性经常会受到质疑,但调查结果——无论是来自独立的、国家资助的,还是从克里姆林宫泄露出来的秘密调查——都表明,大多数俄罗斯人支持这场战争,或者至少准备接受它作为一种生活的事实。

一些流亡海外的独立俄语媒体,仍在利用 YouTube 和 Telegram 等平台,继续发布重要新闻。尽管他们声称主要是迎合仍在俄罗斯境内的人,但他们也承认,这样做主要是为了留住他们的老观众。

将受众扩大到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人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就像反对派倾向的俄罗斯人会避开国家电视台一样,那些支持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人,通常会把国家资助的媒体作为他们的主要新闻来源,或者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一些亲战频道。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信息泡泡往往是重叠在一起的,这条断层线贯穿在工作场所,甚至俄罗斯人的家庭和朋友之间。

几十年来,45 岁的反战导演 Dmitry,每年都会在圣诞节期间与多年的朋友聚会。但今年他没有被邀请参加聚会。他说:“ 他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所以他们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试图避免一种(见面的)不适。”

无独有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年轻女设计师也表示,她与母亲断了几个月的联系,因为后者不断给她发送亲战的 YouTube 视频链接。

她说:“ 我的家庭就像整个俄罗斯的一个缩影,我不知道该如何与之相处。”“ 我们之间完全不了解,就好像我们来自不同的星球。”

但是,对俄罗斯当局来说,社会撕裂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好事,因为这是它们多年来协调努力边缘化反对派情绪的结果。

周四,克里姆林宫将 Meduza 列为 “ 不受欢迎的组织 ”,Meduza 是迄今为止在俄罗斯年轻人中阅读量最大的独立新闻媒体。现在,分享该媒体文章链接的俄罗斯人有可能被处以罚款,甚至被刑事起诉。

然而尽管如此,只要在严格的范围内,仍然有空间展开孤立的抗议行动。

最近几周,俄罗斯各地纷纷出现了像莫斯科那样为纪念在第聂伯袭击中丧生的至少 46 位平民而设置的临时纪念场所。像 Malika 这样只是带着鲜花或玩具的哀悼者基本上不会受到打扰。

但是,一旦情绪被表达出来,让旁观者理解到这一信息,甚至可能参与其中时,当局就会采取行动。

一段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的视频显示,在莫斯科的那座纪念碑前,一位名叫 Yekaterina Varenik 的年轻女子举起手写的标语,随后被警方拘留。

莫斯科一家法院之后判处这名年轻的女子 12 天监禁和罚款。

被当局称为 “ 外国代理人 ” 的政治分析人士 Andrei Kolesnikov 说,Varenik 的命运是俄罗斯目前处境的写照。

他补充说:“ 在战争的背景下,冒着被起诉的风险,简单地表达同情已经成为一种公民的反抗之举。”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