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5月26日 18:01

《时代周刊》:乌克兰推动以战争罪审判普京的内幕

4 月 16, 2023

在乌克兰总统办公厅副主任 Andriy Smyrnov 的办公室里,摆在办公桌上的这些通缉令,就像是一种使命的召唤。通缉令上,印有显示以俄罗斯总统普京为首的 5 名官员面孔的照片,旁边写着乌克兰对他们提出的一系列指控:侵略罪、战争罪、危害人类罪。Andriy Smyrnov 在总统大院三楼的办公室围着办公桌踱步时说:“ 我们把它们打印出来,是作为一种提醒。” “ 除了审判普京,别无他法。”



可问题是,在哪里、在谁的授权下来审判。作为泽伦斯基司法事务方面的高级助手,42 岁的 Andriy Smyrnov 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在为一条不太可能的目的地规划道路:在某个地方的法庭上,普京站在被告席上。由于乌克兰最亲密盟友的经常阻挠,每一步都很艰难。但没有国际法经验的他,却取得了异乎寻常的进展。他说,去年秋天,“ 甚至没有人愿意与我们讨论法庭的问题。但是看看现在,文明的世界迅速地梦醒了过来。”

3 月 16 日,与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合作的调查人员的报告称,俄罗斯军队犯下了危害人类罪,这是联合国的机构对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次罕见的谴责。第二天,海牙国际刑事法院(ICC)发布了对普京的逮捕令,指控他涉嫌另一项战争的罪行:将乌克兰儿童大规模地驱逐到俄罗斯。此后不到两周,美国便制定了一项以侵略罪审判普京的计划。

然而,所有的这些进展,都不太可能实现泽伦斯基、Smyrnov 及其团队所设想的正义。除非普京前往一个愿意逮捕他的国家,否则,国际刑事法院的逮捕令将毫无意义,而美国关于 “ 国家法院国际化 ” (internationalized national court)的计划仍然含糊不清;一些法律专家表示,普京很容易就能规避或忽视这一点。但尽管如此,对 Smyrnov 和他的同事来说,这一切仍然是一个突破。他说:“ 在建立一个特别法庭的问题上,尽管在半年前有很多问题似乎是无解的,但实际上,完全可以做得到。”

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侵略前,Andriy Smyrnov 在总统府的主要工作是分发文件。他专注于司法改革,并帮助准备需要泽伦斯基签署的文件。2022 年 2 月 24 日上午,当俄罗斯导弹开始像雨点一样落在乌克兰各地城市时,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泽伦斯基和他的助手们躲在总统府的地下掩体里,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司法系统可能很快就会被劫持。如果俄罗斯人控制了法院,他们就可以发布法律裁决,破坏泽伦斯基的权威,或使莫斯科想要取代泽伦斯基的傀儡政府合法化。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Smyrnov 迅速赶到基辅一家法院的服务器室,在乌克兰安全部门一名官员的帮助下,破门而入,切断了法院的内部计算机网络——就司法而言,这相当于炸毁一座桥梁,以阻止敌人坦克的推进。“ 从三权分立的意义上看,这可能不是你应该做的,”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他那天拍摄的被扯掉电线的法院服务器的照片。“ 但这是非常时期。”

到了 4 月初,总统的法律部门转向了迎接新的挑战。俄罗斯军队从基辅地区的撤退暴露了他们在占领地区的可怕暴行。首都郊区布查的街道上,散落着数十具平民的尸体;后来在城镇周围的乱葬墓地中又发现了数百具尸体。这场大屠杀被曝光后,泽伦斯基向国际社会强烈地呼吁正义。2022 年 4 月 5 日,也就是他亲眼看到布查战争罪行证据的第二天,他对联合国说:“ 问责必须不可避免。”

根据国际法,安理会可以设立一个法庭,来起诉战争罪,就像它在上世纪 90 年代南斯拉夫和卢旺达战争后所做的那样。但是,就乌克兰问题而言,这是行不通的,因为俄罗斯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安理会的所有裁决都拥有否决权。在寻找替代方案时,Smyrnov 和他的团队开始研究纽伦堡对纳粹战犯的审判,并对来自乌克兰各地犯罪现场乱葬墓地的证据予以审查。

乌克兰调查人员收到了近 8 万份有关战争罪的报告,并对俄罗斯军人犯下的数千起战争罪案件展开了调查。但是, Smyrnov 和他的团队发现,在起诉普京方面,乌克兰法院并没有这个权力。美国前战争罪无任所大使 David Scheffer 说,需要一个国际授权的法庭,来克服普京作为现任国家元首所享有的法律豁免权。

起初认为,位于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似乎是一个合乎逻辑的审判场所。但与其他 123 个 ICC 成员国不同的是,乌克兰和俄罗斯都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缔约国。当然,美国也不是。2020 年 6 月,美国时任总统川普甚至对试图调查美国在阿富汗使用酷刑情况的国际刑事法院领导层实施了制裁。

乌克兰决定转而推动成立一个特别法庭,重点专注于追究俄罗斯领导层对侵略罪的责任。但是谁会给这样一个法庭以权力呢?乌克兰决定向联合国大会 193个 成员国寻求支持。与拥有 15 个成员国的安理会不同,俄罗斯在联合国大会没有否决权。整个 2022 年的春夏,Smyrnov 和他的同事们一直在呼吁国际社会提供支持。然而,有关的谈判常常是令人灰心沮丧的。起诉侵略罪行的设想对于乌克兰这样的侵略受害者,以及列支敦士登这样没有军队的小国,颇具吸引力。但美国和其他大国认为,让外国法院来判断它们何时发动战争并没有什么好处。

其中两名官员说,美国外交官在私下里曾警告乌克兰官员,法庭可能会阻碍华盛顿在紧急情况下联系普京的能力,比如如果战争升级为核对峙的话。也有人认为,这可能会阻碍和平谈判,从而延长战争。一名欧洲官员甚至告诉乌克兰官员,只有包括一名俄罗斯法官,法庭才可能是公平和平衡的。

Smyrnov 发现在回应这些争论时,很难不发脾气。当俄罗斯暴行的证据以令人痛苦的细节堆积起来时,他常常会求助于自嘲。“ 让我们给普京发一张贺卡吧!我们就说,嘿,伙计,你真棒!我们服了你!尽管你犯了侵略的罪行,我们仍然不愿审判你,” Smyrnov 在抽电子烟的间隙说。他还向我们总结了他经常对外国官员说的几句话:“ 我们不再害怕了,好吗?”“ 不如我们联起手来,让他承担责任吧!”

到了 9 月,他的努力达到了他所说的 “ 一个心理平台期 ”。欧洲的机构和议会已经支持设立特别法庭的想法。但对于国家元首,Smyrnov 说:“ 我们已经达到了沟通能力的极限。” 随着乌克兰在战场上取得进展,让俄罗斯承担责任的前景变得更易于想象起来。

今年 1 月,欧洲议会以 472 票对 19 票的投票结果,支持设立一个特别法庭。尽管这次表决具有象征性的意义,但它给基辅带来了希望。在联合国大会上,乌克兰就可以指望只有几十张支持的力度,让势头转向乌克兰。当然,俄罗斯的影响力是一个障碍,而来自美国的支持也远未确定。

2022 年 12 月,国会授权美国对与乌克兰战争有关的 “ 调查和起诉 ” 予以协助。但五角大楼提出了反对意见,它担心这会开创一个先例,使美国官员面临法律上的危险。不过,据《纽约时报》报道,拜登总统很快就会就是否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供针对普京的情报作出决定。

3 月底,Smyrnov 设立特别法庭的目标似乎得到了拜登政府的推动。在 3 月 27 日的一次演讲中,美国负责全球刑事司法的无任所大使 Beth Van Schaack 表示,美国将支持乌克兰在美国及其盟友而非联合国的支持下建立一个 “ 国际化的国家法院 ”。她说,“ 这种模式 ”,将 “ 展示乌克兰在确保对侵略罪行追究责任方面的领导作用 ”。

但在一些法律学者看来,这种做法存在严重的缺陷,因为它仍然允许普京作为现任国家元首享有豁免权。“ 不幸的是,这正中普京的下怀,” 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 Beth Van Schaack 现任职位的 Scheffer 说。“ 普京和他的同事可以无视被起诉侵略罪的可能性。” 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华盛顿此举,是在试图破坏联合国授权法庭的前景。

但乌克兰认为,这是通往正义之路的又一步。Smyrnov 说,几个月前,美国反对任何会追究俄罗斯领导人责任的法庭。但乌克兰人正在争取联合国大会,根据国际法的授权成立一个法庭。他们计划在未来几个月里继续为这样的投票争取支持。Smyrnov 说:“ 我们已经克服了恐惧 ”,“ 剩下的,就应该比较容易了。”

来源:TIME.COM;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