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2日 11:21

俄罗斯对普京政敌的镇压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4月 22, 2023

由于几乎所有克里姆林宫的反对者都已经被监禁或流亡,自由派媒体和人权组织也已被迫关闭,似乎俄罗斯多年的镇压已经达到了目的。

然而,在最近短短 3 周的时间里,俄罗斯的安全部门和法院在镇压他们眼中的敌人、间谍和叛徒的行动中,又跨越了几个新的门槛,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3 月 29 日,《华尔街日报》记者 Evan Gershkovich 被捕。这一消息,对留在俄罗斯的为数不多的西方记者而言,不蒂于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警告:旅行、与消息来源交谈,甚至仅仅做本职的工作都有风险。而莫斯科上一次以间谍罪关押美国记者是在 1986 年,当时这个国家仍处于苏联共产主义统治之下。Gershkovich、他的报纸和美国政府都强烈地否认苏联当局的指控。

然后在周一,反对派政治家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Vladimir Kara-Murza)因叛国罪和传播有关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的 “ 虚假信息 ” 而被判处 25 年徒刑。这一刑期,是此前任何因公开反对俄罗斯的入侵而被认定有罪者所获刑期的 3 倍多。

第二天,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的支持者说,他在监狱被狱警殴打,并因所谓的阻挠监狱当局而面临新的指控,其刑期有可能再延长 5 年或以上。纳瓦尔尼是普京总统最著名的批评者,因涉嫌欺诈和藐视法庭而被判刑 11 年半。

克里姆林宫表示,它对法院的决定没有发言权,纳瓦尔尼的待遇是监狱部门的事情。普京告诉俄罗斯人,西方正试图利用这些叛徒作为 “ 第五纵队 ” 来挑拨离间,以最终摧毁俄罗斯。

3 月中旬,俄罗斯议会还扩大了限制民众对其武装部队进行评论的审查法律,并通过投票,将叛国罪的惩罚从 20 年延长至无期徒刑。

一名画了反战画的俄罗斯女孩的父亲被判 2 年监禁,并在试图逃跑时被拘禁在邻国白俄罗斯。本周,另一位反对派政治家 Ilya Yashin 的上诉被驳回,他因散布有关军队的 “ 虚假信息 ” 而被判处 8 年半徒刑。

欧洲政策分析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Analysis)高级研究员 Nicolas Tenzer 说:“(俄罗斯)有一种走向真正的极权主义政权的趋势。一年半前就可以觉察到,但现在已经全面展开了。”

逮捕令

自 3 月 17 日普京被国际刑事法院指控犯有战争罪以来,这一趋势已经开始加速。鉴于俄罗斯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的成员国,因此它认为该逮捕令在法律上是无效的。但逮捕令的签发也凸显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普京在与西方的关系上没有任何退路,因此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Nicolas Tenzer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普京似乎真的不在乎西方是怎么想的……他只想全力以赴地镇压和战争。”

女权主义朋克乐队 Pussy Riot 的成员 Maria Alyokhina 曾因抗议克里姆林宫而在俄罗斯的监狱中服刑近两年。她告诉路透社:“ 他们正在进行一场战争,他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他们对此很生气。他们正在进行报复,他们无能为力,既恐惧又愤怒,从这一意义上说,我不认为他们会停下来。” “ 你可能认为不可能更糟了,但事实情况还会更糟。”

“ 他们正在杀害他 ”

纳瓦尔尼和卡拉-穆尔扎的支持者担心,他们可能无法熬过漫长的监禁之灾。两人都曾被投毒,虽系未遂,但他们健康状况不佳。他们认为是俄罗斯的安全部门下的毒,但克里姆林宫对此予以否认。

纳瓦尔尼的盟友上周表示,他体重突然下降,胃痛严重,他们怀疑纳瓦尔尼再次遭受了慢性中毒。

“ 他们正在监狱里杀害纳瓦尔尼,” 他的助手 Maria Pevchikh 说。俄罗斯监狱部门没有回复记者寻求评论的请求。

Nicolas Tenzer 说,卡拉-穆尔扎和纳瓦尔尼,无论谁死亡都会激起民众的愤怒,但普京可能会认为,鉴于西方已经对莫斯科实施了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并且正在武装其敌人乌克兰,西方对此也只能干着急。

克里姆林宫可能会从对待 Gershkovich 和被监禁的俄罗斯人中获得短期利益。但最近的经验表明,一旦这个美国人的案件通过法庭审理,他可能会通过囚犯交换而获得自由。而对纳瓦尔尼和卡拉-穆尔扎的镇压,则有助于消除普京最知名的敌人,并阻止其他人发声。但对克里姆林宫来说,这可能会存在长期的风险。

尽管普京的地位现在并没有受到威胁,但历史上不乏前政治犯执掌权力的先例,如捷克斯洛伐克的瓦茨拉夫·哈维尔,南非的纳尔逊·曼德拉,以及智利的米歇尔·巴切莱特等,他们都曾蹲过监狱,最后也都被选举为总统。

卡拉-穆尔扎的妻子 Evgenia 在周一的判决后说:“ 独裁政权都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但每个独裁政权,最终都会垮台。”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