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7月16日 04:46

随着烟民数量的日益减少,瑞典有望成为欧洲第一个 “ 无烟 ” 国家

6 月 4, 2023

在瑞典的户外酒吧和餐馆里,空气中弥漫着夏天的气息,但没有香烟的烟雾。

欧盟吸烟率最低的瑞典正在接近宣布自己为 “ 无烟国家 ”。无烟国的定义是,每天都吸烟者的比例低于 5%。

许多专家将其归功于数十年来的反吸烟运动和立法,也有一些人则指出应归功于 “ 口含烟(snus) ” 的流行。这是一种无烟烟草产品,在欧盟其他地方被禁止,但在瑞典可以作为香烟的替代品销售。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5% 的里程碑现在已经触手可及。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019 年,15 岁以上的瑞典人中只有 6.4% 的人每天都吸烟,这是欧盟最低的,远低于 27 国集团 18.5% 的平均水平。

瑞典公共卫生署的数据显示,自那以后,吸烟率持续下降,去年降至 5.6%。

包括年轻一代在内的注重健康的瑞典人,似乎都很清楚吸烟的危害。20 年前,几乎 20% 的瑞典人口都是烟民,但这一比例从当时的全球范围内看仍然是很低的。从那时起,包括禁止在餐馆吸烟在内的禁烟措施降低了整个欧洲的吸烟率。

瑞典在禁烟方面比大多数国家都走得更远,并表示这带来了一系列的健康好处,包括肺癌发病率相对较低。

瑞典癌症协会秘书长 Ulrika Årehed 说:“ 我们很早就开始限制在公共场所吸烟,首先是在学校操场和课外活动中心,后来是在餐馆、户外咖啡馆和公交车站等公共场所。”“ 与此同时,香烟税以及对这些产品营销的严格限制,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她还说,“ 瑞典还没有实现无烟的目标 ”,并指出,在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的群体中,吸烟者的比例更高。

在这个拥有 1050 万人口的国家,吸烟的景象正变得越来越罕见。禁止在公交车站、火车站台以及医院和其他公共建筑入口外吸烟。像欧洲大多数国家一样,酒吧和餐馆内不允许吸烟,而且自 2019 年以来,瑞典的禁烟令也适用于室外的座位区。

周二傍晚,斯德哥尔摩酒吧食驿外的露台上,挤满了在夕阳下享受美食和饮料的食客。这里不见香烟的烟雾,但在一些桌子上可以看到口含烟。在喝啤酒的间隙,一些顾客会从盒中取出一小袋潮湿的烟草塞进口中。

瑞典的口含烟制造商长期以来一直宣称,他们的产品是一种危害较小的烟草替代品,并将该国吸烟率的下降归功于自己。但瑞典卫生当局不愿建议吸烟者改用口含烟,因为这是另一种极易上瘾的尼古丁产品。

Ulrika Årehed 说:“ 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可以把两种有害产品作为对立面而相提并论,”“ 吸烟确实比你能做的大多数事情都更有害,包括口含烟。也就是说,即使是口含烟也有很多健康的风险。”

一些研究表明,如果在怀孕期间使用口含烟,会增加患心脏病、糖尿病和早产的风险。

瑞典人非常喜欢他们的口含烟,以至于 1995 年加入欧盟时,他们要求豁免欧盟对无烟烟草的禁令。

“ 这是瑞典文化的一部分,它相当于意大利的帕尔马火腿或任何其他文化习惯,” 瑞典最大的口含烟制造商 Swedish Match 的发言人 Patrik Hildingsson 说。该公司去年被烟草巨头 Philip Morris 收购。

他说,政策制定者应该鼓励烟草行业开发危害较小的替代品,如口含烟和电子烟。

联合国卫生机构世界卫生组织说,土库曼斯坦的烟草使用率低于 5%,在逐步禁烟方面已经领先于瑞典,但它也指出,这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女性几乎不吸烟,而男性烟民的比例为 7%。

世卫组织将瑞典吸烟率的下降归因于烟草控制的综合措施,包括宣传、广告禁令和为希望戒烟的人提供 “ 戒烟支持 ”。但该机构也指出,如果算上口含烟和类似产品,瑞典的烟草使用量占成年人口的 20% 以上,与全球平均水平相似。

世卫组织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从一种有害产品转向另一种有害产品并不是解决办法,”“ 宣传所谓的‘ 减少危害的方法’,是烟草业试图在误导人们的另一种方式,其后果是致使民众对这些产品固有的危险性产生误解。”

来源:AP 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