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6月20日 04:31

移民问题正在推动欧洲的政治格局右转,极右翼法西斯主义者迎来政治的春天

8 月 21, 2023

眼下的欧洲,经济萎靡不振,非法移民正在激增,而乌克兰的战争,也为阴谋论作坊,开足马力,造谣滋事提供了契机。欧洲社会的这些麻烦,正在推动着极右翼政党沿着政治的阶梯攀升,在一些国家,它们甚至进入了政府,这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对欧洲政治格局结构性右倾的担忧。乔治娅·梅洛尼(Giorgia Meloni)的意大利兄弟党已经开始执政,而法国的国民大会党,在民意调查中距离该国的头号政党,仅 1 个百分点之遥。

人们很容易把这当成是 “ 前所未有 ” 的时刻而不予理会。因为,欧洲最成功的极右翼政党,无论是在荷兰、奥地利还是斯堪的纳维亚,尽管都有着悠久的选举成功历史,但之后,便是内部的分裂和壮观的崩溃。

但这一次,有一个根本性的不同,值得关心欧洲政治稳定的有识之士深思,那就是:德国处在风暴的中心。

坦率地说,芬兰或比利时(弗拉芒分离主义政党弗拉芒党在民意调查中领先)转向极右翼,并不是十分关紧之事。然而,当这种情况开始在德国发生时,对我们来说,就可能迎来了需要策划逃生通道的时刻。

根据 POLITICO 的民意调查,在过去的一年里,反移民、亲俄的德国选项党(AfD)的支持率,几乎翻了一番,超过 20%,创下了纪录。

目前,该党位居第二,仅比中间偏右的基督教民主党落后 5 个百分点。今年夏天,AfD 还成功地扩大了对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领导的社会民主党的领先优势。

AfD 最近的成功,在很大的程度上,可归咎于朔尔茨的执政联盟内部持续的内讧倾轧和混乱不堪。自 2021 年底上台以来,德国执政联盟的成员,在气候政策和儿童福利补贴等各个问题上,一直存在分歧,有时还会互相争吵。

话虽如此,但 AfD 成长的主要驱动因素,仍旧是欧洲一代人以来用以界定极右翼政党的核心要素,即移民问题。

AfD 是伴随着非法移民的急剧增加而崛起的,而这也加剧了德国许多人的担忧,认为执政阶层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德国边境的控制。今年到目前为止,德国警方已经逮捕了大约 4 万 3 千名试图非法入境德国的移民,比去年同期增加了 50% 以上。可以合理地假设,更多的人已经安全越境,进入了德国。

上周,德国东部勃兰登堡州内政部长 Michael Stübgen 说:“ 我们已经失去了对非法移民的控制。”

与此同时,德国的暴力犯罪增加也很明显,去年上升超过 20%。许多德国人认为,犯罪率上升与移民之间存在联系。根据警方的统计,2022 年,三分之一登记在案的嫌疑人为外国人,而外国人仅占德国 8300 万总人口的 16%。

几乎每天都有关于外国人是可怕的犯罪的主要嫌疑犯的报道,比如最近柏林发生的两起轮奸案,强化了移民是公共安全最大威胁的感官判断。

尽管犯罪与移民之间的联系(真实的或感知上的),长期以来,一直是 AfD 的主要论调,但眼下不同的是,当前的辩论正值德国面临多年来最严重的经济下行之际,而一些经济学家担心,这种下行可能预示着德国工业核心的根本性衰退。

正是在这种经济环境下,又迎来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尽管 AfD 一直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抱有好感,但其反对战争的主要论调却是,由于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减少,以及西方的制裁对德国向俄罗斯出口的影响,经济正在被战争所扼杀。

尽管现实情况更为复杂,但 AfD 的言论在德国大部分地区都引起了共鸣,尤其是在前共产主义东部地区,该党的受欢迎程度在德东的许多地区都处在领先的地位。

为何 AfD 此前从未像欧洲其他地方的类似政党那样成功获得突破呢?一个解释是,尽管其反建制和本土主义的主旨表达(message)颇具吸引力,但近年来的实践证明,德国的经济极具弹性。换而言之,尽管许多选民也许不太喜欢前总理默克尔的移民政策,但他们仍然过得不错,因此,并没有转向 AfD。但现在就不同了,德国的经济低迷,有可能改变这一态势。

AfD 崛起的特别惊人之处在于,与大多数取得成功的极右翼政党不同,它并没有一位有魅力的领导人。

AfD 的这一弱点,恰恰是德国政治建制派所担心的。AfD 最极端的人物之一——德国东部图林根州的 AfD 领导人 Björn Höcke——将成为该党的主导人物。

与近年来在欧洲崛起的深受欢迎的领导人(如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或奥地利前副总理、右翼人士 Heinz-Christian Strache)不同,Höcke 并不是一个政治机会主义者。

Höcke 曾是一名教师,他深谙历史和德国哲学,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空想主义者,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他的论调常常让人想起上世纪 30 年代的法西斯言论。事实上,德国黑森州的一名检察官上个月就认定,示威者完全有权利称 Höcke 为 “ 纳粹 ”。2019 年,德国的一家法院还做出裁决,认为在有组织的抗议活动中,Höcke 可以被合理地称作 “ 法西斯分子 ”。

虽然在普通民众中 Höcke 并不特别受欢迎,但他对该党的基础有重要的影响力。例如,在最近的一次党代会上,Höcke 成功地将自己的一名助手推上了 AfD 明年欧洲议会选举候选人名单,并位居首位。Höcke 当天的口号是:“ 为了真正的欧洲新生,欧盟必须死去。”

为深入地了解 AfD 可能的走向,我们不妨看一看德国的南部邻邦奥地利。

自去年 11 月以来,由前纳粹分子于上世纪 50 年代创立并成为德国 AfD 榜样的奥地利极右翼政党自由党(FPÖ),一直在全国民调中处在领先的地位。该党在最近的一系列地区选举中取得重大胜利后,还有望在明年的全国大选中获胜。

奥地利自由党之所以引人注目,不仅因为它的政纲与 AfD 如出一辙,还因为,去年夏天的这个时候,奥地利人之于自由党的民调结果与德国人之于 AfD 的结果完全相同。

与 Höcke 一样,奥地利自由党领袖 Herbert Kickl 也是本党本土主义哲学的忠实信徒,他对自己的意图毫不怀疑:“ 我们的目标,是要确保两党联盟只有与 FPÖ 合作才有可能,当然,只能是与自由党的总理合作。”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