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7月16日 05:57

多达百名寻求庇护者声称,曾在拉脱维亚边境遭受过电击、殴打等酷刑和虐待

8 月 30, 2023

一些寻求庇护者声称,曾在拉脱维亚边境遭受过包括殴打、电击和烟头烧灼在内的虐待。他们表示,正在寻求将拉脱维亚政府告上法庭。

今年早些时候,20 岁的几内亚男子 Sidya Sompare,在拉脱维亚拘留中心的厕所隔间里喝下了洗发水,以结束自己的生命。



因参与反政府抗议活动,安全因此受到了威胁,Sompare 于 2021 年 9 月 逃离了几内亚,前往白俄罗斯,以寻求欧洲的安全生活。之后,他在白俄罗斯与拉脱维亚之间的森林边界地区度过了 6 个月。

在那里,除了被两国当局推来推去外,他还遭到了拉脱维亚边防警卫的毒打和辱骂,甚至连续几天几乎不给食物。由于在树林里丢失了护照,而他的庇护申请又被拒绝,Sompare 在封闭的拘留中心呆了 8 个月。

当发现 Sompare 躺倒在卫生间的地板上时,拘留中心当局立即将他送进了医院。

在无国界医生组织和拉脱维亚当地人权组织的帮助下,Sompare 最终于 4 月获释。但他并没有就此止步。他曾两次就自己被拘以及在边境森林中遭受的非人待遇,向拉脱维亚政府提出投诉,但都以失败告终。之后,他又向欧洲人权法院(ECHR)提起了诉讼,ECHR 7 月 5 日正式立案。

殴打和电击

Sompare 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就所遭受的虐待寻求正义的庇护者。

自去年以来,指向拉脱维亚当局的酷刑和虐待指控不断出现。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越来越多自称在拉脱维亚安全部队手中遭受过生命创伤的移民和难民向法院提起诉讼,以追究虐待者和拉脱维亚国家的责任。

人权律师 Nikita Matyushchenkov 说:“ 拉脱维亚所有的机构,甚至该国的监察专员,都否认拉脱维亚对这些移民有任何非法行为。” “ 因此,这些将会是非常重要的裁决。” 这位律师就职于 Respect, Protect, Fulfill(RPF)的法律组织。Sompare 的案件就是在该法律组织帮助下,才被提交给欧洲人权法院的。

除了对驱逐程序的挑战外,Sompare 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的重要指控还包括,他在边境地区被拉脱维亚拘留期间受到的虐待。他和法律组织 RPF 都声称这是非法的。RPF 还代表声称在 2021 年 8 月至 2022 年 3 月期间遭到过拉脱维亚边境当局虐待的个人,分别于今年 3 月和 6 月,在拉脱维亚提起了 3 起案件。

但这些可能不是唯一的一批针对拉脱维亚政府的案件,人权律师 Matyushchenkov 说,RPF 已经确定了多达 100 人。他们声称,在边境地区的森林里,曾经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遭受过拉脱维亚边防警卫的虐待。

Matyushchenkov 的一些当事人告诉他,他们遭到了电击装置的殴打——这些说法与大赦国际 2022 年一份关于拉脱维亚边境的报告所记录的调查结果一致。在本月发布的另一份报告中,欧洲防止酷刑和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委员会表示,它收到了几份 “ 严重虐待 ” 的指控,这些指控来自越境进入拉脱维亚后被拘留的人,他们讲述了殴打和电击 “ 包括生殖器 ” 在内的各身体部位的遭遇。

用烟头烧灼身体受伤的部位

根据欧洲各国的说法,当前的移民边境危机,是由白俄罗斯领导人卢卡申科造成的。作为一种向欧盟施加压力的手段,白俄罗斯当局鼓励来自中东、非洲和南亚的人前往白俄罗斯,然后强迫他们非法越境,进入波兰、立陶宛和拉脱维亚。

2021 年 8 月,拉脱维亚宣布在其边境地区实施紧急状态。今年 6 月,又通过了新的边境法修正案。大赦国际、欧洲理事会人权事务专员和联合国难民署都对该修正案进行了谴责,认为,该法使受国际谴责的 “ 推回 ”(pushbacks) 行为合法化。至关重要的是,该修正案还将边境警卫队使用武力防止非法进入拉脱维亚的宽泛定义写入了法律。

尽管波兰和立陶宛都有虐待移民的指控,但人权律师 Matyushchenkov 说,拉脱维亚在虐待越境人员方面要极端得多。

国际媒体此前曾报道过一个特别可怕的案例。逃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人道主义工作者,28 岁的 Abdulrahman Kiwan 声称,拉脱维亚警卫不仅对他实施了电击,还将点燃的烟头按在了他受伤的部位。

Abdulrahman Kiwan 说,他现在正在与拉脱维亚的一个人权组织联系,准备向拉脱维亚政府投诉。如果失败,他也准备在非政府法律组织的帮助下,向欧洲人权法院提起诉讼。

在谈到拉脱维亚边境当局时,现居德国的 Abdulrahman Kiwan 说:“ 因为他们,我的身心都极度不适,我希望全世界和其他移民都能听到我的声音,拉脱维亚边防警卫是骗子,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

目前,拉脱维亚一个人权组织正在为另一名在德国的难民——来自也门的 26 岁的 Hadi——准备申诉。Hadi 告诉 EURONEWS,拉脱维亚边防警卫殴打他,猛烈击打他的头部,并用电棒电击他。除了要求赔偿外,Hadi 还希望他的经历能够成为一个警示故事。由于他在德国的庇护案正在处理中,他要求使用化名。

他告诉 EURONEWS:“ 从法律上讲,我希望这次投诉,能够(确保)不会有人在我之后再受到伤害。”

“(拉脱维亚)政府害怕我 ”

尽管像这样的移民案件, Matyushchenkov 说在欧洲人权法院可能胜算的机会很大,但拉脱维亚体系内的投诉就不一定了。

Matyushchenkov 说:“从国家层面的调查方式来看,当局似乎不愿意对此类投诉进行适当的调查。” 这位律师还提到了 Sompare 最初的投诉程序,他说:“ 在回应 Sompare 的投诉时,他们指认了一个据称殴打申诉人的拉脱维亚边防官员,并对该人进行了访谈。那名安全官员说他没有殴打这个人,该调查基本上就到此为止了。”

拉脱维亚政府,包括国家边境警卫队,此前已经否认了任何关于移民虐待和酷刑的指控。在撰写本报道时,拉脱维亚国家边防局、国内安全局和负责处理越境者法律投诉的检察机关,均未就此发表评论。

目前,Sompare 住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短期内没有离开该国的计划。在他为仍在进行的驱逐程序以及为所遭受的虐待而斗争的过程中,他说,可以感觉到自己已经在产生影响。

他说:“ 拉脱维亚会发生一些变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政府害怕我。”

尽管对欧洲帮助像他这样绝望的人的能力深感失望,但 Sompare 说,他想在胜诉后继续他的大学学业,并希望能在拉脱维亚的一个难民人权组织找到工作。不过,在此之前,他也明白自己正在进行一场艰苦的斗争,不仅是为了拯救自己,也是为了拯救其他许多身处相同境地的寻求庇护者。

来源:EURO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