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7月16日 04:34

外国移民工表示,欧盟的工作许可规定导致了劳工剥削

9 月 18, 2023

想象一下,你在自己的国家以全班第一的高中成绩毕业。然后,来到欧洲学习,并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之后,你就受到了剥削。

这就是发生在凯莱布(Caleb)身上的事情,当他意识到他既无法找到与其技能相匹配的工作,又无法反抗雇主的剥削时,他的梦想很快破灭了。

2012 年,这位成绩优异,能流利地说 7 种语言的尼日利亚人,为了一个研究类的课程来到了布拉格。他告诉 POLITICO,当他完成学业后,他得到了来自欧洲各地的工作机会,但他选择了留在捷克。

他的这份工作开始两年后,其梦想就发生了改变。凯莱布在布拉格告诉 POLITICO:“ 我接到了最后通牒:要么去(菲律宾),要么辞职。” 于是,他决定辞职。由于担心遭到报复,凯莱布拒绝透露姓氏。

凯莱布之前没有意识到的是:他的工作许可,与他的公司而非他个人有关。失去工作,就意味着他失去了在捷克工作和生活的权利。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由于欧盟工作许可的结构方式,凯莱布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感到受到了剥削的移民。这项基于对数十位像凯莱布这样的移民的采访而进行的研究发现,基于欧盟的单一许可指令来欧盟工作的外国人面临着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使得他们容易受到劳工剥削。

这项上周三(9 月 13 日)公布的研究发现,欧盟各国在处理单一许可申请方面存在巨大的差异。比如,如果更换了雇主,一些国家要求只需通知有关当局即可,也有国家(如比利时)则要求,移民需要重新申请许可。

由于凯莱布找不到任何能提供与其学历匹配的工作的公司,于是决定申请低技能的工作。他说,他找到了一个,但他的雇主很快就知道他已陷入了困境,于是滥用权力,强迫他在周末无偿工作,拒绝给予假期,并经常要求他早 8 点到晚 10 点地工作。

他说:“ 你头上有把斧头。”“ 这很荒唐。我的意思是说,你必须加班,工资又很低。就这份工作而言,我的经历很糟糕,我接受这份工作是因为我必须生存下去。”

他甚至不能抱怨。

他说:“ 他们知道你的员工卡是依靠他们办的。”“ 我受到过威胁。我曾提出过一些抱怨,他们说,‘ 好吧,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们就解雇你。’”

欧盟的单一许可指令,旨在通过促进高素质工人和季节性工人的合法移民,弥补欧盟劳动力市场的缺口。根据该指令,申请工作许可也被视为申请居留许可,因此被称为 “ 单一许可 ”。

如今,在该制度实施 10 多年后,欧盟正试图对其进行改革,希望通过简化流程,来吸引更多的技术工人。

欧洲议会和欧盟国家正在就欧盟委员会提出的一项建议进行谈判,下一次会议定于 9 月 18 日举行。

欧盟议员正在推动切断工作许可与雇主之间的联系,允许移民在 9 个月内找到新工作,而不是 3 个月。但这正面临一些成员国的抵制,这些国家不希望移民在没有具体工作的情况下在自己国家停留超过 2 个月。

但呼吁对这一制度进行彻底改革的,不仅仅是非政府组织和自由派政客。代表整个欧盟企业的 BusinessEurope,对允许工人在同一工作许可下换工作的想法表示欢迎,尽管这主要是为了保护来自非欧盟国家的工人。

该协会在给 POLITICO 的一份声明中表示:“ 这也可以被解读为对劳动力市场有好处,因为这可让第三国公民在就业机会上有更大的灵活性,而不是将他们的工作许可绑定在一个雇主身上,从而也有助于满足更广泛的劳动力市场需求。”

与此同时,欧盟议会还希望将接受或拒绝申请的时间缩短为 90 天。这将会再次遭遇来自欧盟理事会的阻力:欧盟国家则希望将最长期限定为 4 个月。

欧盟理事会似乎不太可能做出让步。一名欧盟外交官表示,允许工人在雇主之间有充分的灵活性, “ 将正中民粹主义者的下怀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交官说:“ 他们会说:‘ 看,他们来抢我们的工作了 !’ 这可能会破坏整个机制。”

然而,对于摩洛哥人亚当·穆罕默德·阿里切(Adam Mohamed Ariche)来说,加快处理程序是关键。他认为,缓慢而复杂的程序,正在迫使外国劳工成为无证人士。

2017 年,凭借奖学金,他在西班牙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学位,他原本想在自己做志愿者的一个组织获取一份正式的工作。但事实证明,这个过程尤其复杂,而且拖了好几个月,他差不多就要放弃了。

阿里切说:“ 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刻。我觉得这个国家不想要我。” 在他最终获得工作许可之前,他甚至陷入了抑郁。

在比利时,37 岁的安哥拉人 Yamba Sikin 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他的工作许可申请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尽管他未来的雇主支持他,但在 7 个多月后,他的申请还是被拒了。在那段时间里,他不得不搬出自己的公寓,无法供养留在法国的未婚妻,也无法为曾经为其提供培训机会的雇主工作。

布鲁塞尔工会 CSC 全国移民事务负责人 Aurore De Keyzer 表示,在比利时,移民工人最常见的挑战就是获得工作许可。她说,这一制度鼓励公司从国外雇佣新人,而不是已经在国内的求职者。

她说:“ 这个制度安排,愚蠢透顶。”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