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7月16日 05:03

瑞典右翼政府推行告发无证移民的计划,遭到专业领域的极力抵制

9 月 26, 2023

在一场维护职业伦理的争端中,瑞典福利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在让推行告发无证移民计划的政府头疼不已。由于该项法律的成功实施,需要这些部门的配合,因此,这一计划的推行已经陷入了某种僵局。

这场政治危机的中心是瑞典政府的一项提案。根据该项提案,医生、社会工作者、牙医、教师和其他福利专业人员,有义务向警方报告无证的病人、客户和学生。许多专业人士、工会甚至雇主协会都认为,这一要求,从根本上违背了关爱和服务所有人的职业道德和义务。

人权和劳动法领域的专家也对这项拟议中的法律的合法性、合理性提出了质疑,一些人甚至将其与前苏联的全民相互监视相提并论。一些医生、教师和社会工作者已经承诺,即使该法案出台,他们也将对其予以抵制。

这项提议,是作为去年所谓的 Tidö 协议——瑞典政府执政联盟各党派之间的合作基础——的一部分而提出来的,尽管这项协议涵盖了几个政策领域,但移民和边境控制是核心议题。

协议中列举的目标,与英国内政部 10 年前推出的敌对环境政策类似。该政策包括一些旨在鼓励或强迫没有居留许可的人自愿离开该国的行政和立法措施。例如,他们可能会发现无法租到住处或无法预约医生。

在最近的一次议会演讲中,首相 Ulf Kristersson 承诺,瑞典接收的难民数量将保持在 “ 欧盟最低水平 ”。这意味着,瑞典对自己义务的履行,只会限于绝对必要的范围。去年,他还声称,移民及其 “ 融合失败 ” 是造成瑞典经济和社会问题的主要原因。

Tidö 协议反映了这种说法,并承诺引入 “ 基于需求 ” 的整合政策,而不是基于权利的政策。在学习瑞典语和确保就业方面,移民将面临更严格的要求。不仅如此,当局也有可能对儿童进行语言测试和能力测试,以确定哪些移民可以留在该国。

居住在 “ 风险社区(exposed communities) ” 的移民——这一术语指的是 “ 社会经济地位低下 ”、“ 犯罪易发 ” 的地区——可能会被当局随访(receive house calls),并有可能在大街上被拦下和搜查。

去年 12 月,在 Tidö 协议公布 2 个月后,4000 多名医护人员签署了反对该协议的请愿书。他们认为,该提议是种族主义的,反民主的。从人权的角度来看,拦截和搜查的政策,尤其令人忧虑。

然而, Tidö 协议中引起最强烈的抗议的,是其迫使公共部门的工作人员报告无证移民的提议。这项目前正在由政府任命的一个委员会起草的法律,很快就被戏称为 “ 告密法 ”。抗议者还表示,他们的职业是护理和教师,而不是边防警察。

该提案之所以在福利专业人士中引起如此强烈反响,其中的一个解释是,它涉及了近 100 万工人。他们所从事的职业的道德原则,与为服务对象制造麻烦的做法,是格格不入的。

长期以来,瑞典各机构和专业协会都将最佳的做法定义为,绝对不要将边防巡逻与护理混为一谈。这一点也得到了法院裁决的肯定。2018 年,一家法院认定,向移民局举报无证移民的牙科保健师被终止雇佣关系,是公平的。

然而,这正是 Tidö 协议对瑞典的教师、护士、医师和社会工作者的要求。但疑问在于,如果他们拒绝会发生什么。如果老师不举报学生,校长会被迫举报老师吗?如果校长拒绝举报,校长会被举报并被判刑吗?目前。还不清楚他们继续抵制会发生什么。

一个选择是,政府在政策上做出尴尬的让步,但这些措施是瑞典极右翼 SD 党的优先事项;另一个选项是终止 Tidö 协议,但这可能会使政府彻底垮台。

来源:THE CONVERSATIO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