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4月23日 10:29

暴徒冲击俄罗斯达吉斯坦机场,寻找来自以色列的犹太乘客

10 月 30, 2023

在俄罗斯以穆斯林为主的达吉斯坦地区,一群暴徒冲击了马哈奇卡拉(Makhachkala)机场,以寻找来自以色列的犹太乘客。

在过去的一天里,当地民众为寻找犹太客人,包围了一家酒店,并在得知一架来自特拉维夫的航班抵达该市后,又冲击了该机场。

由于害怕受到袭击,乘客被迫躲在飞机上或藏在机场里。当地卫生部门表示,有 20 人受伤,其中两人伤势严重。安全部队告诉路透社,飞机上的乘客都很安全。

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数百名年轻人,其中一些人拿着巴勒斯坦国旗或谴责以色列的标语牌,冲进马哈奇卡拉国际机场,爬上了停机坪上的飞机,并试图打破舷窗。

视频显示,当暴徒接近飞机时,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催促乘客返回机舱。由于 “ 入侵者 ” 的出现,俄罗斯于周日晚间关闭了马哈奇卡拉机场。

一则公告说:“ 我是你们的机长,外面有一群愤怒的暴徒,他们不知道我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也有可能遭到攻击。”

这场骚乱,似乎是由社交媒体平台 Telegram 上的一些帖子引起的。在这些帖子中,粉丝们被告知,一架从特拉维夫起飞的航班将于当晚抵达,搭载着来自以色列的难民。

暴徒们举着的一些标语牌上写着 “ 我们反对犹太难民 ”。数百名抗议者冲进机场的主要航站楼,进入禁区,要求海关官员把他们引向抵港乘客,警察则在一旁袖手旁观。

Utro Dagestan 是 Telegram 账户之一,经常发布夹杂着阴谋论的各色新闻。其粉丝者被告知,要包围当地机场,盘问抵港乘客,并要求他们谴责以色列政府。

该账户还呼吁当地民众,跟踪抵达的以色列人,给他们的车辆拍照,并记下他们的住址。

来自机场的其他视频显示,有人与航空公司乘客搭讪,其中包括那些似乎是搭乘航班刚从以色列返回的乘客。他们说自己也是当地人,出国寻求医疗帮助。

达吉斯坦政府周一早间表示,正在共和国各地加强安全措施。达吉斯坦约有人口 300 万。

达吉斯坦共和国首脑 Sergei Melikov 表示,尽管达吉斯坦人 “ 同情因不义的人和政客的行为而遭受苦难的受害者,并为巴勒斯坦的和平祈祷 ”,但这起事件严重地违反了法律。

Sergei Melikov 在 Telegram 上说:“ 守候手无寸铁、没有做任何违禁之事者的暴徒,是懦夫。” 但是,他在其他地方则指责是外部行为者制造了骚乱,称骚乱的发生 “ 是因为我们的敌人散布的虚假言论 ”。

俄罗斯航空当局周日晚间表示,所有 “ 未经授权的公民 ” 均已被赶出机场,而网上流传的一些视频片段似乎显示,警方逮捕了一些抗议者。

当地宗教当局表示,它们可能需要从达吉斯坦各地疏散大约 800 个犹太家庭,其中许多家庭居住在南部城市德尔本特(Derbent)。

当地犹太社区的政府代表 Ovadya Isakov 告诉新闻媒体 Podyom:“ 达吉斯坦的局势,十分困难。社区的人都很害怕,他们打电话来,但我不知道该给他们什么建议。”“ 值得离开吗?因为俄罗斯不会拯救我们(Because Russia is not our salvation),并且在俄罗斯也曾有过大屠杀。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10 月 7 日,哈马斯在以色列南部发动袭击,制造恐怖事件,造成 1400 多人死亡。作为回应,以色列政府对加沙发动了轰炸。据当地官员称,截至周日,已造成约 8000 人死亡。自哈马斯发动恐怖袭击以来,达吉斯坦的名人一直在发表支持巴勒斯坦和反对以色列的言论。

前综合格斗冠军、也可能是达吉斯坦最有名的人物 Khabib Nurmagomedov,本月早些时候在 Instagram 上向 3500 多万粉丝发布消息称,以色列正在加沙进行 “ 种族灭绝 ”。

关于反犹太的报告,并非仅限于马哈奇卡拉。在邻近的 Kabardino-Balkaria 地区的另一个城市纳尔奇克(Nalchik),一个计划中的犹太中心周日凌晨被纵火。周日早些时候,抗议者还包围了达吉斯坦城市哈萨维尤特(Khasavyurt)的一家酒店,搜查 “ 犹太难民 ” 的房间。

莫斯科前首席拉比 Pinchas Goldschmidt 在 X 平台上说:“ 我们收到了来自达吉斯坦 4 个不同城市的报告……暴徒要求杀死犹太人。” “ 俄罗斯政府在这场冲突中站在哈马斯一边,没有谴责7/10 大屠杀,这是其立场的直接结果。”

哈马斯代表团本周早些时候访问莫斯科,与俄罗斯外交部会晤。这是该极端组织自 10 月 7 日袭击事件以来首次高调出访。

以色列在一份就机场袭击事件的声明中,敦促俄罗斯当局保护其管辖范围内的以色列人和犹太人。

以色列外交部表示:“ 以色列国严肃地对待,任何地方伤害以色列公民和犹太人的企图。”“ 以色列希望俄罗斯执法当局,保护所有的以色列公民和犹太人。”

来源:THE GUARDIA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