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5月26日 16:11

瑞典企业家联合会痛批政府提高工签的最低收入要求,称政客的行为完全没有逻辑

11 月 6, 2023

瑞典企业家联合会(Svenskt Näringsliv)副主席 Karin Johansson 近日对 11 月 1 日已生效的工签最低收入的新要求提出了强烈的批评。她表示,瑞典政府为劳工移民设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的依据是完全错误的,政客的这种通过制造新的问题来解决问题的行为完全没有逻辑。

新规关于工资的最低要求,是以瑞典统计局(SCB)每年公布的工资中位数为依据。根据当前工资的中位数,工作许可的最低收入被确定为 27360 克朗。Karin Johansson 说:“ 事实上,绝大多数集体协议对工资的要求都低于这一最低标准。”“ 政客们在开始这项实验时,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劳动力市场的需求。”

Karin Johansson 指出,这一最低工资标准,还有可能在瑞典劳动力市场造成严重的不公正。因为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欧盟以外的劳工的工资必须高于瑞典人的工资。

瑞典政府认为,之所以要引入最低的工资标准,是因为在劳工移民方面存在着大量的滥用行为。例如,瑞典劳动力市场负责人 Johan Pehrson 在接受 SVT 采访时说:“ 围绕着这一问题,已经发生了大量的严重犯罪。”

对此,瑞典企业家联合会技能供应专家 Amelie Berg 表示,没有任何研究可以支持这一说法。事实上,如果真的需要掌握工作许可被滥用的现状,就应当包括瑞典劳动力市场上的所有外国劳工,而不仅仅是欧盟以外的劳工移民。

企业家联合会副主席 Karin Johansson 说,显而易见,不幸的是,政客们选择相信了工作许可大量被滥用的神话。事实上,从实践中看,当务之急是要遏制劳动力市场上的各种剥削行为,但设定最低的工资标准并不能有效地阻止劳工剥削,因为真正的骗子总能找到逃避法律法规的方法。

政府决定提高工作许可最低工资标准的另一个依据是,外国劳工的月收入低于 13000 克朗。今年早些时候,移民内阁大臣 Maria Malmer Stengard 在接受瑞典广播公司采访时就曾表示: “ 他们从世界的另一端来到这里,每月只需要 1.3 万瑞典克朗,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但司法内阁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所作的调查(SOU 2021:88)显示,2020 年,在因劳动力市场原因获得居留许可的外国人中,约有 87% 的人每月收入超过了 2 万克朗。这一群体除了劳工移民外,还包括互惠生、实习生、青年交换协议生等。调查还显示,其中只有 0.7% 的人,月收入在 13000 至 13999 克朗之间。

Karin Johansson 说:“ 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一小部分人是否包括劳工移民,因为他们有意无意地把苹果与梨混在一起。”

Karin Johansson 强调,政治上设定最低工资的做法,是一个潜藏着巨大风险的实验。我们今天已经看到,一些企业因为支付不起政府确定的高薪而被迫终止雇佣关系。政府越是限制就业市场,对企业的打击也就越大,而这势必会进一步影响瑞典的福利和竞争力。

来源:TIDNINGEN NÄRINGSLIVET;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