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6月20日 05:58

瑞典审计报告认为,近十分之一的工签和四分之一的学签可能存在问题

12 月 1, 2023

下文是瑞典审计署关于撤销居留许可的审计报告的摘要,11 月 30 日发表在其官网上。

如果一个人不再被允许留在瑞典,那么,其居留许可就必须被撤销。但瑞典国家审计署(Riksrevisionen)的审查却显示,有数以千计的个案没有做到这一点。

根据《外国人法》的规定,瑞典移民局可以基于多种不同原因,撤销居留许可、工作许可或保护身份之声明。并且,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必须撤销居留许可。国家审计署已经完成了对撤销居留许可制度的运行是否有效,是否符合立法者之意图的审查。

即使有理由,居留许可也可能不会被撤销,这很常见

审计署注意到,有关撤销居留许可的制度,并未按立法的规定实施。例如,当一个持有瑞典永居的人永久搬离瑞典时,移民局必须撤销其居留许可。但事实却是,截至 2020 年底,仍有 9000 人持有永久居留许可,尽管其已被登记为 2019 年或更早就迁出了瑞典。可能还会有一些,在没有向当局登记的情况下,就离开了瑞典。国家审计署的分析还显示,有 1700 名登记在瑞典并持有工作许可的人,2020 年完全没有申报工作收入,但其居留许可并未被吊销。另有 2800 名持有学习许可的人,并没有在瑞典进行任何形式的学习注册。这意味着,近十分之一的工作许可和四分之一的学习许可可能存在问题。

撤销居留许可并不是管理上的优先级事项

审计署评估后认为,造成上述问题的一个重要的解释是,瑞典政府和移民局对撤销居留许可的重视程度不够。在 2013 年至 2022 年期间,政府没有向移民局提出任何关于撤销居留许可的目标、任务或报告要求。与此同时,却向移民局下达了大量的任务,以优先处理其他类型的申请。在这一期间的末期,移民局还实施了广泛的节约措施。因此,审计署注意到,移民局主动优先处理撤销许可的余地着实有限。这反映在,它没有制定任何统一的程序,以调查和决定撤销居留许可的案件。与撤销有关的工作,也没有被包括在该部门的内部生产目标、后续行动或资源分配中。处理可能导致撤销的信息的程序,也存在着薄弱之处。例如,移民局原本可以通过更自动化的系统,来处理来自其他部门的信息,从而简化其工作。

其他机构不向移民局提供信息

审计署发现,移民局只有在法律支持下,才可以主动检查工作许可的发放。否则,就必须先收到线索,表明某人不符合其居留许可的条件,才可以启动有关的程序。许多其他机构也有这类信息,但审查发现,它们并不总是将此类信息分享给移民局。

例如,税务局处理人口登记的人员,经常会发现一些可能导致撤销许可的信息,但他们无权将这些信息转交给移民局。这是因为,税务局与其他机构一样,缺乏信息移交的法律条件。在大多数情况下,国家机构被排除在《公开和保密法》中所谓的一般条款之外,从而导致不能有效地交换信息。此外,根据规定,每项移交都必须逐一个案检查,这既耗费人力,又耗费时间。

即使移民局收到了有关的信息,并据此采取行动,也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做出决定。例如,社保机构当局(Försäkringskassan)或养老金管理机构(Pensionsmyndigheten)调查后发现,某人因移居国外不应再享受瑞典的社会保险,它们会将信息提交给税务局,然后由后者进行自己的调查。当税务局完成调查并注销该人的人口登记后,才会通知移民局。只有这样,移民局才能启动调查,以确定是否也应该撤销该人的居留许可。可见,在移民局能够做出决定之前,可能已经过了 3 个不同的居留许可终止的调查。

撤销居留许可的决定,并不总能产生预期的效果

撤销居留许可的决定,并不总能产生预期的结果。这通常是由于,移民局无法将决定送达有关人员。审计表明,移民局没有充分利用《送达法》(delgivningslagen)所允许的送达机会。并且,它也并不总是在其案件管理系统中注明送达或生效。在 2013-2022 年期间,近一半的居留许可撤销的决定没有注明送达或生效的日期。其中许多居留许可已过有效期,每 4 个被撤销的永久居留许可,就有 1 个没有在系统中注明。如果移民局不能证明做出的决定已经送达,即使居留许可已被撤销,有可能仍然有效。其结果是,这些人仍被允许继续进出瑞典和申根地区,并获得他们不再有资格享有的服务和福利。此外,移民局很少将撤销居留许可或撤销保护身份声明的决定抄送其他部门。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日常工作的缺陷,但主要的原因却是,移民局并不清楚在何种情形下才有义务将撤销的决定抄送其他部门。

此外,社会保险机构、养老金管理机构、警察局、市政和省当局,可能需要检查一个人是否在瑞典持有有效的居留许可。但对这些机构来说,这些信息并不总是容易获取或易于理解的。有权从移民局获取登记信息的机构,通常需要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联系,以了解某一此类信息的含义以及应该如何解释。国家机构、省市当局有时也会错误地认为,只要登记在瑞典,就有权留在瑞典,并有权享有各种福利。

上述问题的后果

审计显示,在 2013-2020 年期间,国家机构和市政当局错误地支付了高达 4.3 亿瑞典克朗的款项。其中一部分支付给了居留许可被吊销的人,一部分支付给了永久迁离瑞典但其永久居留许可并未被吊销的人。因此,该责任既在于移民局,也在于有关的支付机构。出现错误的一个原因是,社保机构当局在决定发放福利时,可能使用了过时的居留许可信息。国家审计署评估后认为,这些不正确的支付,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对瑞典社会保险覆盖对象缺乏控制的这样一个更广泛问题的表现。有鉴于此,国家审计署已经开始对跨境流动情况下的社会保险内部控制进行审计。

国家审计署的建议

(1)对瑞典政府的建议

  • 要研究如何让需要获得有关居留许可之信息的机构更容易地获得这些数据;
  • 要研究在涉及可能与居留许可条件相冲突的信息时,是否有可能对税务局、社会保险和养老金机构引入报告移民局的义务;
  • 要研究是否有可能要求移民局,必须向社会保险和养老金机构通报关于撤销居留许可或撤销保护地位声明的决定。

(2)对瑞典移民局的建议

  • 使撤销许可的案件对该机构的内部规划、后续跟踪和资源分配公开;
  • 开发自动化系统,以改进线索管理和后续跟进工作;
  • 简化通知工作,采取措施确保更多的决定产生法律效力;
  • 要审查在现有立法的框架内,是否有可能让有关当局和其他有权者,更容易获得关于居留许可有效期和撤销居留许可的数据。

(3)对社保机构当局的建议

  • 要制定在决定和付款过程中必须检查居留许可的程序。

来源:RIKSREVISIONEN.SE;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