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6:16

瑞典工会为什么与马斯克的特斯拉产生冲突?

12月 5, 2023

“ 我不同意工会的观点,”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本周在台上接受采访时语无伦次地说。“ 我只是不喜欢任何会形成地主和农民等诸如此类的东西。”

马斯克在《纽约时报》活动上的亮相,可能最令人难忘的是他对广告商抛弃 X 平台的猛烈抨击;但这次反工会的言论,凸显出了万里之遥的瑞典正在发生的一场冲突。

马斯克的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在瑞典仅雇佣了大约 120 名员工,他们在几个不同的地点,为瑞典司机提供汽车维护保养服务。

然而,正是这一小群工程师,却成了一波工业行动的中心。在这场行动中,瑞典工会认为,该国长期以来形成的和谐劳资关系的模式正在受到威胁。

在瑞典,“ 同情罢工 ” 是合法的。因此,代表特斯拉员工的工会 IF Metall 也得到了其他行业的一系列抵制和禁运的声援,其影响涵盖的范围,远超这场争议的中心——瑞典港口的码头工人拒绝装卸特斯拉汽车;邮政工人拒绝递送特斯拉车牌;电工拒绝为特斯拉的充电桩提供维护。

特斯拉正寻求对其中一些声援罢工采取法律行动,但同时,断然拒绝对该工会的核心诉求,即签署集体协议,做出让步。

在瑞典,集体协议通常是由雇主协会和工会共同起草,并涵盖整个行业,是该国近一个世纪以来规范劳动力市场的关键。

与许多其他欧洲国家不同,瑞典没有法定的最低工资要求,也几乎没有法定的劳动力市场监管。相反,该体系基本上是自愿的——工资和其他条件(包括养老金)的基准,均由集体协议设定。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8 年估计,瑞典近 90% 的劳动力,由集体协议所覆盖。

其结果是,即使按照北欧国家的标准,瑞典的工业环境也非常平静:例如,2010 年至 2021 年期间,瑞典平均每年因工业行动损失 8100 个工作日,而挪威和芬兰则超过 12 万个工作日。

然而,鉴于马斯克的态度,特斯拉断然拒绝签署可涵盖其瑞典员工的集体协议,这并不令人意外。经过长时间的谈判而无果后,工会 IF Metall 的成员们选择使用了他们手中唯一的武器——罢工。

IF Metall 工会的发言人 Jesper Pettersson 说: “ 在过去 5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一直在试图与特斯拉磋商,我们试图向他们解释集体协议的好处。但他们仍然拒绝……最终,我们失去了耐心。”

Arena Idé 智库调查主管、瑞典劳动力市场专家 German Bender 表示,他能够理解工会的担忧。他说:“ 尽管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冲突,大约有 120 或 130 名员工,但它是一个庞大的雇主,有可能产生确立规范的后果。”

“ 我的意思并非,如果工会失败,瑞典的模式第二天就不复存在;但这在原则上很重要,因为如果工会允许特斯拉这样做,其他雇主就会自问,为什么我必须签署一份集体协议?”

German Bender 补充说:“ 很难说会有多快,但我们已经看到,在德国,集体谈判的覆盖范围在过去的 10 年、15 年里已经大幅缩小。所以,这是这次事件的一个可能的结果。”

代表 Spotify 英国员工的 Prospect 工会秘书长 Mike Clancy 也同意:“ 这些事情很快就会变得十分微妙(slippery slopes)。鉴于接下来(可能的示范效应),瑞典工会不会允许一家海外巨头到来,并开启蚕食的社会模式。”

特斯拉并不是唯一一家试图挑战该国做法的高科技公司——瑞典的先买后付贷款机构 Klarna 最近签署了一项集体协议,但这是在威胁要采取罢工行动之后才签署的。同样来自瑞典的音乐流媒体网站 Spotify 尚未签署集体协议。

此外,这还牵涉到一个更广泛的利益攸关的原则:在整个发达世界,随着经济从化石燃料向新能源的转型,这对就业和工人意味着什么,是一个活生生的问题。

Mike Clancy 说:“ 在我们努力实现脱碳目标的过程中,每个行业的转型,都涉及到劳资关系和社区方面。”

在美国,强大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 Workers),在对福特和通用汽车在内的主要汽车制造商持续不断地发动罢工后,刚刚为其成员赢得了未来 5 年高达 25% 的加薪。

但在许多生产下一代汽车的工厂,包括特斯拉在内,尚未认可工会的决定。

在集体谈判传统上被广泛采用的德国,工会 IG Metall 正在积极地寻求在特斯拉位于柏林附近的超级工厂(该工厂雇佣了 1100 名员工)组织动员,并密切关注着瑞典的僵局。

瑞典 IF Metall 工会的发言人 Jesper Pettersson 说:“ 特斯拉是绿色转型的主要参与者,但对我们来说,我认为,显而易见的是,它们应该按瑞典所有其他公司的相同条件竞争,并尊重瑞典劳动力市场的基本原则。”

瑞典的国家调解机构 Medlingsinstitutet 也在试图调解特斯拉与工会的紧张关系,但该机构高级劳工顾问 Per Ewaldsson 承认,这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 在这个案例中,争议更多的是原则问题,而不是实质性问题,因为工会要求与该公司达成集体协议,而该公司拒绝了这样的协议。因此,从调解的角度看,要找到一个妥协的方案,相当复杂。”

在英国,过去 12 个月的大范围罢工已成为一个现实的政治问题。与英国不同,瑞典的政界人士则倾向于置身于劳资纠纷之外。

这场罢工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工会 IF Metall 已下定决心,打持久战。工人罢工的工资损失已得到了全额补偿。该工会表示,其价值约 10 亿英镑的罢工基金,如果需要,可以支付数十年的工业行动成本。工会发言人 Pettersson 说:“ 我们一直预计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特斯拉将瑞典员工的工作转包给另一家签订集体协议的公司。亚马逊在瑞典的仓库就采用了这种方式。

但这样一来,特斯拉对待工会的态度以及高科技绿色经济中工人的工作条件等更广泛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与此同时,正如 German Bender 所指出的,“ 考虑到所有这些都与埃隆·马斯克有关,我们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 ”。

来源:THE GUARDIA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