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7月19日 23:39

瑞典司法的历史性判决:上诉法院维持对伊朗参与大规模处决的前官员的终身监禁判决

12 月 20, 2023

上世纪 80 年代,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武装冲突即将结束时,当时的伊朗最高精神领袖、伊斯兰共和国的创始人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发布了一项伊斯兰教令(fatwa),要求处决伊朗监狱中的政治反对派囚犯。

1988 年夏天,成千上万的囚犯,在伊朗全国各地的多所监狱里被杀害。据人权组织称,他们被带到类似法庭的委员会,几分钟内就被决定了命运。



多年过去了,没有人因大规模处决而被绳之以法。

30 多年后的 2019 年 11 月,一位名叫 Hamid Noury 的伊朗男子,抵达瑞典阿兰达机场,随后被逮捕。他被怀疑在伊朗卡拉季(Karaj)监狱的处决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2021 年 7 月,这名时年 61 岁的男子被指控多项严重违反国际法和谋杀的罪行。但他否认了所有的指控。

瑞典是第一个对 1988 年在伊朗犯下的国际罪行进行合法审判的国家。

在一份新闻通稿中,瑞典地区检察官 Kristina Lindhoff Carleson 表示:“ 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被认为是如此严重,因此,无论发生在何处,也无论何人所为,国家法院都必须能够审查这种嫌疑。由于瑞典对违反国际法的罪行拥有普遍管辖权(universell jurisdiktion),因此,我们既有机会,也有一定的义务起诉这些罪行。”

2022 年 7 月 14 日,斯德哥尔摩地区法院裁定,Hamid Noury 犯有谋杀罪和多项严重违反国际法的罪行,并判处其终身监禁。这引起了伊朗的强烈批评,称该判决是出于政治动机。

2023 年 12 月 19 日,瑞典一家上诉法院维持了对这位前伊朗官员的有罪判决和终身监禁处刑。

瑞典上诉法院的裁决,受到了聚集在法庭外的数百名抗议者的欢呼,他们挥舞着旗帜,高呼口号,呼吁终结伊朗政权。

伊朗反对派组织全国抵抗委员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 Abdolreza Shafie 告诉路透社:“ 这是伟大的一天,美好的一天,正义得到了伸张。”

国际大赦组织在 2018 年的一份报告中称,根据伊朗政府命令处决的人数约为 5000 人,“ 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伊朗从未承认这些杀戮。

该起案件,在瑞典和伊朗之间造成了很深的裂痕。

本月早些时候,伊朗一家法院开始审判一位名为 Johan Floderus 的瑞典籍欧盟机构雇员,此人于 2022 年在伊朗度假时被捕。

Johan Floderus 被指控为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和 “ 人间腐败(corruption on earth) ”,这是一项可以判处死刑的罪行。

瑞典称伊朗当局的拘留是任意的,并要求立即释放他。

人权组织和西方政府指责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试图通过可能是莫须有的安全指控进行逮捕,以迫使其他国家做出政治让步。

德黑兰表示,对 Johan Floderus 的逮捕,是基于其刑法,并否认出于政治原因而羁押人员。

来源:SVT & 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