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1:25

特斯拉与瑞典的劳资纠纷,在北欧国家引发了雪山崩塌般的声援

1月 6, 2024

特斯拉与瑞典工会 IF Metall 之间的劳资纠纷,得到了北欧地区许多工会的声援,它们都敦促这家美国汽车制造商,与瑞典工会达成集体谈判协议。

大约 130 名属于 IF Metall 工会会员的工人,于 2023 年 10 月 27 日开始罢工,这引发了码头工人、清洁工和汽车经销商等的声援——这是未受影响工人的一种团结策略。



在北欧国家,同情罢工通常是合法的,而在美国,这类行为基本上是被禁止的。

上世纪 90 年代,美国玩具公司 “ 玩具反斗城 ”(Toys “ R ” Us)在经历了 3 个月的罢工,并伴随同情罢工和封锁后,与 130 名瑞典员工签署了集体协议。

北欧国家的声援行动,可能扰乱了特斯拉在瑞典的供应链,并大幅提升了对它的压力。以下是对瑞典工会声援行动的概述。

瑞典

去年 11 月,瑞典运输工人工会承诺,将阻止特斯拉汽车在全国各地的港口装卸。一个码头工人工会也表示,从 11 月 17 日起,它将不会在瑞典港口处理特斯拉汽车货物。

11 月 20 日,代表服务和通信工人的工会 Seko,开始阻止邮政公司 PostNord 和物流公司 CityMail,向特斯拉在瑞典的工作场所投递和收集邮件和包裹,由此切断了特斯拉从该国交通部门获得车牌的渠道。

公务员工会表示,由瑞典和丹麦政府所有的邮政公司 PostNord 的员工,将自 11 月 21 日起,暂停向特斯拉送货。

去年 11 月,瑞典电工工会誓言,要停止对特斯拉设施和充电站的电气维修工作;一个油漆工工会警告称,将停止为特斯拉汽车喷漆。

从 11 月 17 日起,建筑维修工人工会停止了与特斯拉有关的所有工作,而一个建筑工人工会则承诺,停止特斯拉服务车间的维护和建筑工作。

从 12 月 29 日起,运输工人工会停止在特斯拉瑞典工厂收集垃圾。

瑞典市政员工工会 Kommunal 也于 12 月 14 日宣布,从 1 月 2 日起,停止对特斯拉在 Mölndal 和 Örebro 工厂收集垃圾。该工会还计划阻止其他服务提供商进行垃圾收集。

挪威铝业和能源公司 Hydro 的子公司 Hydro Extrusions 的工会工人(他们也属于 IF Metall 工会会员),从 11 月 24 日起停止了特斯拉汽车产品的生产。

11 月 14 日,瑞典音乐家工会表示,将阻止特斯拉汽车媒体系统播放部分音乐。

一些瑞典养老基金也敦促特斯拉与工会签署协议,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售特斯拉股票。

挪威

挪威最大的私营部门工会于 12 月 6 日表示,除非特斯拉与 IF Metall 达成协议,否则它将从 12 月 20 日 开始,阻止面向瑞典市场的特斯拉汽车过境运输。

该工会表示,它打算向特斯拉发出一个 “ 明确的信号 ”,并采取必要措施,确保阻止所有经挪威运往瑞典的特斯拉汽车,但拒绝透露可能采取的具体措施。

丹麦

12 月 5 日,丹麦码头工人工会表示,它不会为瑞典客户卸载或运输特斯拉生产的汽车。

12 月 6 日,丹麦最大的养老基金之一 PensionDanmark 表示,由于特斯拉拒绝与工会达成协议,它已决定出售所持特斯拉股份。

芬兰

12 月 7 日,芬兰运输工人工会表示,从 12 月 20 日起,该工会的码头工人将停止在芬兰所有港口装载运往瑞典的特斯拉汽车和零部件。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