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2:50

欧洲议会 6 月份的选举,有可能让欧洲极右翼势力获得重大支持

1月 7, 2024

距离欧盟选举还有 6 个月的时间。民意调查显示,欧洲议会中两个最右倾的团体,有可能取得良好的成绩。

“ 欧洲选举 ”(Europe Elects)去年 12 月进行的调查显示,如果极右翼的身份与民主党(ID)和疑欧派的欧洲保守改革派(ECR)联合起来,可能获得的支持,足以与目前欧洲议会中最大的党派——中右的欧洲人民党(EPP)匹敌。



但民意调查也预测,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S&D)和中间派自由主义的复兴欧洲党(RE)组成的非正式联盟,仍将保持绝对的多数,在 705 个席位中占据 404 席。

但是,如果欧洲极右翼政党的支持率继续上升,这一联盟有可能面临一些激烈的竞争。

根据 “ 欧洲选举 ” 的民意调查,身份与民主党的席位预测增加了 12%,达到自 2020 年 2 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法国极右翼国民大会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和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都是著名的欧洲怀疑论者,二人都属于该党。

欧洲保守改革派的支持率也略有上升,达到 11%。该组织因其成员党意大利兄弟党最近在选举中获胜而深受鼓舞,意大利兄弟党的领导人焦尔吉娅·梅洛尼(Giorgia Meloni)于 2022 年 10 月成为该国首位女总理。波兰的法律与正义党和西班牙极右翼的 Vox 党也都属于欧洲保守改革派。

如果这些预测成为现实,可能会给欧洲主要的政党带来麻烦。

“ 欧洲选举 ” 的分析师 Jakub Rogowiecki 告诉记者:“ 如果你把这两个政党(极右翼的身份与民主党和欧洲保守改革派)合并起来,而不考虑它们组成一个团体的可能性(这也是人们正在讨论的事情之一),那么结果将是 23%,与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的结果大致相同。”

但是,极右翼政党的联合也有障碍,那就是,它们在乌克兰战争、移民,甚至是欧洲一体化等问题上存在意识形态的分歧。

Jakub Rogowiecki 解释说:“ 这可能促使它们在具体问题上进行合作,从而改变欧洲层面的基调和决定,以及总体上迅速转向右翼政策。”“ 特别是移民问题,是推动政策的主要驱动因素,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欧洲保守改革派、身份与民主党和匈牙利的青民盟之间不结成联盟,也肯定会影响到下次选举中可能组建的联盟。”

欧洲人民党 2019 年暂停了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所在的青民盟(Fidesz)的合作,两年后,青民盟的议员退出了欧洲人民党。

如果议会倾向于某些党派,就有可能达成交易,例如,近几个月以来,欧洲人民党主席 Manfred Weber 一直坚持要与欧洲保守改革派合作。他呼吁欧洲议会在欧洲人投票前完成《移民与庇护新协定》,这样各国政府就能向持怀疑态度的选民展示一些东西。

Manfred Weber 的做法受到了社会党和绿党的批评,认为这是在试图安抚极右翼,系以中间派为外衣,模仿极右翼的激进议程。

但是,近年来,欧洲人民党旗下的几个政党为了达到执政的目的,都与极右翼的组织达成了联合协议。

不仅各党派之间存在分歧,欧盟成员国之间也存在分歧。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是通过各成员国的视角进行的,而成员国之间的角度往往各不相同。

来源:EURO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