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1:08

瑞典重启能够隐身之潜艇的建造计划,以加强北约对波罗的海的控制

1月 14, 2024

十多年来,瑞典的两艘新型 A26 攻击型潜艇,一直处在图纸设计阶段。但是, 现在,在波罗的海沿岸一家造船厂的一个巨大装配车间里,这两艘新潜艇终于进入了组装阶段。

这两艘分别以瑞典两个地区 Blekinge 和 Skåne 的名字命名的柴电潜艇长达 66 米,计划分别于 2027 年和 2028 年下水, 旨在加强波罗的海东部海域的巡逻,并在俄罗斯与欧洲关系日益恶化的情况下,跟踪和应对莫斯科的海上行动。

这是瑞典自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以来建造的首批新潜艇,并将与这个北欧国家舰队现有的 4 艘旧潜艇一起在波罗的海服役。

瑞典军事设备制造商萨博(Saab)旗下 Kockums 公司的负责人 Mats Wicksell 说:“ 尽管我们在建造潜艇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但这仍然是我们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挪威海军最近从德国蒂森克虏伯海洋系统公司(TKMS)订购了 4 艘新潜艇。荷兰已收到了 TKMS、萨博 Kockums 和法国海军集团等建造 4 艘潜艇的投标,而早在 2004 年就已经裁撤了皇家海军潜艇的丹麦最近又表示,它有可能改变这一局面。加之未来不久就要下水的瑞典新潜艇,这些事实显示出,北部欧洲海域的水下军事装备正在加速更新。

根据瑞典国防研究局的一份报告,这一扩张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与北约最大的欧洲舰队之间的差距,而北约的欧洲舰队将在 10 年内略有增长。法国 6 艘新的 “ 梭鱼 ” 级潜艇正在服役,德国还有两艘 212 型潜艇即将加入其现有的 6 艘潜艇舰队。到本十年末,英国的 “ 机敏 ” 级潜艇总数将达到 7 艘,意大利的 “ 托达罗 ” 级潜艇总数将达到 8 艘。

就在欧洲对其潜艇装备升级之际,俄罗斯也在紧张地扩充自己的潜艇舰队。去年 12 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了白海潜艇生产中心,并在码头上与两艘新潜艇——Krasnoyarsk 号和亚历山大三世号——合了影。

根据瑞典的报告,到 2030 年,俄罗斯海军将拥有 50 艘潜艇。

瑞典的报告说,到 2030 年,美国潜艇舰队的数量会略有减少,降至 57 艘,但继续引入新的弗吉尼亚级潜艇,将有助于保持甚至扩大美国在同一时期对其竞争对手的技术优势。

最近的一个工作日,我们参观了瑞典南部海军城市 Karlskrona 的萨博造船厂,那里热闹非凡。

部分已建成的 Blekinge 号被盖在脚手架下,而金属工人们正在为高技能焊工准备进一步的钢制船体部分,以便随后将其组装成为一个能够承受水雷爆炸和海底撞击的整体。在另一个区域,电工正在对高科技的操作室穿插看似无穷无尽的电缆。

对于瑞典来说,这批拖延已久的新型潜艇——最初原定于 2018 年和 2019 年服役——在迅速恶化的安全环境中,将起到一剂强心针的作用。

瑞典的领海, 曾经遭到过一艘身份不明的潜艇的入侵。2022 年,北溪天然气管道在其专属经济区发生爆炸。2023 年,连接其与爱沙尼亚的海底通信电缆链接被切断。

2014 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瑞典恢复了征兵制度,并对其战略要地波罗的海哥特兰岛重新军事化。面对莫斯科 2022 年对乌克兰的全面入侵,瑞典将 2023 年至 2024 年间的国防开支提高了30%,并且一改上百年的中立史,提出了加入北约的申请。

今年 1 月初,瑞典政府和军队最高指挥官发出了 “ 为战争做好准备 ” 的警告。

斯德哥尔摩一直声称,它可以为北约的军事实力做出贡献,并且它申请加入北约,并不只是为了享受北约的相互防卫保障。而启动 A26 潜艇的计划,则是瑞典这一声称的关键论据。

自波罗的海国家 2004 年、芬兰于去年 4 月加入北约以来,该军事联盟一直面临着如何保护这些国家的海上补给线,以及在与克里姆林宫发生冲突时,如何限制俄罗斯进入的问题。

曾为瑞典潜艇指挥官,现为海军规划人员的 Carl Gyhlenius 表示,他觉得瑞典的加入,正在让北约补齐一块 “ 缺失的拼图 ”。

他说:“ 如果你没有必要的经验,波罗的海是很难对付的。而另一个国家正在加入北约,把波罗的海作为自己的后院,并拥有该地区的专业知识,这应该会缓解军事行动上的问题。”

波罗的海普遍被认为,其作战环境十分棘手。一方面,不同区域的盐度,会影响声纳;另一方面,它也很浅,交通繁忙,这增加了碰撞的风险。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最近访问斯德哥尔摩时,赞扬了瑞典的国防工业,称其提供了 “ 跨越多个领域的先进技术 ”。他说,这个北欧国家的加入,将成为北约寻求从技术上压倒对手的一个 “ 巨大优势 ”。

瑞典的第一艘潜艇名为 “ 鲨鱼 ” 号,于 1904 年下水。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作为东西方之间中立国的瑞典,为建立强有力的国防,其海军也在不断地提高水下作战能力。

上个世纪末,瑞典的工程师在技术上取得了突破,发明了一种被称为不依赖空气推进(AIP)的系统,该系统可让潜艇在不浮出水面的情况下运行更长时间,增强其逃避探测的能力。

冷战结束后,瑞典削减了国防开支,并在长达 10 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搁置了其潜艇计划。直到 2010 年,国防大臣 Sten Tolgfors 宣布启动了建造 A26 的计划。

但自那以后的几年里,A26 潜艇项目一直因延误和成本超支而饱受批评。

但其支持者表示,在掌控波罗的海水路之于地缘政治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之际,打造出适应波罗的海之状况的舰艇,将证明这一等待和额外的成本是合理的。

在其宣传材料中,萨博公司指出,A26 的尺寸、其更新的 AIP 系统及新型的对抗声纳的船体设计,使其非常适合波罗的海。

萨博公司表示,它还采用了新的模块化设计,可以更方便地替换过时的技术。潜艇前部新的控制台,可使潜艇内外的互动更加方便。

Kockums 公司的负责人 Mats Wicksell 说,A26 代表着物有所值,因为它将隐身和先进的武器系统结合在一起,既有助于御敌,也有助于降低未来发生代价高昂之冲突的风险。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