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1:55

瑞典两家牙科诊所虚构数千人的就医信息、骗保数百万,两被告被判刑

1月 20, 2024

一名牙医和两家牙科诊所的合伙人,因严重的福利罪(bidragsbrott)被判处监禁。二人通过向社会保险局提供虚假就医保健信息的方式,骗取牙医保健津贴 800 万克朗。

地区法院周五的判决,涉及被起诉的两名被告在斯德哥尔摩两家牙科诊所内犯下的严重欺诈,即严重的福利罪。

地区法院以严重的福利罪和严重的洗钱罪判处牙医 4 年监禁,并被责令其缴付 600 万克朗,以冲抵其欺诈犯罪所造成的损失,但驳回了检察官对他的严重会计罪的指控。



本案的另一名被告系诊所的合伙人、财务经理和董事会副主席。因严重洗钱和轻微兴奋剂罪被判处 2 年监禁,但对他的其他指控,包括严重的欺诈指控,则被驳回。由于被告未被认定犯有严重的福利罪,亦未被认定其有协助或教唆行为,故无须缴付任何款项。此外,他还被判处在 5 年内禁止从商(näringsförbud)。

其中一家公司,还被勒令支付公司罚金(företagsbot) 600 万克朗。

2023 年 11 月底,两家牙科诊所的两名相关人员,以涉嫌严重的欺诈即严重的福利罪而被起诉。

被告人向社会保险局提交的虚构信息,包括根本就不存在的牙科保健治疗。由于这些虚假的信息,导致社保局错误地向一家牙科诊所的大约 5400 名患者支付了总额约为 670 万克朗的普通牙科护理津贴和特别牙科护理津贴。其中一名男子是牙医,他多次以自己和其他员工的名义,登录电脑系统,多次提交虚假的信息。

地区法院在判决书中写道,已经查明,“ 他的犯罪计划,包括一种反复使用的作案手法,提交虚假的申请,并且基于其行为,足可自然地认定他应当属于整个福利欺诈案的犯罪者 ”。

本案的另一名被告,通过强化牙医的决意和下达指示,在一定的程度上鼓励了牙医的行为。作为财务经理,他还采取措施,实施了掩盖欺诈的行为,其中包括不断与会计师事务所联系和沟通,并亲自管理公司的一般账目,以确保不被发现。

地方法院驳回了对这名共同被告人严重之福利罪的指控。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 至少在某些情况下,对福利犯罪的责任,可以从公司的责任(företagaransvar)中派生出来,这并非不可想象。然而,根据对本案犯罪行为的描述,不能认为 N.N 应对福利犯罪负责。正如地方法院所理解的那样,检察官也没有主张 N.N 实际上实施了构成福利犯罪所必要的任何提交虚假申请的行为。因此,他本人并不符合构成福利罪所必须的任何条件。”

地区法院写道,根据法院的评估,没有具体的证据表明该共同被告人以可构成犯罪的方式参与了福利罪,也就是说,这种情况并没有直接支持他(指检察官)所指控的参与。

另一家牙科诊所也以同样的方式,导致社保局为近 800 人次的患者,错误支付普通牙科护理津贴和特别牙科护理津贴总计约 110 万克朗。

法院审判查明,两名被告人还犯有严重的洗钱罪,因为他们涉嫌采取措施,掩盖来自犯罪的资金。这些措施,包括向一家餐馆投资 450 万克朗。

地区法院在判决书中写道,两人经共同协商,通过投资餐厅的方式,将从社保局骗取的 450 万克朗赃款转移到卖方的银行账户。主审法官认为,这是一种洗钱的行为。

来源:DAGENSJURIDIK.SE;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