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4月17日 23:36

瑞典的帮派枪击暴力犯罪是如何席卷其全国的

1 月 24, 2024

瑞典这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是欧洲枪支犯罪率第二高的国家。专家认为,贫困和不平等是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

瑞典的帮派暴力和枪击事件近年来一直在不断增加,这让民众和政治领导人都感到十分意外。诚如首相 Ulf Kristersson 去年所言:“ 瑞典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国家曾经出现过这样的现象。”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自 2013 年以来,该国的致命枪击事件数量已经翻了一番。2000 年代以来,毒品和枪支犯罪也一直在稳步上升。Ulf Kristersson 的评论没有错:瑞典目前是欧洲大陆枪支谋杀案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大部分的暴力事件,发生在斯德哥尔摩、哥德堡、马尔默和乌普萨拉等较大的城市。2022 年,瑞典首都的人均枪杀率大约是伦敦的 30 倍。更糟糕的还不止这些,动荡不安已经蔓延到了该国较小的城市。

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SD)现在是议会中的第二大党团(它们的支持使目前的中右翼政府得以在 2022 年的大选中掌权),该党团的重要成员很快就把矛头指向了移民。

然而,数据却显示了一幅更为复杂的画面:对于那些生活在犯罪最为猖獗之地区的人,其社会财富远低于瑞典其他大部分地区的生活水准。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最新数据,在有数据的欧洲国家中,瑞典是人均枪支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近年来,该国每 10 万人口的枪支死亡率,超过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与其他人口在 100 万以上的欧洲国家相比,瑞典的枪击死亡率,目前仅次于阿尔巴尼亚。

贫困是暴力热点地区犯罪的主要驱动因素

瑞典警方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确定了一些治安脆弱区域,尽管其人口仅占全国人口的 5%,但却与最严重的暴力事件有关。

在这些地区,欧洲以外出生的居民及其第 2 代和第 3 代的移民占有很高的比例,长期以来,他们深受社会经济环境的影响。专家们表示,经济环境的因素,对当前的治安状况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构成 “ 治安脆弱 ” 的基础统计因子中,80% 以上可被定义为存在社会经济挑战,其中一半系 “ 重大的 ” 挑战。

这些地区的长期失业率大多高于平均水平,并且还在不断地上升。与此同时,面临贫困(一般被定义为经济水平低于中位数的 60%)风险的人口比例,是全国数字的两倍多。

斯德哥尔摩大学青少年犯罪研究中心犯罪学教授 Felipe Estrada Dörner 说,“ 构成犯罪风险的主要因素,是社会经济因素 ”,而不是种族。“ 不仅在瑞典,在国际上,这也是一个经典的、众所周知的模式。”

虽然一些统计数据显示努力的方向是正确的,例如,在过去的 10 年间,在大多数被认定为治安脆弱的地区,青少年未接受教育或不工作的比例有所下降,但仍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Estrada Dörner 教授说,应当优先考虑加速这一趋势,并扭转社会经济衰退的其他方面。“ 为了减缓帮派对新成员的招募,必须减少不平等的现象。政府现在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以进行更严厉的惩罚,但这并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不平等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近几十年来,瑞典的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40 多年来,收入分配从未如此不均。

Estrada Dörner 教授说,收入的差距造成了瑞典目前的状况。

他说:“ 过去几十年来,收入、健康和教育方面的不平等加剧,导致不同地区的儿童和年轻人的生活机会之差距越来越大。”

枪支与毒品犯罪相伴而增

隆德大学副教授、犯罪学家 Ardavan Khoshnood 解释说:“ 瑞典有组织犯罪中最重要的冲突,也许与毒品贸易有关。”

他指出,枪支犯罪、爆炸和毒品犯罪是相伴而生,相伴而增的。

近三分之一的帮派犯罪嫌疑人的年龄在 15 至 20 岁之间

当局表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儿童被黑帮招募。数据也显示,与帮派暴力犯罪(包括非预谋杀人、谋杀和致命袭击)有关的嫌疑人,正变得越来越年轻。

2012 年,15 至 20 岁的青少年占此类犯罪之嫌疑人总数的 16.9%;到 2022 年,这一比例达到了 29.7%。

在枪支犯罪方面,其趋势更加明显:根据瑞典国家预防犯罪委员会的数据,10 年前,在与枪支有关的谋杀和非预谋杀人案件中,年龄在 15 岁至 20 岁之间的嫌疑人比例不到四分之一(23.6%)。但到 2022 年,这一数字接近一半(45.1%)。

不过,这一趋势不能用年轻人犯罪更广泛的趋势来解释。自 2013 年以来,15 至 20 岁年龄组的犯罪嫌疑人数量总体上没有太大变化,并且自 2020 年以来,实际上还有所下降。

Estrada Dörner 教授说:“ 从犯罪学的角度来看,人们会认为……所有青少年犯罪的趋势都是一样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还说,这是一个 “ 虽少但更糟 ” 的迹象。

来源:THE GUARDIA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