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7月25日 02:05

如果匈牙利在本周的峰会上阻止对乌克兰的援助,欧盟外交官称将让它噤声

1 月 29, 2024

当事情进展不顺利时,匈牙利有句谚语:“ 就在青蛙屁股下面(It is under the frog’s ass)”。

在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战争进入第 3 个年头之际,欧洲领导人将于 2 月初举行会议,批准向乌克兰提供 500 亿欧元的重要援助。届时,如果匈牙利试图阻挠,事情肯定不会顺利。

经过多年对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温和态度,这一次欧洲外交官发出了信号,如果他危及欧盟候选国乌克兰的安全,将布达佩斯踢出欧盟表决程序的 “ 核选项 ”,不再是不可想象。

如果欧盟动用其所谓的第 7 条——对成员国最严重的政治制裁,包括暂停其对欧盟决定的投票权——欧尔班就真的会被置于青蛙屁股底下。

一位欧盟官员表示:“ 这句话几乎概括了欧尔班和其他领导人之间的信任问题。” 与本报道引用的其他官员一样,这位官员要求匿名,以谈论欧盟内部受侵蚀的动态。

5 名欧洲官员和外交官表示,欧盟其他国家已做好了对布达佩斯采取行动的准备,对于那些一贯重视凝聚力和一致意见的领导人来说,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举动。

一位欧盟外交官表示:“ 如果欧尔班真的在 2 月的峰会上再次阻止达成(关于预算和向乌克兰提供 500 亿欧元的)协议,那么利用第 7 条剥夺匈牙利的投票权,可能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选择。”

本周关于援助乌克兰的表决,是欧盟向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西方盟国正在坚定不移地支持乌克兰,其意义至关重大。去年 12 月,欧尔班阻止了欧盟向乌克兰提供援助的努力,以示对普京的支持。欧尔班当时表示,只有欧盟解除其因违反法治而被冻结的援助,他才愿意解除否决权。

多年来,欧盟一直在努力阻止匈牙利的民主倒退,当该国逐渐偏离欧盟的自由价值观时,扣留了对它的援助。作为回应,在过去的几年里,欧尔班对欧盟的大量文件使用了战术否决权,以争取更多的资金。

鲁汶大学欧洲政治学教授 Steven Van Hecke 说:“ 很明显,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已经受够了欧尔班。”“ 现在是欧尔班意识到第 7 条威胁存在的时候了。”

人们对(事情的)不确定性几乎失去了耐心。

一位欧盟外交官表示,各国领导人已经被欧尔班拉进了这场游戏。“ 现在我们有点儿输了,我们又陷入了这场他想要什么的游戏。可为什么我们要顾及别人的面子?” 这位外交官接着说:“ 我们应该更强硬一些。”

几位外交官表示,一些中欧和东欧国家害怕援引第 7 条,因为它们担心,将来在其本国内的法治问题上,也会面临类似的审查。

特别是斯洛伐克总理 Robert Fico,是个未知数,因为目前还不清楚,他最终是与欧尔班还是与欧盟其他国家保持一致。

匈牙利国内也有可能出现反弹。总部位于布达佩斯的政治资本研究所(Political Capital Institute)主任 Péter Krekó 表示,暂停匈牙利的投票权,将 “ 使匈牙利与欧盟更加疏远 ”。

在上周的一次议会辩论中,来自欧尔班所在政党的匈牙利欧洲议会议员 Bal´ázs Hidvéghi 就曾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他说:“ 这样做,是在给欧盟掘墓。醒醒吧,在这条疯狂的道路上调头吧!”

法国的策略

在本周四的领导人特别峰会之前,欧盟领导人和欧盟委员会正试图把欧尔班拉回来,而不是用第 7 条的威胁进一步疏远他。

例如,法国希望重建与匈牙利的信任。

最近几周,法国政府官员没有公开批评欧尔班和他的讹诈策略。

去年 12 月,法国总统马克龙还邀请欧尔班到巴黎参加私人晚宴,试图拉拢这位来自布达佩斯的铁腕人物。据几名外交官透露,过去的几周,法国官员曾秘密地访问了布达佩斯,以试图改善两国的关系。

一位熟悉欧盟事务的前法国外交官表示:“ 法国确实在努力解决欧尔班问题。但最大的疑问是,欧尔班的立场是原则性的,还是已做好了进行谈判的准备。”

极右翼的野心

多年来,欧盟一直在与匈牙利对民主价值观的侵蚀做斗争:媒体自由度的降低,对性少数(LGBTQ)权利的攻击,以及缺乏独立的司法体系。

欧盟外交官和官员说,随着这位匈牙利领导人将自己的极右倾向正常化,并赢取一些领导人和一些主流政治的意识形态,欧洲可能会在与欧尔班的更大斗争中失利。

欧尔班的许多意识形态,包括他的反移民政策,已经进入了主流政治。虽然他的反移民言论在 10 年前曾遭到过欧盟领导人的严厉抨击,但如今已反映在欧盟 “ 历史性 ” 的移民协议中,对被拒的寻求庇护者实行更严格的驱逐规则和程序,这表明,欧盟正在向右转。

在乌克兰问题上,亲俄的欧洲怀疑论者欧尔班从战争一开始就表示,基辅和莫斯科应当努力通过调解来解决问题。随着乌克兰的反攻失败,并且近两年来没有明显胜利的任何迹象,欧盟内部对乌克兰的疲劳感与日俱增。

欧尔班 2022 年赢得第 4 个总理任期时曾指出,匈牙利才是 “ 我们欧洲共同的未来 ”。

另一位欧盟官员表示:“ 欧尔班正在进行一场内部革命。”上文引用的一位欧盟官员指出,匈牙利正在加强英语交流的游戏,以吸引整个欧盟的保守派右翼选民。

与欧尔班一样,法国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和荷兰的吉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等其他极右翼领导人也放弃了脱欧的话题,开始专注于从内部来改变欧盟。

在今年 6 月份的欧洲议会选举之后,这位匈牙利总理对欧洲政策的影响可能会加速,届时右翼和极右翼团体的支持率预计将大幅上升,并使他更接近权力的中心。欧洲议会的极右翼和右翼团体将在选举中获得席位和权力。

欧尔班的盟友、欧洲议会议员 Judit Varga 说:“ 匈牙利从未有过其他选项,从未有过退出欧盟的选择。”“ 当整个体系崩溃时,我们将是最后一个支撑最后一根支柱的成员国。”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