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4月18日 01:11

瑞典起诉一起严重洗钱罪案,疑犯通过非法汇款和加密币兑换而谋取利益

2 月 22, 2024

瑞典经济犯罪侦查局(EBM)的检察官近日起诉一起严重的洗钱犯罪,嫌疑人通过向伊朗非法汇款和兑换加密货币的方式进行严重的洗钱活动。该业务持续多年,被怀疑至少有 9000 万瑞典克朗的营业额。目前,5 名嫌疑人遭到起诉。

根据起诉书,其他的刑事指控还有严重的会计犯罪和严重的福利欺诈犯罪,所涉嫌之罪发生在 2019 年至 2023 年期间。

主要的犯罪事实包括:进行所谓的 Hawala 汇款——这是一种不受监管的货币经纪业务,主要用于向没有正常银行系统的国家汇款——以及货币兑换。

Hawala 金融业务主要包括在瑞典和伊朗之间的汇款,还包括瑞典克朗和伊朗里亚尔之间的货币兑换。主要的嫌疑人还充当加密货币兑换商,以本币向个人购买加密货币。Hawala 金融业务与加密货币兑换之间存在着联系,因为嫌疑人使用加密货币将资产从瑞典转移到伊朗,并用 Hawala 业务的收入为兑换加密货币提供资金。

根据起诉书,主要的嫌疑人从这些业务中获得了双重利润,一方面,向 Hawala 业务的客户收取瑞典克朗与伊朗里亚尔之间的汇率溢价;另一方面,通过对加密货币的兑换,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

侦查显示,主要的嫌疑人没有在 Finansinspektionen 注册或申请经营许可,也没有遵守《反洗钱法》有关风险评估、交易和客户检查的规定。

EBM 斯德哥尔摩分局初步调查主管 Veronica Närfors 检察官说:“ 尽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该业务的交易可能具有洗钱的目的,但他(指主要的嫌疑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对这些交易予以阻止或控制。在我看来,恰恰相反,通过使用托管账户(målvaktskonton)、现金专递(kontantkurirer)、匿名的加密货币兑换以及加密聊天服务,主要的嫌疑人故意而积极地向银行和当局隐瞒交易,且没有保留任何交易记录。故此被控犯有严重的商业洗钱罪(näringspenningtvätt)和严重的会计犯罪。”

另有 3 名嫌疑人以不同的方式参与了该犯罪计划,因此,被控严重的商业洗钱罪,以及协助、教唆严重的商业洗钱罪。

此外,主要的嫌疑人还涉嫌虚构私人助理的工作,以便既能获得申报的收入,又能通过这种方式 “ 洗白 ” 自己的工资。主要的嫌疑人与第三人事先约定,将主要嫌疑人的工作时间报告给 Försäkringskassan,但实际上,该嫌疑人并没有从事任何私人助理的工作。第三人收到 Försäkringskassan 支付的助理补偿后,立即存到主要嫌疑人的银行账户,然后,再通过一定的现金获得补偿。

检察官 Veronica Närfors 说:“ 在本案中,主要的嫌疑人和第三人被指控犯有严重的福利欺诈犯罪,第三人同时还被指控犯有商业洗钱罪。”

检察官的主要量刑建议包括:要求对主要的嫌疑人和第三人判处为期 10 年的商业禁令,要求对主要的嫌疑人处以 600 万克朗的公司罚款和没收 250 万克朗的犯罪利润,并要求将主要的嫌疑人和一名共犯驱逐出境。

来源:EKOBROTTSMYNDIGHETEN.SE;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