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5月28日 06:56

《每日电讯报》:俄罗斯正在对乌克兰士兵进行非法化学攻击

4 月 8, 2024

根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的调查,俄罗斯军队正在对乌克兰士兵进行有系统的非法化学攻击。

《每日电讯报》采访了一些驻扎在前线阵地的乌克兰士兵,他们称自己的阵地几乎每天都会受到小型无人机的袭击,主要是投掷催泪瓦斯,但也有其他化学物质。

根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规定,战时禁止使用这种通常由防暴警察使用的被称为 CS 的催泪瓦斯。



Ihor 是部署在顿涅茨克州恰索夫亚尔(Chasiv Yar)前线城市附近的乌克兰侦察部队指挥官,他告诉《每日电讯报》:“ 我们前线地区的几乎每个阵地,每天都会收到一枚或两枚毒气手榴弹。”

他说,由于许多乌克兰军队现在已经深入到了前线地下,俄罗斯很难用常规火炮或发射导弹的无人机进行攻击。他说:“ 他们成功攻击我们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用催泪瓦斯。”

这些毒气尽管不是致命的,也不会导致立即丧失行动能力,但其攻击通常会引起恐慌。“ 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逃离,” Ihor 说。然后,俄军就可以用更常规的武器攻击他们。

另外两名部署在前线两端的乌克兰士兵也谈到了类似的经历。

驻扎在扎波罗热州罗博季涅(Robotnye)的一支步兵部队指挥官 Mikhail 说:“ 防毒面具救了不止一个人的命。” 目前,俄军正在该地区发动攻势。

他说,他的士兵现在被要求随时携带面具。

Slava 是一名资深中尉,他的部队部署在顿涅茨克州莱曼(Lyman)附近,他说,他所在地区的一些乌克兰驻军 “ 几乎每天 ” 都会受到催泪瓦斯的袭击。

在乌克兰军队工作的美国军医和注册护士 Rebekah Maciorowski 向记者展示了其中一枚 CS 毒气手榴弹。

在化学武器袭击之后,她经常被要求为其工作区域的 3 个旅的乌克兰士兵提供医疗援助,她称这些袭击是 “ 系统性的 ”。

她向记者展示了一枚手榴弹,她说最初是由第 53 机械化旅的士兵收回的,这是她工作的一个旅。她说:“ 我的人在炮火中捡回了它,因为没有人相信他们受到了化学武器的攻击。”

化学武器专家、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实验室前负责人 Marc-Michael Blum 证实,这是一枚 K-51 毒气手榴弹,通常装有催泪瓦斯。

乌克兰战场还报告有其他类型的化学气体,不过,《每日电讯报》无法独立验证这些报告。

Maciorowski 女士说,她去年参与调查了一起攻击事件,她怀疑是由氰化氢引起的。氰化氢是一种致命的无色气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西方用作化学武器。

她说,一架俄罗斯无人机向顿涅茨克州的士兵投掷了两枚含有一种未知气体的弹药,这种气体有 “ 碾碎的杏仁香味 ”。

2 人死亡,12 人需要住院治疗。乌克兰最高检察机关的调查主管 Yuriy Belousov 1 月份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称,其中一人的死亡是由一种 “ 未知气体 ” 造成的。

也有报道称俄军使用了氯气和三氯硝基甲烷——一种通常用作杀虫剂的物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德国人用作化学武器。

乌克兰军方官方声称,自全面入侵开始以来,俄罗斯军队已经发动了 626 次毒气袭击。

但 Maciorowski 女士认为这几乎肯定是被严重低估了,她说:“ 可悲的是,就目前而言,许多乌克兰士兵的死亡原因,都没有得到适当的调查。实在太多了。”

这些袭击已经成为莫斯科战术的一个特点,乌克兰士兵现在已经接受了应对这种袭击的专门训练。

提供给《每日电讯报》的一份培训文件,详细描述了去年年底俄罗斯对乌克兰东部城市巴赫穆特(Bakhmut)附近阵地的袭击。

俄罗斯无人机将 3 枚化学手榴弹(据信其中装满了 CS 毒气)直接投进了他们的阵地掩体。当士兵们试图逃离时,俄罗斯就开始使用炮弹和常规手榴弹发动无人机的袭击。

训练手册告诉士兵要呆在原地,忍受最初几分钟的催泪瓦斯,而不是逃离战斗阵地。手册说,在接触最初几分钟后,毒气的作用就会减弱。

但是,使问题更加复杂的是,乌克兰士兵并不总能得到防护装备,即使有,质量也往往很差。

“ 我们有防毒面具,但几乎都是非常旧的前苏联制,效果不是很好,” Ihor 说。有些甚至有含有石棉的过滤器。

Maciorowski 女士说,她所在部队的一些士兵根本得不到任何防护装备,只能依靠志愿者的捐赠或自己购买。

俄罗斯人几乎没有隐瞒他们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去年 12 月,黑海舰队第 810 海军步兵旅在即时应用程序 Telegram 上发了一段视频,称其向乌克兰阵地投掷了 K-51 毒气手榴弹,炫耀其部属了化学武器。

视频字幕显示:“ 感谢辐射、化学和生物防御部队首长……提供了武器,并及时交付。”

同样,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第一频道在 2023 年 5 月播出的一则新闻报道中也明确讨论了这个问题。一名俄罗斯士兵说:“ 敌人认为使用防毒面具会有所帮助,但防毒面具也没用。”

来源:THE TELEGRAPH;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