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5月28日 06:14

川普封口费案庭审第 17 天:辩方律师严重质疑科恩的动机

5 月 15, 2024

在对川普封口费案刑事庭审的过程中,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为期两天的作证,详细地描述了川普在 2016 年大选前夕广泛地参与了被指控向选民隐瞒自己负面信息的计划。

到了周二下午,辩方律师开始努力说服陪审团不要相信科恩所说的每一个字。对科恩的盘问,也很快变得激烈起来。辩护律师托德·布兰奇(Todd Blanche)强调了科恩对川普的敌意,因为科恩曾称他的这位前老板为 “ 粗俗的卡通厌女狂 ”、“ 卡通恶棍 ” 和 “ 独裁者恶棍 ”。

这次盘问的重点,是科恩自 2020 年从监狱获释以来的行为和言论。对科恩与此案有关的行为进行更实质性的盘问,将在周四开庭时进行。

以下是川普封口费案的审判进入第 17 天的庭审要点。

辩方质疑科恩的动机

辩护律师托德·布兰奇(Todd Blanche)开始了激烈的交叉询问,以强调科恩对川普所谓的 “ 着魔 ”。

科恩承认,他经常在媒体露面时提到川普,并且从他的两本关于川普的书中至少赚了 340 万美元。布兰奇则提出,自 2018 年以来,科恩一直在从川普身上获利。

布兰奇把矛头对准了科恩使用 TikTok 的情况,在提问中,他还引用了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ABC News)最初的报道。

“ 你也想靠这个赚钱?” 布兰奇问道。

科恩说:“ 我确实赚了钱,但金额不大。”

布兰奇还强调了科恩过去对川普的赞誉和钦佩。

“ 你真的迷恋川普总统?” 布兰奇问道。

科恩说:“ 我不知道该不该把它描述为痴迷。”“ 我不记得用过这个词,但我不能说这是错的。”

布兰奇问科恩,当他过去说川普的好话时,他是否 “ 深陷对唐纳德·川普的崇拜 ”。

“ 这就是我的感受,” 科恩说。

“ 可以说,你在为川普总统工作的时候很钦佩他?” 布兰奇问道。

“ 是的,先生,” 科恩说。

科恩讲述了与川普在白宫的一次会面

科恩讲述了 2017 年 2 月与川普在白宫的一次会面,检察官称,在这次会面中,川普亲自讨论了科恩向丹尼尔斯支付封口费的偿还安排。

科恩回忆了那次谈话。他说:“ 所以我和川普总统坐在一起,问我是否还好。他问我是否需要钱。我说不需要,一切都好。他说,‘ 我可以开张支票。’ 我说,不用了,我还好。”

科恩说:“ 他说,好吧,我要确保你与艾伦联系。” 他指的是时任川普集团首席财务官的艾伦·魏塞尔伯格(Allen Weisselberg)。

检察官苏珊·霍芬格(Susan Hoffinger)问道:“ 他有没有说过任何将要给你的东西?”

“ 说过,说会有 1 月份和 2 月份的支票,” 科恩说,后来他逐一列举了自己提交的虚假发票和从川普那里收到的每张支票。

科恩作证说,他最后一次与川普通话是在 2018 年 4 月。那时,联邦调查局已经搜查了科恩的办公室和酒店房间。

科恩说:“ 我接到了川普总统回应我留言的电话。”“ 我显然是想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说,别担心,我是美国总统——不会有问题的。一切都会好的。坚强些。你不会有事的。”

科恩说,川普当时的话,“ 强化了我的忠心和以及我留在集团内的意愿 ”。

科恩描述了川普的施压行动

科恩告诉陪审团,川普在 2018 年策划了一场施压运动,以阻止他与联邦调查人员合作。

“ 川普先生不希望我与政府合作,当然不希望我提供信息或翻供,” 科恩说。

陪审团看到了科恩和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之间的一系列电子邮件。科恩作证说,科斯特洛告诉科恩,他的代理 “ 将是一个与总统建立秘密联系的好渠道,它可以确保你仍然很好,仍然安全 ”。

陪审团看到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科斯特洛对科恩说:“ 今晚睡个好觉,你有贵人相助。”

“ 贵人即川普总统,” 科恩作证说。

科恩表示,他最终拒绝了科斯特洛为他辩护的提议,尽管科恩说川普的意思很明确。

“ 不要翻供。不要说话。不要合作,” 科恩说。

科恩向陪审解释了他翻供的原因

科恩作证说,在为唐纳德·川普工作了 10 年之后,在家人的敦促下,他于 2018 年决定开始与当局合作。

科恩说:“ 我的家人——我的妻子、女儿、儿子——都对我说,‘ 你为什么要坚持这种忠诚?你究竟想干什么?我们才是你最值得忠诚的人。”

检察官苏珊·霍芬格问道:“ 那么,你做了什么决定?”

科恩说:“ 是时候听取他们的意见了。”

科恩作证说,他于 2018 年 8 月对联邦指控认罪。

“ 我不会再为川普总统撒谎了,” 科恩说。

科恩作证说,尽管他在川普集团工作时有过一些 “ 美好的时光 ”,但他对自己代表川普所做的许多事情感到后悔。

科恩说:“ 我后悔为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撒谎。欺凌他人,以实现目标。”“ 但为了保持忠诚,做他让我做的事,我违背了自己的道德准则,我和我的家人都受到了惩罚。”

来源:ABC 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