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6月14日 04:11

封口费案庭审第 18 天:辩方律师继续在努力削弱关键证人的可信度

5 月 17, 2024

在对前总统唐纳德·川普封口费案周四的庭审中,辩护律师托德·布兰奇(Todd Blanche)采取了咄咄逼人的行动,将关键证人科恩描绘成一个撒谎成性、对其前老板怀有敌意的人,以试图削弱其可信度。

以下是本案的审判进入第 18 天的庭审要点。

辩方律师试图证明关键证人撒谎成性

托德·布兰奇花了大量的时间进行交叉讯问,以证明科恩在很多事情上、对很多不同的人都曾撒过谎。

科恩曾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和联邦调查人员撒过谎,后来,他承认了这些罪行。

科恩还必须解释他的证言与之前证言之间的差异,包括他希望达成合作协议、总统赦免以及到白宫工作。

“ 你曾告诉过别人,你想当司法部长?” 布兰奇问道。

科恩说:“ 我不记得了。” 不过,早些时候,证人基思·戴维森(Keith Davidson)作证说,科恩曾告诉他,他希望担任这一职务。

科恩周四表示,他真正想做的是,成为总统的私人律师。“ 这是一个混合职位,我仍然可以接触川普总统,但不是白宫的雇员。”

布兰奇大声朗读了 2016 年川普获胜后不久科恩与一位朋友的短信往来。

“ 幕僚长?” 短信中问道。

“ 那太好了,” 科恩在短信中回复道。

科恩在作证中保持了冷静

在长达 5 个小时的时间里,科恩回答了有关他的谎言、他的刑事定罪、他的自我、他的个人和职业失败等问题——简而言之,这些都涉及他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即使布兰奇试图激怒他,科恩也能保持冷静、坦率和礼貌——经常称布兰奇为 “ 先生 ”。在讲述他告诉女儿自己 “ 不是幕僚长的合适人选 ” 时,他语速缓慢,语气平和。

布兰奇问道:“ 但是,在你为川普做了 9 年半的工作之后,包括川普总统在内,都没有人愿意让你在白宫任职,你对此感到失望吗?”

“ 这并不准确,” 科恩说。

“ 你为他做了那么多工作,却只能当他的私人律师,再无其他,你不觉得尴尬吗?” 布兰奇问道。

“ 这就是我想要的角色,” 他说。

布兰奇质疑川普与科恩的通话

布兰奇发起了他最直接的质询,他指责科恩在 2016 年 10 月 24 日与唐纳德·川普通话一事上撒谎——这是该案的一个关键证据。

“ 那是个谎言。那天晚上你并没有与川普总统通话,” 布兰奇说。他变得异常兴奋,提高了声音,并加快了语速。“ 你可以承认。”

科恩说:“ 不,先生,我无法承认。”“ 因为我不确定这是否准确。”

作为证据的通话记录显示,正如科恩在庭审早些时候作证的那样,他在当晚 8 点 02 分给川普的保镖基思·席勒(Keith Schiller)打了电话。科恩声称席勒将手机交给了川普,之后两人讨论了斯托米·丹尼尔斯封口费的问题。

但布兰奇表示,这是不真的,她暗示科恩实际上是与席勒谈了一名一直在给科恩打恶作剧电话的青少年一事。陪审团看到了一系列的短信,科恩告诉那位 14 岁的青少年,他要向特勤局报告其 “ 持续不断的骚扰 ”。

“ 那是一个谎言,” 布兰奇在谈到科恩声称与川普交谈时表示。为了取得效果,他在每个词之间都会停顿一下。

但科恩冷静地坚持自己的证词,称他与川普和席勒都谈过。

科恩说:“ 基于正在发生之事以及关于斯托米·丹尼尔斯事件的其他信息,是的,我相信我说的是实话。”

川普的共和党盟友走进法庭

作为川普的盟友,众议员马特·盖兹(Matt Gaetz)和劳伦·博伯特(Lauren Boebert)到庭旁听了周四的审判。

检察官苏珊·霍芬格(Susan Hoffinger)向默坎法官抱怨了川普的这群政治追随者造成的干扰。

霍芬格说:“ 我注意到他的一些客人今天带着他们的安保人员已经来了。但我们只是要求不让他们在布兰奇质询的过程中进来。”

默坎法官说:“ 是的。我建议不要让他们进来。”

布兰奇说这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布兰奇说:“ 法官阁下,当我盘问证人时,我对我身后的任何人或任何事都无法控制。”

随后不久,盖兹在交叉讯问中走进了法庭。

川普会作证吗?

科恩是该案的主要证人,他将在下周一恢复开庭时重返证人席。布兰奇表示,届时他将继续对科恩进行交叉讯问。

地方检察官办公室表示,科恩将是他们的最后一位证人,这意味着检察官最早可以在周一结束案件。

目前尚不清楚唐纳德·川普是否会出庭作证,也不清楚辩方是否会传唤其他证人。

默坎法官说,如果没有其他证人,双方应该准备在周二开始进行总结。

来源:ABC NEWS;编译:POLARZONE